【明唐】等北方的湖不再结冰(2)

唐亦歌的心情十分复杂。

他玩这个游戏也有好几年了,虽然没有特别关注过,但亲友也经常给他发什么818之类的帖子看。他总觉得里面有不少是编的,也就当个故事一笑置之。他也听说过上YY对峙的818男女主,这让他有些想不通。在唐亦歌的想法里,两个人的感情就算是走到无可挽回的一步,也应该是自己解决,而不应该在别人面前撕破脸面,让众人和曾经最爱的人看到自己的狼狈与丑态。

九转丹砂就沉迷关注这些内容,经常嘲笑他没有娱乐精神。他们原本是大学室友,互相非常了解,当年唐亦歌信誓旦旦地跟九转丹砂说:“游戏里找情缘,和网恋有什么区别?我才不会呢。”

他那个时候可能不会想到,没过多久,他就从一个玩“剑侠”的人,变成了一个玩“剑侠情缘”的人。

那时候他唐门刚加阵营,穿着半身pve半身pvp在成都看人家插旗。那个时候他已经可以和差不多装分的九转丹砂打成平手,作为一个pvp新人,他对自己十分满意。九转丹砂无奈地笑道:“你和气纯打有什么意思啊,你去找个明教切磋。”

虽说是个pvp新手,但他也知道自己这个水平实在没法在老长安和人切磋,于是他选择了人比较多的成都,先是看了一会儿别人的切磋,然后搜寻起合适的对手。那会儿是下午,切磋的人还没有那么多,站在那里的有不少是喊战场的,要不就是装分比他高很多,看了他一眼就点了拒绝。

就在他准备晚上再来看的时候,却接到了一个切磋邀请。

对方的id叫“楼头飞雪”,点上去一看,是个穿着破军校服的喵哥。

剑三不是唐亦歌玩的第一个游戏,他以前玩的多的是西幻风,AION刚出吟游星的时候他也去建过号,当时他玩的也是女号,被游戏里的好友发现之后问他为什么要玩女号,他理所当然地回答道:“为什么不能?我为什么要天天看着一个男的的屁股啊。”

他在剑三玩的也是成女,不过这回惊讶他是个男的的人却不多。剑三里玩妖号的人相当多,尤其是同人文化流行起来之后,有不少女玩家就喜欢开个帅气的成男号。

明教那时候是新门派,由于外观十分帅气,选择成男体型的人非常多。

唐亦歌那时候并没有觉得对方是个妖,他点开对方装备看了一下,然后密聊他说:“你装备比我好太多了,脱一件吧。”

对方二话不说就脱下了下装。

唐亦歌没多想,就点了接受切磋。

很多细节他后来已经记不清了,只记得他和“楼头飞雪”相遇的第一天,他们在成都打了一下午,他从一开始的被按在地上打得爬都爬不起来,慢慢变得还可以和对方一战。对方话不多,但每个唐亦歌不明白的地方都细细为他解释,让他对pvp的世界有了新的认识。

当唐亦歌的妍皮痴骨最后一次点楼头飞雪切磋的时候,对方说:“我要去吃饭了,下次吧。”然后加了他好友。

唐亦歌这才发现天已经黑了,他跟对方说了拜拜,就也下线了。

再后来,他实在忘记两个人是怎么在一起的了,可能就是一次次一起日常,一起打名剑大会,他那个时候真的很菜,但楼头飞雪从来没有嘲笑过他,他们越来越形影不离,连给给给个无敌都说他有了喵哥忘了亲友。

对方不用YY,他们的交流停止于游戏里的密聊。他甚至没有主动提加对方的QQ号,因为他感觉对方可能是个妹子,因为对方非常体贴,还喜欢用表情和颜文字,下线经常是因为要去做饭或者做家务,唐亦歌觉得男孩子大概不会这么勤劳吧。他怕自己主动提会显得唐突,而对方也从来没有问过他的。

现在唐亦歌再想起来,觉得可能一开始他真的不是故意要骗自己,只不过他们都以为对方是个女生,产生了一些阴差阳错的感情。

他想过,要是对方再次上线,能跟自己好好地解释一下因果,哪怕只是怼一句:“难道只有我一个会错意么?”,可能他也会说:“算了,今后咱们还是兄弟。”

可是对方没有,他甚至到最后还是这么令人不爽。唐亦歌是曾给这个号买过几件外观,但也没有多少珍贵的限量版,就算卖也不过几百块钱。

如果真的打算江湖不见,唐亦歌自己可能会选择转服或者删号。

这个时候,唐亦歌才突然发现,或许他是真的喜欢过那个虚幻的“楼头飞雪”,但他也不了解对方,那人是做什么的,多大了,哪里人,他根本不知道。

就这样,他还给人在扬州炸了99个真诚之心。

“哎,我可能是个傻逼吧。”他心里想着,心情更加复杂地看着那个刚加进帮会群的QQ号。

那人加进来之后就没有说话,帮会里刷了一会儿欢迎新人新人我是组织分配给你的情缘之类的话之后就转移了话题,把这个沉默的新人抛到了脑后。

 

球场上,陆钧这边已经落后了将近十分了。

陆钧的爷爷是俄罗斯人,他隔代继承了爷爷的高个,小时候就身材挺拔,,发育之后身高疯长到了192,也难怪刚从初中到大学都是校篮球队队员,大一打了一年替补,大二终于成了不可替代的主力。

陆钧到底不是特长生,也没有想过把篮球发展成自己的事业,他学的建筑,现在在一家私企实习,下个月就能转正。他最近诸事皆宜,本来心情十分不错,没想到刚A回自己之前爱玩的游戏,就遇到了这种事。

“学长心情不好?”他摆摆手到场边休息,一个学弟拿了瓶水给他。

他闷头灌了一大口:“还好吧,其实没多大事,遇到几个神经病。”他想想觉得有些不服气,转过头问学弟,“我想在游戏里整几个人,有什么好主意么?”

学弟愣了一下:“什么游戏啊?有人得罪你了?”

“哎,算了,没多大事。”陆钧摇摇头,他想起自己A了太久,对现在的剑三不是很熟悉,等他熟悉了,再把自己的大号练上去,把那个妍皮痴骨打一顿再说。

“陆钧,还上不上?”陆钧下去之后,他们这边落后的分数越来越多了,队友不禁有些着急。

“来了来了。”

 

唐亦歌心情不好,晚上睡得不踏实,等他起来到店里的时候,已经是午饭的时间了。

“老板,今天下午第一节课是新学生吧。”休息室里,店员小张捧着碗盒饭问道。

“是啊,有几个挺好看的小姑娘,你要不要去旁听啊。”

小张知道他在开玩笑,也打趣道:“哎,要是我有您那么好的技术,肯定直接手把手教了。”

“那你不仅得有老板那种水平,还得有老板那么好看的脸。”另一个店员安琪从手机游戏中抬起头来,“老板,有没有小帅哥啊?”

“有啊,八岁的,喜欢么?”

“那我还是不享受了。”

唐亦歌是开乐器店的,准确说是吉他店,叫“聆音琴行”。店里从古典吉他到电吉他各类样式有百来把,他自己偶尔也会做做琴,不过太费力气,除非是特别重要的客人,他不会亲自动手。

店里一般有两三个店员看着,根据客人的需求给他们推荐就好了,他主要还是当吉他老师,教学生弹琴的,越是高级的班越贵,当然人也就越少。

店员安琪说他长得好看,其实也没说错,只不过他是属于那种比较清秀的长相。高中到大学的时候也曾迷恋过视觉系的风格便也留长了头发,后来虽然觉得打理很麻烦,但始终也没舍得剪掉,现在已经可以梳个马尾了,和他的破军炮哥差不多。

拜他的长发所赐,有不少家长送孩子来学琴,却也不担心他是不是过于年轻,毕竟这种形象在老一辈的家长眼中还是很有艺术气质的。他的两个店员是他最早一批学生中的两人,小张确实技术上差一些,中级学完就没多少进步的空间了,不过他纸上谈兵的功夫很厉害,对于吉他的各种知识不输于唐亦歌,所以在店里他是讲解的主力军,唐亦歌做琴的时候他也能帮得上忙。安琪则相反,她是比较有天赋的,高级班毕业之后就处于自学的阶段,唐亦歌想偷懒的时候就叫她去带初级班的学生。

这天下午的课是两点半开始。天气已经有些热了,唐亦歌打发了小张给大家买冰棍,就在他舔着最后几口冰的时候,学生陆陆续续地来到了店里。

教室在琴行的二楼,离上课还有十分钟,安琪带着先来的人上去了,唐亦歌扔掉了冰棒棍子,拿过他最常用的一把琴调起了音。

陆钧送妹妹陆灵灵来上课的时候,进门看到的便是这样一幅画面:一个面容清秀的男人坐在椅子上,双腿交叠,吉他放在右腿上,不时弹两下,然后调整吉他顶端的旋钮。听到有人推门进来,唐亦歌抬起头,顺手撩了一下垂在肩上的长发。

九转丹砂在知道“楼头飞雪”是妖之后曾经说过:“你们看着都gay里gay气的,不然凑一对算了。”

当时唐亦歌回了他三个字:“滚滚滚。”

唐亦歌不是弯的,但陆钧是。他棕褐色的眼睛在对上对方那纯黑的双眸时,感觉到一股电流从头皮开始往下滑,带起他一胳膊的鸡皮疙瘩。

要不是带妹妹见老师这个情况过于正经,陆钧觉得自己可能会当场就硬了。

陆灵灵悄悄在他耳边说了一句:“我就跟你说了老师很帅的吧。”小姑娘狡黠地眨了眨眼睛,显然对这场她安排好的相遇十分满意。

陆钧当然知道这个小姑娘在想什么,虽然对方确实很合他的胃口,但陆钧自觉完全不了解对方,并没有什么遐想,拍了下小姑娘的头就把她带到了唐亦歌的面前。


tbc


前情缘的戏份应该是到此为止

不管他是怎么想的都没机会出场了【喂

让他们现在现实里见一面好了,后面的剧情大概就是自己三自己吧【没有】

评论(2)
热度(27)

不放授权。各种意义上淡坑。
想要文包的也抱歉,我自己写得不够好,不会再发了。
头像感谢迷子小天使>3<
主页图片感谢丧拐小天使(づ ̄ 3 ̄)づ

© 一期一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