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唐】缘木求鱼(3)

唐昭皱着眉看了他一会儿,叹了口气,“你跟我来吧。”

陆眠星一边紧紧跟上,一边小声说:“那你告诉我么?”

“你还是小孩子么?”

“那你告诉我呀。”陆眠星侧过头,“我都告诉你了。”许是他平日里撒娇做得多了,如今就算换了副大人的壳子竟然也没有那么违和。

唐门弟子实在被他缠得烦了,不耐烦道:“唐昭。”

陆眠星眨着大眼睛点了点头,“这不是挺好听的么,昭哥哥。”

唐昭被他喊得脚下一顿,转头问他:“你实话告诉我你今年多大了?”

身上穿的也是明显不合适的衣服,唐昭觉得这就是一个小孩子的意识强行挤进了一个大人的身体里,不对,像是一个小孩子一夜之间变成了大人。

不过这种事情不太可能吧。

陆眠星眼珠转了转,想起穆奇比他大十岁,又说自己比他小几个月,便道:“二十有七。”

唐门一个十七岁的孩子可能都比他来的沉稳。唐昭头也不抬,推开了自己的房门,“你比我小两岁,叫我名字就好。”

陆眠星敷衍地点了点头,也不知道听进去没有。他还在思考自己身体变化的原因。虽说唐昭一开始把他认成了陆沉火,但他可以确定这并不是陆沉火的脸,这应该是自己长到陆沉火那个岁数,也就是二十七八岁的时候的样子。

可他为什么会突然变成现在这样呢?陆眠星仔细回忆起这一路他做过什么,好像这天他除了喝过师兄的酒吃过唐家集的面,也没有接触过什么了。

他是提前过来的,唐家集的人并不认识他,那是师兄么?

可师兄为什么要把他变成现在这样?

陆眠星一个人乱想的时候,一件衣服劈头盖脸地朝他扔了过来,罩在他的头上。

他手忙脚乱地把衣服拿好,发现这并不是唐门弟子的衣服,而是一套私服,看上去很旧了,式样也不太像中原人穿的。

“我以前出任务的时候穿的,尺寸比较大,你应该能穿上。”

陆眠星愣愣地点头,他其实也不知道自己现在有多高,不过确实比面前人要高上不少。这没什么奇怪的,他本来就比大多数中原人高。

就是不知道是不是比师兄高了,让他总嘲笑自己,自己只不过长个子晚而已。

陆眠星麻利地甩掉了身上破破烂烂的衣服,也不顾及就站在他旁边的唐昭,露出一身结实好看的肌肉。唐昭眉头一皱,转过身出门烧水去了。

等陆眠星把衣服穿好,唐昭也回来了,他见陆眠星正蹲在地上打量他之前做的机关小猪,忍不住出声道:“别乱碰,被毒死谁都救不了你。”

明教弟子转过头来对他笑笑:“我知道,所以我没碰。昭哥,有没有剪刀?”

“你又要怎样?”

“哦,我头发乱了。”他指了指脑袋,因为头发有些卷,又在水里泡过,之前的头冠早就不知道掉在哪里了,长发打着结还有些滴水,让他很不舒服。

唐昭觉得有些莫名其妙,对方深棕色的长发很好看,梳一梳就好了,看他也不像会理发的样子,还不知道会剪成什么样。

“你坐下。”他点了点陆眠星的肩膀,“背对着我。”

陆眠星闻言乖乖坐好,然后就感到那双在水中曾经抓住过他的温暖的手抚上了他的头发,不轻不重地把打结的头发解开,然后拿起梳子给他梳顺。

“你手艺真好,怪不得头发那么直。”陆眠星想转头看他,却被对方拧了回去。

“别动,我头发是天生的,跟你天生是卷发一样。”唐昭给他随意梳了个马尾,“真不明白你是怎么长到这么大的。”

“嘿嘿。”陆眠星对着镜子看了看自己的样子,满意地点点头,附在唐昭耳边道,“实不相瞒,其实我是来自波斯的王子,每天都有一百个仆人前前后后地伺候我。”

唐昭连一声冷笑都吝于给他,只是拍了一下他的头:“现在可以走了么?你们的婚礼应该要开始了吧。”

“你不去看么?今天好多人都说要去看热闹呢。”陆眠星虽然嘴上这么说,但其实他并不打算去婚礼,至少在他身体恢复之前。

他相信他师兄不会害他,但他也无法确定到底是不是那壶酒里出了问题。

“不去。”唐昭在桌前坐下开始摆弄一些不知道是做什么的仪器,头也不抬。

“我也不想去,师兄结婚,一路上肯定要被为难的,我就不凑这个热闹了。”陆眠星偷偷打量对方的表情,担心他不相信自己拙劣的借口,忍不住又道,“要不你带我随便转转吧,我还是第一次……”

一枚化血镖贴着他的脸颊划过,钉在了他身后的墙上。

几根棕色的发被削断,飘落至地面。

“谁派你来的?”唐昭面无表情地看着他,眸中全然只是寒意。

陆眠星这才意识到自己的话让他误会了,可有必要这么大反应么?这个人从一开始就在怀疑他,好不容易他觉得两个人关系好点了,又对他飞暗器。他瘪瘪嘴,委屈道:“不看就不看嘛,你怎么动不动就打人。再说了,凭我的轻功,想要避开唐门的机关还不是轻轻松松。”

“哼,你也太抬举你自己了。”唐昭走过去,弯下腰,居高临下地看着坐在地上的陆眠星,拉起他的头发让他与自己对视,“我的耐心很差,尤其对明教的人,乖乖告诉我,是谁派你来的。”

陆眠星明亮的双眼中映着唐昭的影子,他愣愣地看着唐昭露在外面的半边脸,突然抬头在他脸上亲了一下。

他在明教的时候出了名的爱偷香,但凡长得好看的师兄师姐都没有逃过他的魔爪,唐莲都不例外,因为这个不知道被师兄追着打过多少次。亲完之后他还笑笑:“你真好看。不过我真的不是谁派来的,我就是跟着我师兄来的,不信你去问我师兄嘛,问他有没有个师弟叫桑瑞的。”

“是跟着他来的又怎么样。”一种说不清的感觉顺着唐昭的脊背攀上他的后颈,他松开了陆眠星的头发,暗器却依旧抵在他的脖子上,“谁知道你们的目的是什么。”

“来娶唐莲姐姐啊。”陆眠星道,“我和唐莲很早就认识了,我的汉名还是她给我起的。”

“唐莲今年二十四,哪儿来的姐姐?她还给你起名字?”

糟糕,陆眠星心想,他完全忘记了。

“我……我一直以为她和我师兄一样大的。”不愧是从小撒娇赖皮说谎样样擅长的陆眠星,他面不改色道,“而且她懂中原的事比我多多了,为什么不能给我起名字。”

唐昭很清楚,这个奇怪的人在隐瞒他什么,并自以为隐藏得很好,但他却又不像是奸佞之人,不知究竟是什么目的。当年陆沉火接近他的时候也是演的柔情似水,但后来想来,也不过是自己对他几次明显眸中的寒意视而不见罢了。

而面前这个人不一样,他蓝色的眼睛仿佛幽冥渊的寒潭,清澈透亮,要将人溺死在其中。

唐昭变得不确定起来,他先放开了对方,然后迅速塞了什么东西进对方的嘴里。

陆眠星嚼都没来及就咽了下去,突然有什么不好的预感,赶快问道:“昭哥,你给我吃了什么啊?”

“毒药。”

果然!陆眠星瞪大双眼,赶快抓住唐昭的袖子晃了晃,“我真的不是坏人,你不要杀我好不好?”

“没要杀你。”唐昭摸了摸他的脑袋,“你只要别惹我,我就不会让你死。”

陆眠星忙不迭点头:“我听话,我很乖的。”

无论怎么看还是很违和……唐昭决定不理会他,反正药也下了,量他也不敢做什么。

这个时候的他还不会料到,事后他会对今天做的事后悔如斯。

tbc

评论
热度(16)

不放授权。各种意义上淡坑。
想要文包的也抱歉,我自己写得不够好,不会再发了。
头像感谢迷子小天使>3<
主页图片感谢丧拐小天使(づ ̄ 3 ̄)づ

© 一期一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