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唐】缘木求鱼(5)

陆眠星眼巴巴地看了一会儿桌上摆着的饭食,吞了吞口水,说:“算了,我不跟你抢了,你刚刚工作好辛苦的。”

唐昭也不客气,坐下拿起筷子:“别逃避问题,你这会儿赶去婚礼现场的话,不说唐门的人,你师兄还能饿着你不成。”

陆眠星苦着脸蹲在一边,不去看唐昭吃饭,声音也闷闷的:“就是遇到一些事情,我现在没法现身啊。”

他这话说得有问题,先前言之凿凿让他去问唐莲的新郎有没有他这号人的也是对方,现在人家找过来了他反而躲着了,唐昭心知这其中必有隐情,便踢了对方一下,试探道:“该不是,迎亲的队伍里有人要杀你?”

陆眠星一愣,他现在觉得最有问题的那壶酒是师兄给他的,之所以给他是因为他先前吃了不少点心把水喝完了,而他们一时半会没有见到可以补水的地方。

如果那酒真的有问题,那或许极有可能不是冲着他来的,而是原本要害他师兄,没想到却阴差阳错让他喝了那酒。

酒是他们在先前的客栈里让店小二装的,店小二一看便是没有武功的普通人,这其中太容易被人动手脚了,只不过他们一路待人十分客气,从未与谁树敌,自然也不会想到有人要……

要做什么呢?陆眠星眉头紧皱,配上他现在这幅面孔看起来倒是沉稳得多。他有些想不明白,对方如果是要害他或者他师兄,直接下毒杀了他不就好,为什么要让他变成十年后的样子呢……

又或者其实问题并不在那壶酒里,是他自己的原因……

“喂,你真的不吃?”见陆眠星自己不知道在那里想什么,唐昭倒是有些惊讶,毕竟这会儿他看着一副皱眉入定的样子,肚子还是咕咕叫个不停的。

“啊?”陆眠星的思路被打断,他摇摇头,声音听着十分委屈,“我可以等会儿自己去找点吃的,你说你不离开这里,那还是你吃吧。”顿了一下,他又接着道,“我觉得我可能还是得去回一趟,但我不想直接出现在他们面前,可又不好叫你带我悄悄过去。”

“看来你们的队伍里,是真的有人要害你?”

就是不知道到底是谁要害谁啊……陆眠星摇头:“只是我的一点猜测。”

“看你并非完全不会水的人,之前在嘉陵江畔你之所以下沉,是因为你全身肌肉脱力。”唐昭回忆了一下当时的情形,他本是在江边悬崖上测试新开发的机关鸟,没想到看到江里有人似是落水正在挣扎,他也无暇多想便将人捞了上来,没想到竟是个明教弟子。

他自然知道自己在山间,对方在江上,根本不可能看到自己的行迹,若是做戏,没有观众这戏也毫无意义。

但如果对方是明教弟子……唐昭心中冷笑了一声,若是明教弟子,说这是做戏,他也是完全相信的。

“你为何一个人在江上,又为何突然全身脱力?”

“那船是我跟江边的老伯借的。本来说是想上江上看看,结果他们都不愿意载我。”陆眠星老实道,“他们都要去看婚礼,我就借了船自己划了会儿。江对岸是高山,我没准备靠岸,但就在准备返航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突然……”他差点说漏嘴,顿了一顿,“突然全身都抽筋,骨骼就想要断了似的。我疼得打滚,一不小心就掉进了江里。”

“那你如何确定是同行之人想要害你?”

“我也不确定,所以想偷偷去看看。”陆眠星挠挠头,“不过你放心,我不逼你出去,你非要待在这里,一定也有你的理由。”

“呵,你逼我?”唐昭吃饱喝足放下筷子,勾起一抹微笑,“别忘了,你身上还有我下的毒,我若是不给你解药,你很快就要死,你拿什么逼我?”

陆眠星似乎没有放在心上,只是敷衍地点了点头:“我知道你不会让我死的。”

说完他就知道自己失言,悄悄抬头果然看到唐昭阴沉下来的脸色,他赶紧起身,扯开话题:“那什么,我好饿,去江边钓鱼吃,你有工具么?”

 

唐家堡那里,唐莲已经上了迎亲的轿子,但队伍却停在了道路中间,似乎没有启程的意思。

格里尔脸色铁青,对面前的紫衣女子怒目而视,而周围的唐门弟子也神色复杂,似乎遇到了什么棘手的问题。

“此时皆因我教对弟子监管不力,是我教的责任,我教必不会推脱。”身上戴着银饰的紫衣女子恳切道,“希望两家能先平息怒火,当务之急是找到中蛊之人,赶快解开他身上的蛊。那逆徒已在教主的指示下闭门思过,待思过期一过,就送往明教亲自请罪,绝不包庇。”

“可我们现在根本找不到桑瑞,若是他已经出了什么事,我又要如何向师父交代?”格里尔厉声道,他这师弟是大家宠着长大的,第一次跟着他下山就遇到这种事情,况且实际上还是代替了他,若是有半点差池,他必然后悔终生。

那五毒弟子也是面露难色,教中弟子妄动未成形的毒蛊本身就让他们焦头烂额,现在大错已经铸成,若不能赶快找到中蛊之人给他解开……

试验品的惨状,她可是一清二楚。

“十九,你回来了。”一位师兄看到唐十九从此路过,出声喊住了他,“昭师兄怎么说?”

“师兄说没有看见,还说若是这位明教弟子有什么行动,机关甲人会发出警报。”唐十九一五一十道,“听说他是现行前往唐门,从他们过来的方向看或许会经过唐家集,我们要不要去唐家集问问。”

“也好。”师兄点点头,立刻安排了几个人去打听。

格里尔虽然心急如焚,但找不到人他也一筹莫展。唐莲的手从窗户伸出来与他相握,他轻轻吻了一下她的手背,轻声道:“抱歉,好好的婚礼,竟然闹成这样……”

唐莲握了握他的手,示意他不用道歉。“找到眠星要紧,总之仪式也成了,今日时候也不早了,不如先在唐门休整一晚如何?”

旁边的唐门弟子也纷纷表示同意,格里尔一行人最终又抬着轿子回到了唐家内堡,住在唐门给他们安排的房间里。

 

而另一边,唐昭无事来到嘉陵江边的时候,陆眠星已经在吃第三只烤鱼了。

此时已然入夜,明月皎皎悬在天际也落在江上,山间竹林摇曳,发出细微的声响。他悄声坐在陆眠星的身边,看他低着头啃鱼的样子,突然觉得有些好笑:“没有调味料,味道怎么样?”

陆眠星咂砸嘴,没回答,只是点了点头。

看他似是饿极了,想来也吃不出好坏,又是一番狼吞虎咽之后,他擦擦嘴,有些不好意思地冲唐昭笑笑:“我全给吃了,对不起啊,应该给你留一条的。”

大概是他的笑意太过真诚,唐昭一瞬间竟然不知道该回答什么,愣了半晌点点头,又偏过头去假装自己什么都没做。他的手指无意识地拨弄着地上的野草,沉默不语。

陆眠星大概是不太习惯过于安静的环境,他往唐昭身边坐了坐,问道:“你在唐门是专门负责做机关的么?”

“怎么?”

“没,就是看到你房间里全是那些东西,还有你师弟也说什么你做的很好用。”陆眠星仰躺着,群星恰好撞入眼帘,“你喜欢做那些东西么?我就不行,师兄总说我手笨。”

“说不上喜欢,只是习惯了。”唐昭的声音里听不出喜怒,“神机山上本来就处处都是机关,你连这都不清楚?”

“我接触唐门的人不多,除了你就只有唐莲姐……唐莲了,她好像是专门负责暗杀的,没怎么听她提过神机山。”陆眠星回忆着,“不过她用的不少暗器都在你房里见到了,所以我猜你是不是专门负责做这些的。”

“不是,普通的暗器并不需要我动手。”

陆眠星没怎么听明白究竟是怎么回事,刚要再问唐昭却站起了身。

“江边太冷了,走吧。”

“冷么?”陆眠星没什么感觉,不过他还是乖乖跟着站起来,转过头正看见唐昭刚往前迈出一步便踉跄了一下,差点摔一跤。

“你没事吧。”他赶快过去扶住对方,但很快又被唐昭甩开了手。

陆眠星没理会他的冷漠,蹲下身摸了摸对方的膝盖,问道:“是这里疼么?怎么了?”

唐昭皱起眉,似乎有些不耐烦,他用膝盖顶开了陆眠星的手,收回来的时候又短促地“嘶”了一声,看来是挺疼的。

“别逞强了。”陆眠星板起脸,若是十八岁的样子恐怕还没有什么威慑力,好在他的现在的样子看上去还真挺像那么回事,“你这里是有旧伤么?是不是今天为了救我又伤到了?”

“没有,就是在水边待时间长了。”其实还有逞强和陆眠星比试轻功之类种种因素在里面,不过他当然不会承认就是了。

“你说你不离开神机山,我还以为你从来没有出去战斗过呢。”陆眠星笑笑,却抬头看到了对方不太好的脸色,这脸色他曾经见过,就在对方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他似乎意识到了什么,不由脱口而出,“是他做的么?”

唐昭猛地看向他,只听他怔怔地问道:“陆沉火,是他么?”

 

tbc

评论
热度(18)

不放授权。各种意义上淡坑。
想要文包的也抱歉,我自己写得不够好,不会再发了。
头像感谢迷子小天使>3<
主页图片感谢丧拐小天使(づ ̄ 3 ̄)づ

© 一期一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