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唐】缘木求鱼(10)

苗疆五毒位于一片密林之中,如果是初次来此的人难免不会在其中迷失方向,又或是陷入沼泽泥潭之中,亦或是被毒虫毒蛇所伤。在外人眼中,这的确是一个危险的地方。

不过唐昭当年也曾结识过五毒弟子,并受邀前往五毒总寨做客。虽说不能如履平地,却也不会因为环境而止步不前。只是越往深处走,马越不愿前进,他只好弃了马,背着陆眠星进去。

陆眠星比他高大不少,而他八年来在神机山沉迷机关术,体力自是不如从前,走得十分吃力,好在没走多久便遇上了外出巡逻的五毒弟子。

“什么人?”几条毒蛇朝二人游来,远远的站了几个手持笛子身穿银饰的年轻男人。

“我来自蜀中唐门,来找旧友凤依依。我身上背着的这位中了五毒的蛊,我想请凤姑娘为他解蛊。”唐昭诚恳道。

那几个弟子一听是来自唐门,又说找凤依依,疑惑地交换了一下眼神,一个人走上前道:“可是,凤师姐不是把解药带去唐门了吗?”

“什么?!”唐昭一惊,心下转过各种念头,凤依依为人仗义,虽说用的招式狠毒,但与人交往时却也光明磊落,以大局为重,不是那种为一己私利下此毒手的人,难道是陆眠星误会了?

几个弟子也搞不清状况,但他们毕竟只是外围守卫,不太清楚具体发生了什么,只好先请唐昭随他们进去。

一个弟子走上前想从大汗淋漓的唐昭身上接过陆眠星,唐昭下意识躲了一下,然后一怔,不好意思地笑道:“麻烦你了。”

远在唐门的凤依依则是脸色大变,看着手中奄奄一息,且浑身漆黑的虫子,一向沉稳的她也不禁有些乱了方寸。

 

最终唐昭他们还是把人送去了曲云那里。曲云正在忙教中事物,听闻中蛊之人来到苗疆,便知其中定有蹊跷,赶紧叫人把他们带了进来。

她一看陆眠星的面色就皱起了眉,指尖轻点,几只色彩怪异的虫子便飞到了陆眠星的身上,在他的鼻下和手边攀爬。

唐昭一声不吭地看着曲云,过了好一会儿曲云才收回虫子,转向他问道:“此人是否同时身中其他毒物?”

想起自己给他喂的毒,唐昭脸色一白,点了点头。

“那便是了。”曲云叹了口气,“若只是魇蛊的效果,他不会这么快就有将死之相。”

“你是说……”

“魇蛊本身是我们还在研制的一种毒蛊,每个中蛊人表现的症状都不尽相同。”曲云解释道,“有人是身体变异,有人是头脑痴呆,不过都是让人失去对自己身体的控制。时间长了,便会渐渐失去五感,最后变得不死不活,在沉睡中溃烂直至死亡。”

唐昭紧紧握拳,指甲嵌进肉里留下几道印子:“为什么要对他……”

“凤颉他同样心悦唐莲,因爱生恨,本是想对娶唐莲的那位弟子下手的,我听依依传书却说,最终中蛊的是他的师弟,而且一直找不到他。也难怪,他现在身体无故变成二十七八岁,一般人也不会想到吧。”

“什么?”唐昭愣住,“那他到底……”

“他应该只有十七八岁吧。”曲云见唐昭怔怔不语,又想起陆眠星不过半月就进入最后的阶段,不禁出声问道,“冒昧问一下,他之前是否……有欲念不可克制之相?”

唐昭知道她问的是什么,点了点头。

“那,那个时候,你是不是帮他解了?”

听一个少女面貌的人这样问他,即便知道她其实早已成年,唐昭还是忍不住老脸一红,又点了点头。

谁知曲云却又叹了口气:“这魇蛊最可恨之处还有一点,若要解蛊必须靠蛊母配合,其他一切症状出现,你越解则越会加剧症状,现在已几乎到无力回天的地步。”

唐昭脸色立刻十分难看,自遇到陆眠星,他所做的几乎每一件事都在加剧蛊虫吞噬陆眠星生命的速度,虽说不知无罪,却让他心神动荡,悔意丛生。

他握住陆眠星冰冷的手,半阖着眼睛,过了好久才说:“拜托您,一定要救他,无论用什么方法。”

即便他是个比自己小了太多的青年,即便他尽做一些会惹恼自己的事情。

尽管他趁着蛊毒发作要了自己,尽管他害的自己违背了永不离开神机山的誓言。

明明如果是与他原本的样子相见,也许他根本不会把这个人放在心里。明明如果那天他不曾看到对方,或是因对方是明教弟子不曾将他救上来。

他便不会这么为了这个萍水相逢的人,如此患得患失。

冥冥之中有定数让他们相遇,又让他不知不觉伤了他一次又一次。仿佛是债一般,最终真相大白,教他不得不还债。

避无可避。

“他如今这般,就连我也束手无策。”曲云摇头道,“或许这就是他的命数。”

“我知道您有办法的。”唐昭低着头,看不清他的表情,“您直说吧,我什么都会做的。”

曲云不是第一次见这种决意,她无意阻拦,只是默默在心里叹息,然后点头应允,便叫人修书往唐门和明教,解释前因后果。

 

等陆眠星再次醒来的时候已是五天后。他看着有些陌生的屋子,忍不住喊了一声:“昭哥?”

发现自己嗓子喑哑,他忍不住咳了一下,然后有些惊讶地看着自己的手。

他有些艰难地站起身,确认了半天,最后得出结论:他已经恢复了十八岁的模样。

那,唐昭也知道了吗?

他走出树屋,有些好奇地打量着四周,有个五毒弟子路过,赶快把他带去了曲云那里。

 

而唐昭此刻,正倚在一棵树下,双眼有些无神地透过繁密的枝叶看着湛蓝的天空。

他知道今日陆眠星该醒了,也知道明教前来接应他的人也快到了。此刻他反而不想去见陆眠星了,甚至不敢去看一眼他十八岁的样子。

他在心里想象了一下,又只觉想象不出来。也难怪他那么爱撒娇,对江湖之事那么生涩,原来如此。

一个可爱的,并永不将属于他的年轻人。

他扯出一个苍白的微笑,听到身后有脚步声传来。

是陆眠星么,不,他的屋子不是那个方向。也许是哪个弟子让他回去的吧。

“阿昭?”一个不太确定的声音响了起来。

唐昭的神情一瞬间定格,这个称呼太熟悉又太陌生了,自从他将自己困在神机山之后,不,自从他和那个人决裂之后,便再也没有人这样叫他了。

他花了很久调整了一下表情,然后转过头,没有说话。

“真的是你。”来人显然有些惊讶,他朝唐昭走了几步,却又被唐昭一句话阻止了。

“别过来。”唐门弟子神情冷峻,垂着眼看着地面,连半个眼神也没有施舍给来人,“你是来明教来接陆眠星的人么?他应该在曲云那里。”

“好久不见了,原来你还在恨我。”陆沉火笑笑,没理睬他的阻止,依旧走到了唐昭的身边。

“呵,你想太多了。”唐昭冷笑了一声,“我都记不清你是谁了。”

“阿昭,我很了解你。”陆沉火蹲下身,凑在唐昭耳边说,“你不看我,就是在揶揄我,你想我赶快离开对不对?我偏不让你如意。”

“陆沉火,事情已经过了那么多年,你已经不需要用这个语气和我说话了。”唐昭叹了口气,“别演了。”

陆沉火噎了一下,棕色的眼中闪过几丝莫名的情绪,他最终叹了口气,拉起唐昭的手道:“阿昭,其实我……”

一道白光闪过,正冲着陆沉火拉着唐昭的手来的,他赶快收回手往后一退,却看见对他下手的正是他要接的人——他的侄子,陆眠星。

“穆奇,你不可以碰他。”十八岁的陆眠星手持双刀,面无表情地看着两个人,“否则下一次我就不是冲着你的手去了。”

tbc

过渡章太难写了,而且最近生活学习都忙得要命,拖了好久果咩

评论(7)
热度(28)

不放授权。各种意义上淡坑。
想要文包的也抱歉,我自己写得不够好,不会再发了。
头像感谢迷子小天使>3<
主页图片感谢丧拐小天使(づ ̄ 3 ̄)づ

© 一期一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