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唐】缘木求鱼(11)

陆沉火看了一眼陆眠星,又转头看看依旧盯着地面的唐昭,眼神在二人之间打了几转,突然笑了:“怎么?你和这小子好上了?”

唐昭无奈地叹了口气:“陆沉火,你不喜欢我,十年前就不喜欢,现在就更不可能喜欢。”他惊讶地发现自己竟然可以如此平静地说出这段话,“你之所以现在好像一副很在乎的样子,只是你问心有愧而已。”

陆眠星不喜欢看到唐昭这个样子,可他撇了撇嘴,还是没有打断他。

“你欺骗我,利用我,可你没想到八年过去了,我已经不在乎了。”唐昭终于从地上站起来,转过身背对着陆沉火,“也许正如你当年所说,对你念念不忘的人能围着三生树绕十圈,但很可惜,那其中不包括我。”

陆沉火皱着眉,没有反驳他。

“你只不过是不服气罢了,真难想象,当年你在我面前装得那么成熟冷静,没想到你骨子里竟是这样的人。不过,我很高兴……”唐昭笑了一声,发自内心的,他微微偏过头,终于第一次对对方投去目光,“能让你不舒服,我非常高兴。”

“昭哥。”陆眠星终于忍不了一直当两个人的背景板,上前一步伸手想要去捧唐昭的脸,却发现这会儿自己跟他差不多高,这个动作做出来并没有他想象的那么亲昵,“你别管他了,你看看我,我好看么?”

唐昭凑近他,沉沉地看着陆眠星,目光一寸一寸划过他精致的眉眼,最终挑了挑眉:“不错,小兄弟。”

“我会长大的……”陆眠星闷闷道,“你要等我啊。”

“你赶快回去吧,闹这么大个乌龙,你师兄和唐莲一定急坏了。”拍了拍年轻人的头,唐昭的语气十分轻松。

“你又赶我!”陆眠星把头埋在唐昭的肩膀上,使劲蹭了蹭,“可我想一直和你在一起。”

“真是没长大。”唐昭拍了拍他的肩,“你不是知道该去哪里找我吗?”

陆眠星猛地抬起头,蓝色的眼睛里仿佛有星光坠落,他用力地握住唐昭的肩,问道:“我还可以回来找你的对吗?你会一直在那里等我的吧!”

“我们来约定一下吧。”唐昭摇头,“你现在乖乖跟陆沉火回圣墓山,然后好好跟在你师父师兄后面学习,多出门历练,等你能独当一面的时候,再回来找我。”

年轻人一下子又缩了回去,蔫蔫地看着唐昭:“那得要多久啊……”

“那就要看你自己了,要是你肯费工夫,我想也就两三年吧。”唐昭道,“事发突然,我已经为你背弃过一次我的誓言,如果你不能拿出点真本事让我看看的话,是没办法再次把我从那里带走的。”

听到对方话中深意,陆眠星重重地点了点头。“那说好了,你一定,一定要等我,不要骗我,也不要和别人在一起。”

“最后这点这我可不能保证。”

“那我就收个定金。”陆眠星一把将唐昭拉进怀里,重重地吻住他。

陆沉火站在不远处,脸色有些难看。

唐昭很快把他推开,道:“你该走了。”

“你会想我么?”

唐昭目不转睛地看着他,答道:“也许会。”

没有人能忽视这样的人,没有人能不去在乎陆眠星这样的人。

“那就好。”陆眠星露出了一个甜甜的微笑。

 

少年人走了。

唐昭依旧靠在树上,没有去看他们离开的方向。他嘴唇有些苍白,垂着眼看起来比刚刚憔悴一些。

五毒教的一名弟子找了过来,见他孑然一身,似是有些寂寥,只好静静上前,问道:“唐兄,你今天还没……”

“我知道。”唐昭打断了他,问了句,“他们走远了么?”

五毒弟子朝远方看了看,有些摸不着头脑:“早看不见影子啦。”

唐昭点点头,道:“走了就好。”他的身体顺着大树往下滑,最后脱力地坐在地上,“我好像又有点动不了了,劳烦你,搭把手。”

“哎,好的。”

 

陆眠星与陆沉火相见无话,只好每天埋头赶路,很快回到了圣墓山。

格里尔劈头盖脸把陆眠星骂了一顿,然后让他闭门思过去。陆眠星自知理亏,也不讨价还价。

第一次没被师弟以撒娇的方式胡搅蛮缠,格里尔还有些不适应。不过看到这位有些娇蛮的师弟下山一趟好像也长大了些,心里自然也是高兴的。

日子很快恢复成了过往的样子,改变的只有沉下心来的陆眠星。他本身天赋就极高,若不是贪玩偷懒,早该跻身师门中的前列。自从从苗疆回来之后他便一直刻苦练习,也不提要再下山的事了。

格里尔心里纳闷,但也没问过他,倒是唐莲私底下试探过几句,陆眠星只是腼腆地笑笑并不说话。

唐莲心里奇妙地有了答案。

两年过去了,和陆眠星差不多年纪的要不早已有了约定的人家,要不便已经成了亲。倒是剩下他这个早俘虏了一众少女的青年。格里尔他们也试着给他介绍些女孩子,或是故意在花灯节上给他和别人创造机会,只是陆眠星总是避而不谈,或者敷衍过去。

唐莲说,他也长大了,该自己做决定。

当年陆沉火也是一样,从中原回来之后似乎就无所谓了爱恨一般,温香软玉夜夜笙歌,却似乎从未与谁真正交心,从未真正对谁付出过感情。

可便是这样的陆沉火,也到了大喜的日子。

那天圣墓山张灯结彩,庆祝这位师兄迟来的婚礼。新娘似乎是个中原女子,与经商的父母出龙门时遇上了马贼,正好为陆沉火所救,自此芳心暗许。

陆眠星不知道陆沉火到底是爱她,还是只是想找个人过完下半辈子,他甚至没有出席这位他曾经还很喜欢的舅舅的婚礼。三天前他向师门请示下山历练,出发的日子也正是这天。

陆沉火自然明白这位外甥为何记恨他,别人劝他喝完喜酒再走的时候他却是大方地挥了挥手,也是,不见最好。

当人们在三生树下载歌载舞的时候,陆眠星的脚印已经消失在了死亡之海的黄沙里。

 

虽说是离开了师门,陆眠星却并没有立刻前往唐门。他还记得自己与唐昭的约定,自然要先在江湖上历练一番。但他又忍不住想要离朝思暮想的人更近一些,于是便一路沿着官道,朝成都去了。

他走得很慢,眼前的风景从平沙无垠变成了昆仑终年不化的积雪,有日昆仑的雪下得极紧,他戴上黑色的帽子,看到雪花落在棕色的卷发上,仿佛要将他变成一位白发老人。冰天雪地之中,他的双手冻得通红。走进一家酒肆想暖暖身子,却和几个丐帮弟子喝到昏天黑地。醉醺醺的时候看到几个人掏空了他的钱袋才付上了酒钱,也一笑置之,只是不知自己是傻还是大方。

走进中原之后他还见到了很多从未见过的东西。酸酸甜甜的不知名的果实,他搭了把手的老人家从背篓里捧了一大把送给他,陪他走过了冗长的山道。他听过了洛阳城第一名妓的琵琶,只是因为恰巧接到了她抛下的手帕,美人眼眸与琴声一样勾魂夺魄,他却于曲罢摇头,一翻身从窗户跑得无影无踪。

他也在游船上与藏剑弟子大打出手,只是因为一个误会,却见那黄衣女子涉水而来,背着重剑却也轻盈自如,当真让他心下暗赞。二人差点打翻了游船,他一个撤身,脚踩莲叶,倏忽便将对方远远甩在身后。

可谁想又激起了一个七秀少年的斗志,二人在水上比试了半晌轻功,天色渐暗少年不得已回身去找自己的师姐,陆眠星看着他的背影却是想起了三年前的自己。

后来他还在茶馆前遇到了正在切磋的师兄弟,二人穿着道袍,符纸贴得到处都是。打了半天也不分个胜负,最后硬是让路过的他给评判一番。

枫叶又红了,成都这天迎来了中秋。他一个人躺在巨树之上,没有加入喜悦的人群。月光穿过树影落在他的身上,他忽然明白原来江湖这么大,大到可以让他在这么热闹的日子里形单影只。

他也总算意识到人心真的太小,一旦装进了个唐昭,便再也装不下其他任何人了。

也许,是时候去见他了。

tbc

迟了很久,最近实在是没有时间。

不过这个故事快结束了

在考虑下面填哪个…………

评论(8)
热度(33)

不放授权。各种意义上淡坑。
想要文包的也抱歉,我自己写得不够好,不会再发了。
头像感谢迷子小天使>3<
主页图片感谢丧拐小天使(づ ̄ 3 ̄)づ

© 一期一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