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芥】流れ星(1)(pp paro)

预警(?):不是传统虐渣(?)流,每个人有自己的考虑,每个人都是根据自己的意志做出决定的。一共大概三章,全篇引用皆出自夏目漱石《梦十夜》,有一点点关联,看不看得出来都无所谓的那种。

第二章会涉及到一些关于选择的问题(这个最早在微博上是零碎的段子),看过的人应该会知道什么选择。

只要我还有课,就还有产出,但最近喜迎连休……

太芥only,不管是cp还是内容还是任何方面让您不满了,可以直接退出,不撕,谢谢。


-------------------------

白发的少年捂着伤口,在漆黑的夜里疲于奔命。

他身上的白色衬衫被血浸湿,但只有一小部分是他自己的,大部分都来自于敌人——包括一位一时松懈被他偷袭到的监视官。

现在的追击者只剩下一位,不巧却是最为难缠的那一位,好在如他之前所收集的情报所言,他的体力耐力都不如自己,只要再坚持一会儿……

少年身姿敏捷,三两下翻过一个墙头,却发现面前的巷口正涌来一堆多隆,看来是对方早有布置,故意把他往这个方向赶。

中岛敦喘着气,回过头看到黑衣的猎人已经攀上墙头,眼神冰冷,居高临下地看着腹背受敌的他。

支配者已经举起,牢牢对准他。

“再见了人虎,为你的愚蠢哀悼吧。”

「犯罪係数オーバー120、執行対象です。セーフティを解除します。」

一个声音突然响起了:“哎呀,看来我来的正是时候。”

「犯罪係数アンダー50、執行対象ではありません。トリガーをロックします。」

(犯罪系数低于50,非执行对象。扳机锁定。)

高挑纤瘦的身影出现在支配者前,芥川瞬间一分神,紧接着就意识到胳膊被人钳住,失去平衡从墙上坠下,然后腹部受到重重一击。他就像一个肮脏的沙包一样狼狈地飞了出去,然后砸在墙上,支配者也滑了出去。

他有些艰难地抬眼,死死盯着来人的方向:“太宰先生……”

“哟,好久不见了。”

中岛敦也愣了一下,但他并没有错过这个逃跑的机会,太宰为他争取到的这几秒足够他翻到另一边去,而太宰治也很快追了上来,两个人总算摆脱了追兵。

回到相对安全的地方,人虎一边喘着粗气一边顺着墙滑坐在地上,半天才问道:“太宰先生,那个人,你认识他吗?”

太宰看起来还是一副游刃有余的样子,闻言一笑,竖起一只小拇指,“是我的这个哦。”

“诶?”中岛敦一瞬间忘了疲惫,“唰”得站起来,一脸震惊。

“骗你的。”太宰拍了拍小老虎的脑袋,“我之前养的狗而已。”

 

 

***

 

「この船は西へ行くんですか」

船の男は怪訝な顔をして、しばらく自分を見ていたが、やがて、

「なぜ」と問い返した。

「落ちて行く日を追いかけるようだから」

 

――夏目漱石『夢十夜』第七夜

 

“这船是往西方行驶的吗?”

船夫讶异地看着我,过了一会儿才回问道:

“为什么这样说?”

“因为它仿佛在追逐落日一般。”

 

——夏目漱石《梦十夜》第七夜

 

***

 

流れ星

太芥

Psycho-Pass paro

 

“所以我之前就提过申请了,应该把你排除在这个任务之外的。”说话的男人戴着顶黑色的帽子,橘红色的头发垂落在肩的一边,他是芥川龙之介的监视官中原中也。

——也是“那个人”曾经的搭档。

“局长没有批准。”刚上好药,正在往身上套衣服的芥川回答道。

“也没有反对,他是准备由这次行动的结果来定的。”中也露出一个不怀好意的微笑,“他这次总该批准了,你自己记得交报告。”

“追捕人虎我可以说是最适合的人选。”芥川争辩道,“如果不是因为那个人,这次本来可以……”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打的什么主意。”中也抬手打断他的话,披上外套,神情有些严肃,“人虎投靠了谁你不可能一点头绪都没有,作为监视官,我要提醒你,凭你是不可能抓到他的,以后再有这种行动,估计就不是回去待几天那么简单了。”

芥川咬着牙没有说话。

中也叹了口气,拍了下执行官的肩膀:“交完报告老实待几天,他们也需要休整,暂时应该不会有什么行动了。”中原中也心里清楚这个人的能力,对付人虎那种爆发性对手,这家伙的确是个不错的选择,但是在遇到那个混蛋的时候这人不够冷静清醒,反而可能成为他们致命的弱点。

中原中也觉得十分头疼。

“那个人……太宰先生,他很危险。”

中也在门口停下脚步,没有回头:“知道,早晚会收拾他的。”

 

 

*

房间里的全息投影被关掉了。

一切电器停止运转,除了他指下这台电脑。芥川龙之介正慢吞吞敲打着报告——从他第一天写这个东西开始就没有好好按照规则完成过,然而禁闭时期他一步也迈不出去,这个狭小的房间里也没有放置多少东西,他只能以此打发时间。

虽然说,大部分时间依旧是在发呆。

他很久之前就进了这个笼子,一开始反抗过,后来消停了,为了一个人成为了执行官。他早已习惯只有任务和冰冷空气的生活,不如说,这反而才是让他安下心来的东西。

那些处于血液之下的躁动,根植在他灵魂深处的东西,是那个人在与不在都一样的。

电脑发出的荧光将他漆黑的眼映了一片蓝,他像是一个拥有自我意识的机器人。思考,停下,与回忆斗争。

零碎的记忆从他脑中穿梭而过,有隔着透明的墙看着那个人的时候,有那个人挡在中岛敦面前的样子,还有支配者那句冰冷的“犯罪系数0”。

他猛地合上了电脑,动作粗暴。失去了唯一光源与声源的房间仿佛是沉入了海水中的黑色大地。

 

***

 

「この蹄の跡の岩に刻みつけられている間、天探女は自分の敵である。」

――夏目漱石『夢十夜』第五夜

 

“但凡那岩石上的蹄印存世一日,天探女便永远是我的敌人。”

——夏目漱石《梦十夜》第五夜

 

***

 

中岛敦从那个熟悉的噩梦中睁开眼,发现自己一身冷汗。

身上的伤口已经被处理好,那娴熟的包扎手法一看便知是出自与谢野女医生之手。他活动了一下身体,感觉好多了,便下了床。

已是深夜,会客室里除了一人独饮的太宰治再无旁人。看到他出来了也不过是弹了一下杯子里硕大的冰块,问道:“要来一杯吗?”

“不,不必了。”中岛在沙发坐下,犹豫了一下,问道,“太宰先生和……那个人,是旧相识?”

“嗯?哦哦,你问芥川君?”

“嗯……就是因为,您说他……他是……”

“哎呀哎呀。”太宰无奈地摇摇头,“其实我很讨厌狗来着,敦君是知道的吧。”他突然想起了什么一般,转头问道,“诶?也就是说敦君不知道我之前是做什么的?”

“来的时候他们跟我打过赌,我赌输啦。”

“也没什么不能说的啊,我之前是那家伙的监视官呀。”太宰治大方地说了出来,他晃了晃手中的杯子,冰块与玻璃碰撞发出清脆的声响,“这么久过去了,他还是一样不可爱。”

中岛似乎陷入了震惊之中,半天也没有说出话来。他面前的茶几上放着一只鱼缸,里面有一尾红色的金鱼,他在来这里的第一天就被告知这个金鱼其实是仿生生物,实际上是一个以防万一的监视器。

没想到这个监视器真的派上了用处,帮他们成功扣下了刺客泉镜花,而最终她也成为了他们的新伙伴。

在这个组织里的人,大多数都是潜在犯,他们互相不太询问过去,也不在乎是为何对抗那个系统,中岛虽然对太宰治充满尊敬与好奇,但也从未开口问过。

但太宰治永远纯白的色相,他是略知一二的。

面前的这个人很了不得,他比十分清楚,但没想到他曾经也是那个系统的利剑。

“那他……”过了好久中岛才找回了自己的声音,但刚开了头又不知道如何说下去了。

“唔……你要不要猜一猜,如果这次是我先出现,他还会不会再看你一眼?”

 

水珠顺着玻璃杯外壁流下,在桌子上留了一个终将消失的冰冷痕迹。

 

***

 

門口の左側に、小判なりの桶が五つばかり並べてあって、その中に赤い金魚や、斑入りの金魚や、痩せた金魚や、肥った金魚がたくさん入れてあった。そうして金魚売は自分の前に並べた金魚を見つめたまま、頬杖を突いて、じっとしている。往来の活動にはほとんど心を留めていない。自分はしばらく立ってこの金魚売を眺めていた。けれども自分が眺めている間、金魚売はちっとも動かなかった。

――夏目漱石『夢十夜』第八夜

 

门口靠左的位置并排摆着五个椭圆形的桶,桶里放着许多金鱼,有红色的,花色斑点的,有瘦的,也有胖乎乎的。卖金鱼的人站在我前面,托着腮目不转睛地盯着金鱼看,丝毫不将往来喧闹放在心上。我站在那儿看了一会儿卖金鱼的人,只是在我看着他的那段时间里,他一动也没有动过。

 

tbc

评论(4)
热度(11)

不放授权。各种意义上淡坑。
想要文包的也抱歉,我自己写得不够好,不会再发了。
头像感谢迷子小天使>3<
主页图片感谢丧拐小天使(づ ̄ 3 ̄)づ

© 一期一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