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芥】【pp paro】流れ星(2)

预警:没有什么虐不虐的东西,单纯是个人出自自己的意识做出的选择。

大背景来自动画psychopass,乱七八糟私设有,舞台和原作一样在横滨。

大概还有一到两章(尽量下一章粗长完结)

全文所有引用出自夏目漱石《梦十夜》,原文来自电子书,翻译是自己随便写的。有一定意义,不过也可以当做没有任何意义……

这一章太宰活在对话里2333,下一章是他,和一些过去的事。



=====

“我听说了。”出了押送车,芥川龙之介熟练地取出支配者,他的禁闭刚刚结束,任务便接踵而至,“那三天里他们又有新的行动了。”

“是这样不错。”中也点着屏幕将资料传给在场各人,不巧是个雪天,街头许多投影已经提前关掉了,人也不是很多,显得很是萧条,不过这也方便了他们的行动,“不过原意还是要将你踢出去的,大姐头亲自开口要你留下,我也没什么话说了。”

淡绿色的光线在二人眼中一闪而过,支配者的装备已经完成。他们这次的任务不算太麻烦,目标对象现在在未来港附近,仅是逃窜的老鼠而已。海风从耳边呼啸而过,远方铁桥上投下森冷的白光,远方的摩天轮上显示出现在的时间:18时46分。

天已经黑透了。

“对方手里虽然没有人质,但很有可能通过港口逃窜出海。”中也吩咐道,“芥川和樋口随我进去,广津带人在这附近搜查。”

客轮等候大厅里的乘客已经被提前疏散,多隆正在里面检查有没有危险物品。拜某个前监视官所赐,现在反西比拉组织获得了不少特殊装备。

“这就像是某种天赋一样。”中也冷笑了一声,“被系统偏爱总是有些特权的,何况是那个狡猾的家伙。”

芥川侧过头看了他一眼:“某种意义上来说,你的系数也低得超出人的想象。”

“那我告诉你个秘密。”中也低下头在他耳边轻轻道,“其实我以前有过足以被执行模式打烂那种等级的心理指数。”

“在知道他的情况之后,我已经对发生什么都不会意外了。”

“你那时候拿支配者指他的时候应该是吓到了吧。”中也爽朗地笑了,带着点坏心眼,“毕竟从来没人告诉过你,我是早就知道的。免罪体质吗?对于你这种生来就被判了极刑的人群而言,真是不讲理到极致了。”

芥川的手指摩挲过支配者的枪身,过了一会儿才说:“不,我觉得这没什么。只可惜他不需要这种偏爱,所以才会背叛我们。”

“他只在乎入了他的眼的东西,系统对他来说不算什么,你也是。”中也毫不客气地泼着冷水,“不过你居然不憎恶这个系统,有时候这才让我意外。”

樋口发来了发现目标的信号,二人这才停下闲聊,离开了客船等候室。

他的确是被系统背弃的人。穿过漫长的天桥的时候,芥川想道,但他同时也是被系统拯救的人。

他童年时代经历的全部苦难,在监禁室里每一个被愤怒孤独和屈辱支配的夜晚,最后都是为了让他遇到那一双眼睛。

一双他永远也走不进去的眼睛。

 

“中原先生,恐怕快要来不及了。”樋口在通讯里低声说,“他在大桥上,头上戴着装置,我现在无法用支配者鉴定他的犯罪系数。下一艘船还有不到两分钟将会到达他的正下方,他应该是准备跳上去。”

“那种高度,正常人不可能安然无恙的吧。”芥川皱眉,他们现在赶过去至少还要三分钟。

“恐怕他和人虎一样……不过如果是这样,那么他可能就不只是一个普通的反叛者了。”中原中也判断道,立刻通知广津那边前来支援。

樋口不是擅长近身格斗的类型,在支配者失效的时候不敢妄动。在尾崎红叶后台直接与轮船通讯命令其减速之后,他们多出了一分钟左右的时间。

铁桥还没有来得及被封锁,时而有车疾驰而过。桥下黑色的海水涌动着,像是不知名的怪物酝酿着如何破土而出。细雪依旧没有停,落在芥川的睫毛上,又被呼出的热气融成了水珠。

他和中原中也很快赶到了桥头,而犯罪者已经攀到了桥的边缘,他应该已经意识到自己被包围了,显得十分焦虑。

一辆黑色的出租车悄无声息地停在了不远处,一个戴着头盔的少年从上面跳了下来。

芥川似有所感地回过头去。

 

***

 

「深くなる、夜になる、

真直になる」

――夏目漱石『夢十夜』第四夜

“水深了,入夜了。”

“要笔直地往前走了。”

——夏目漱石《梦十夜》第四夜

 

*** 

 

“人虎!”芥川突然吼道,“他出现了。”

“记住你现在的任务!”中也抓住了就要扑过去的芥川,“先把那个该死的家伙从桥上弄下来。”

“你过去就够了,我去追人虎。”

“他为什么这个时候出现你还不明白吗?”

“明白,所以我才要过去。”芥川挣扎了起来,“要关禁闭吗?还是用支配者射我?”

一条密令突然传送到了中原中也的终端。

他眉头一皱,松开了执行官:“你去吧。”

芥川没有多想,朝着人虎出现的方向跑去。

中原中也有些烦躁地转过身,屋漏偏逢连夜雨,在解决那个难题之前,他必须先把手头的任务做完。

那个指令来自森,他们的局长。

——太宰治入侵了诺娜塔。

 

人虎的出现很明显是为了分散走一课的注意力,芥川很清楚,但是他必须要去咬这个钩,对方的人一如既往地了解他。人虎所戴的头盔和这次的任务对象一样,想来是他们最近的实验成果颇丰,不过那东西需要电力运转,并非完美无瑕。

中岛敦没有逃,他看穿了芥川瞄准的是他屏蔽监察的头盔,所以只是在他冲过来的时候往后退了几步。

他身体的一部分经过机械化,在适应了一阵子之后总算可以灵活地运用了。用机械手臂抗下了芥川几下重击,他终于说话了:“我受太宰先生所托,来告诉你一件事。”

声音透过头盔传出来,显得有些沉闷,但是很有效地阻止了芥川接二连三的进攻。

“他说他在诺娜塔等你。”

“什么?”

“看来你的监视官没有告诉你,或许他并不是很相信你。”中岛敦一本正经地背着太宰治教他说的话,一边惊讶于那人准确的判断,“今天这一切,都是为了他在诺娜塔的计划。”

芥川冷笑了一声:“如果是真的,那二课的废物应该已经行动了。我的任务则是抓获你,这和他在哪里没有关联。”

“二课的人抓不到他的,你们所有人一起去都没用。他等的人是你。”

诺娜塔离这里并不远,跑过去甚至只要十分钟。很久之前太宰治曾带他上去过一次,通过透明的玻璃可以看到海边绽放的烟花,可惜他们无暇欣赏。

那时候太宰治曾经开玩笑道:“如果在这里接吻的话,无论什么样的女士都会同意和我一起殉情吧。”

然后他冰冷的嘴唇便贴上了自己的,一瞬间的吻,仿佛是梦一样。

他一直将那个当作一个梦境。一旦睁开眼还会是在麦田里,他瘦弱的身体腐烂在黑色的泥泞的土地里,乌鸦正在将他的皮肉啄食。

一个梦里的梦,他已经分不清哪个是假的哪个是真的,因为他不愿意回忆那些过去。

广津带着人从他们身边跑过。

中也的支配者即将砸到那个人的头盔上。

樋口已经准备好了降落到船上的绳索。

芥川终于回答道:“你错了,我的目标从来不是把他抓回去,所以我会在这里把你解决掉。”

谈判破裂,人虎叹了一口气。

“那就走吧。”他说,一转身便跳下了桥。

客轮正好从他们的正下方经过。

芥川想也不想便跟着跳了下去。哪怕是一课内部的人也很少有知道的——他是人体试验的第一批实验体,所以才会被留下当作对付人虎的武器。

落地的瞬间双腿仅仅是感到酸麻,这对他而言丝毫不是什么不能忍受的东西,不过他不能离自己的监视官太远,所以如果不尽快解决的话会十分麻烦。

“芥川你这个混蛋!”中原中也已经在通讯里骂出了声。

芥川置若罔闻,他和中岛敦在甲板上缠斗,客轮即将靠港,发出的“呜呜”的响声让胸腔都随之颤抖,他反身将人虎踢到了栏杆上,但同时也被人虎的机械爪划伤了手臂。

中岛敦咳嗽了几声,问他:“太宰先生有话和你说,要听吗?”

芥川没有动。

中原中也的骂声,客轮发出的巨响,人虎和他的自己喘息,那些让他烦躁的声音仿佛渐渐远去了。

“就现在,要接进吗?他应该已经传呼你了哦。”

未知来源的通讯请求亮了起来。

即便他想要否认,即便他竭尽全力地,清醒地知道自己应该做什么。

可实际上,他几乎是下意识的,或者说,迫不及待地,同意了请求。

 

*** 

 

自分は爺さんが向岸へ上がった時に、蛇を見せるだろうと思って、蘆の鳴る所に立って、たった一人いつまでも待っていた。けれども爺さんは、とうとう上がって来なかった。

――夏目漱石『夢十夜』第四夜

 

我以为老爷爷上岸的时候,会给我看变蛇的把戏,于是一直站在芦苇丛中,一个人久久地等待着。可老爷爷始终也没有上岸来。

——夏目漱石《梦十夜》第四夜

 

*** 

tbc

评论
热度(8)

不放授权。各种意义上淡坑。
想要文包的也抱歉,我自己写得不够好,不会再发了。
头像感谢迷子小天使>3<
主页图片感谢丧拐小天使(づ ̄ 3 ̄)づ

© 一期一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