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唐】分开旅行(23)

唐韵修的告别演唱会,比他自己想象的还要平静。

出道八年,他留下了太多经典流行的歌曲,只是找出其中最出名的部分就足以撑起整个演唱会。安可部分他坐在舞台的最前方,身后的巨幕上放着一张张照片,从刚刚出道到登顶娱乐圈,从青涩内敛到成熟大方。

从开始到现在。

那些照片无一不是他单人的,就算原本应该出现zwei的另一个成员也会被提前减掉,这是唐韵修的告别演唱会,而陆锦还要继续走下去。

他一个人拿着自己专属的银色话筒,轻柔地唱一首歌。

那是他上一张专辑的主打,之前说要从征集的稿件里选一首他最喜欢的版本翻唱,这个部分他留到了这场演唱会,也就是说在他的明星生涯里,这是第一次唱这首歌,也会是最后一次。

也就是唯一一次。

他没有选择自己弹吉他,甚至连调子都有稍稍的改变,去掉了过于浓郁的忧伤感,变得淡然而轻柔,带着思念与回忆的味道。

在身后的巨幕放到一张照片的时候,下面突然爆发了几声尖叫,他没有回头去看,但是算时间他能想到是哪一张。

其实那张照片上依旧是只有他一个人,只是肩膀上搭着一只手,一只手当然没有办法减掉,而在场的人几乎都知道,那只手属于谁。

曾经的密友,变成现在的某某。

唐韵修这天太冷静,比他每一次上台都要冷静。他不会因为看到属于zwei的白海而红了眼圈,也不会因为下面的粉丝喊着他和陆锦的名字而露出半分异样神色。

他知道自己迟早有一天要离开这个舞台,离开爱他的这些人。他知道他终将淡出人们的视线,就算现在粉丝喊得多么撕心裂肺,就算他们为他流下再多的眼泪,可是终究有一天会有新人填补他的空白,渐渐电台和公共场合放的不再会是他的歌曲,渐渐CD店里卖的最好的不再是他的专辑,渐渐被刷上头条最多的不再会是他的名字,渐渐他们再提起当红演员陆锦的时候,不再会想起曾经他身边也站过一个人,他叫唐韵修。

可是他相信,在很多年后,在他死去的时候,会有人呆愣片刻,然后对自己的孩子说:“这个人叫唐韵修,是妈妈年轻时候最喜欢的歌手。”

就足够了。

他听到台下有人在哭,有人在喊他的名字,有人拼命挥舞着手中的荧光棒,到精疲力尽。他想他这一生都没有办法更多地去回应他们的爱,将他从无数闪烁的群星中捧出来,小心翼翼地握在手心里。

眼眶含着泪,他最后对大家鞠了个躬,然后退下了舞台。灯光渐渐暗下去,他的身影消失不见,只剩下台下还有无数亮着的荧光棒,以及粉丝们声嘶力竭的呐喊。

他们喊着:“唐韵修!唐韵修!”

仿佛这样他就会回到他们的视线中一样。

这群粉丝在这里又喊了两个小时才渐渐散去,就像一切都要有个终结一般,虽然这对一个艺人而言来得太早,早到让人猝不及防。

六月的末尾,唐韵修悄无声息地消失在众人的视线中。

 

“你什么时候写的?”坐在化妆间定造型的时候,耳朵里插着耳机的廖晗突然说。

“啊?”因为仰着头任造型师摆弄,陆锦虽然想转头但却没有办法,“写什么?”

“啧……”廖晗往嘴里塞了一口薯片,“我之前有没有告诉过你,我曾经是zwei的脑残粉?”

“哦,好像说过。”陆锦想了想,“不过你说的话有一半都没什么用,说要减肥到现在都没减。”

廖晗哼了一声不去理会,而是继续之前那个话题,“所以你以为,我会看不出来,唐韵修演唱会版的《with me》的歌词是你写的?”

这次换陆锦那边没声儿了。

造型师装作什么都没有听见,手上的动作一点都没带停,一双眉毛画得格外精神。

“你想太多了。”在廖晗以为陆锦不会回答的时候,对方说话了,“喜欢我们的人那么多,有人写歌的风格跟我很像不是很正常么?”

廖晗“嘁”了一声,继续循环听着那首歌,那天下午阳光晴好,没有掐架没有绯闻,诸事太平。

而唐韵修那里却是清晨,奥斯陆的晨风吹醒了沉睡的森林。

“我以前经常来这里,虽然不是这个季节。”年长的女人如此说道。

“但一样很好看。”他回答,然后将一盘沙拉摆在女人的面前,“其实西式的早饭我不是很擅长。”

“我倒是期待你给我做中餐。”女人微笑着耸了耸肩,岁月的风尘并没有掩盖她年轻时出众的美貌,而没有带走半丝她的优雅。

“我以为您离开中国太久了……”唐韵修有些抱歉地说,“不过好在还有机会。”

“你的手艺已经很出众了。”女人仰头看了他一眼,深色的发落在肩上,更显得皮肤白皙,“毕竟,我家那只小猫还是很挑食的。”

“是么……”唐韵修笑笑,“过了很久,我也记不清了。”

 

九月初的塞班岛依旧风和日丽,陆锦和剧组到达的时候正值中午,天气有些炎热,他们没有多做停留就去了旅馆休息,和刚准备登机的唐韵修擦肩而过。

他们谁也没看见对方。

十月,唐韵修在函馆,夜景美得似画,点点莹白似乎连在一起,成为曾经他们看过的星空。

记得很久之前某个中秋,两人分在两地节目,那时陆锦打电话跟他说,“阿修,我想去见你。”

而他却是回答:“没关系,至少我们看的是同一轮月亮。”

可如今,陆锦在广州开粉丝见面会,那天下了很大的雨,连星星都没有一颗,何况月亮。

十一月,陆锦收到一条红色的围巾,是他妈妈亲手织的,说是天要冷了,多穿点。

而温哥华的华人街上,唐韵修戴着同样款式的蓝灰色围巾,听当地人给他讲近来的趣事。

十二月,进了年关的陆锦忙得不像话,他这年的电影将会排在贺岁档,而电视剧也将无缝接档,为了新剧的宣传几乎要忙死,何况还有层出不穷圣诞的节目要上。电视上他戴着麋鹿的角穿着毛茸茸的红色衣服,一点都没有违和感,帅的廖晗都没脸看。

而那时唐韵修在芬兰看冰雕,耳机里是威猛的《last Christmas》,一个二十来岁的女孩大胆地走到他面前问:“你好,你是不是唐韵修?”

他有点惊讶地点头,只见几个姑娘都沸腾了起来,表示她们是他的粉丝。

一直没有怎么被人认出来,尤其是在遥远的国外,唐韵修有些手足无措,拉了拉脖子上的围巾,他说:“谢谢。”

新年钟声响起的时候,陆锦忽然想起来,他已经一年没有真正和唐韵修见过面了。

我很想你。他在心里说,然后恢复笑容去赶下一个通告。

而那时重感冒的唐韵修正一个人在旅馆里躺着,昏昏沉沉中想起很久之前陆锦的那个吻,比什么药都好。

 

tbc

我最近找不到比较好的bgm……

在国内最后一次和我姐去唱k,她先给我点了眉间雪……然后还有《后来》

里面那句“你都如何回忆我,带着笑或是很沉默”,真是毫无防备地被虐了一脸……

马上就要he了,想想有点小激动呢,最后还会给小少爷加一次戏,真心觉得我对小少爷是真爱==

评论(4)
热度(31)

不放授权。各种意义上淡坑。
想要文包的也抱歉,我自己写得不够好,不会再发了。
头像感谢迷子小天使>3<
主页图片感谢丧拐小天使(づ ̄ 3 ̄)づ

© 一期一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