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唐】分开旅行番外二《暗涌》

总觉得我这里时不时登不上lft

这两天真的文力严重不足……本来没打算写的,看了微博上那个hello的明唐视频我一个没忍住……

然而并没有虐啊说好的虐呢!!!!

最后单身狗又被暴击了,我就不应该在双11之后写这个

哦对了,有……肉……?

========================

 

 

番外2 暗涌

 

有人说,你从一个人看另一个人的眼神里,就能明白很多东西。

唐韵修自认为不是一个擅长活跃气氛的人,在娱乐圈摸爬滚打许久,虽说不至于木讷,只不过遇上访谈性质的节目,果然还是交给陆锦来得稳妥。

台下的笑声仿佛是排演了无数遍一般的配合,淡色头发的年轻人抿着薄唇笑得让人呼吸一窒。

在场的大多数观众,从容淡定的主持人,还有几台摄像机,这时大都关注着他,也就自然而然地忽略了他身边的唐韵修。

他一直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看着陆锦。

用他一如既往的认真。

 

之前有传闻说,Nicola和唐韵修其实内部不和,台前那些粉红都是安排好的,一回到后台俩人就会像不认识一样各忙各的。

说法有很多,不过其实他们确实到了后台就得各忙各的。那是ZWEI最如日中天的时候,通告多到他们恨不得把自己劈成好几个用,两个人能好好在一起休息的时间自然是少之又少。

虽说没有把这种传闻放在心上,但是唐韵修还是总有种不安的感觉。之前Sheva趁着拍广告的间隙拉他过去轻声告诉他,对家似乎有意打听陆锦有没有换公司的打算。

“他怎么会有?”当时唐韵修一脸莫名,“合约还没到。”

“你我自然是放心的。”Sheva却一脸的严肃,“至于他,我也不清楚。”

“他不会走的。”唐韵修笃定道,“就算会,也不是现在。”

可是如果可以,他多么希望那个“就是”也不存在。

 

“这是第几次了?”看着略带尴尬地缩在阴影里的唐韵修,陆锦无奈地摇摇头,“大爷你也真是的,知道我们阿修总是忘记带门卡的嘛。”

保安大爷斜了他一眼,“规矩就是这么定的啊,再说现在整容技术这么发达,出了点事情我找谁理论去?”

“好好好,是我们做的不对。”朝对方赔了个笑脸,转头拉过唐韵修就要往公司里带,其实这种事情一年到头也不一定发生,只不过难得有让对方需要自己的时候,陆锦也忍不住玩心大起,伸手在他鼻子上挂了一下,“阿修像个小孩子一样,被粉丝看见又要上微博头条啦。”

“你干什么……”下意识后退躲过对方伸过来的手,本来就没有牵的很紧的手也因此分开,唐韵修垂下眼不去看对方,压低了声音,“外面很多人在看。”

这其实不是第一次。

陆锦怔了一下,随即重新展开微笑,“是我不好,我们进去吧。”

他想朝对方伸出手,可是他没有。

“阿修你有没有想过……”走进stardust大楼的大厅,陆锦突然开口。

“嗯?”

“唐韵修你跑哪儿去了怎么才回来。”还没等到陆锦接下去的话,只听到Sheva气急败坏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之前不是说好要讨论下一张单曲的事情的么?”

“不好意思……”唐韵修朝他尴尬地笑笑,“我刚刚忘带门卡了,让陆锦去接我的。”

Sheva没接话,沉默地看了一会儿气氛似乎不大对的两个人,转身往电梯的方向走。Zwei的两个人赶紧跟上。这会儿人不多,电梯里只有他们三个人。

或许是由于环境突然变得狭小,唐韵修觉得有些喘不过气来,他知道Sheva一定有什么想说,可是他却竟然不敢问。

Stardust的电梯里四面都是镜子,三个人都能把互相的表情看得一清二楚,快到的时候Sheva突然开口:“少不了又被围观了吧?”

“嗯……”唐韵修努力让自己面无表情。

“你们是艺人,当艺人最重要的是什么都明白吧。”20楼到了,Sheva率先走出电梯,“是形象。”

 

那天要讨论的东西太多,两个人回到宿舍的时候已经很晚了。

陆锦洗漱完进房间的时候,看到唐韵修正站在黑暗中,看着外面尚未暗下去的灯火。灯火无限延伸着,诉说着这座城市的繁华,却没有一盏可以照进他们的心里。

他走过去,从后面轻轻搂住他,将下巴搁在他的肩膀上,他一直很喜欢这个姿势,因为只要稍微偏下头就可以吻到对方的脸颊。

“我大概可以猜到,你白天想说什么。”陆锦开口之前,唐韵修抢先说道。

陆锦紧了紧自己的手臂。

“如果我说,不会呢?”黑暗中,他甚至看不清陆锦的表情,可他必须要说。Sheva提醒的一点都没有错,作为艺人的他们,最重要的便是形象,既然选择了艺人这条路,就意味着他们可能永远不会向外人公布他们的关系,在台下的时候反而要刻意保持距离,即便被人谣传zwei内部感情不和,也不能让别人相信他们真的在一起。

“那就不说。”陆锦吻着他的耳垂,分明是应该让他感到安心的一句话,却反而让怀里的人更加难受起来,这时候陆锦继续了下去,“但是韵修,我们不可以分开。”

唐韵修抓紧对方的手,“好,我们不分开。”

第二天他们需要上台,本来陆锦是打算放过他的,可没架住对方突如其来的主动。唐韵修坐在他身上,勾住他的脖子唇齿交缠,洁白的被子如海浪起伏,在海上漂泊的人仿佛抓住唯一的木头一般紧紧搂着对方,本没有被刻意压低的声音却被自己悉数以吻封缄。

意乱情迷之中他尝到对方脸颊上的泪,一时间他竟然不知道,这是否仅仅只是因为生理上的欢愉。

 

唐韵修这几天大概称得上流年不利。

之前因为莫名被卷入和另一个明星的竞争而被对家饭anti了很久,然后是之前合作过的一个女明星不知道是不是哪根筋突然搭错了拿他炒作了一把,再接下来是因为连续处理公关导致没精神在台上重重摔倒下台还被老板叫到办公室狠狠批评了一通。

“你知不知道,在你和陆锦两个人中间,其实我更看好你。”说完失误的事,罗雪星话题突然一转。

“我不明白您的意思。”唐韵修低着头,看着对方黑色的名牌,“Zwei是一起行动的,是一个团体。”

“行了,在我面前不需要说这些。”罗雪星笑着摆摆手,“如果是七八个人的偶像团体,你这话倒有可能讨到几句好,可惜你们是两个人,俗话说得好,一山不容二虎。”

“我以为,我们在一起的话能创造的收益会更大。”

“唐韵修啊,你当这是什么时代?”罗雪星站起身,拉开他身后的窗帘,昏黄的夕阳落尽办公室,带着一种绝望般的灼烧感,“我知道你抓狗仔是一把好手,但是你要知道,这是信息时代,是一个无孔不入的时代。”他回过身,“单单处理你和他的私生活,你知道我们需要安排多少人力物力么?”

“我……”

“你们没有错。”罗雪星抬手,阻止他继续说下去,“你们唯一错的,就是对对方用了感情。说到底,两个人的组合,就是用来拆的。”

唐韵修猛地抬起头。

“你不要惊讶,从一开始公司对zwei就是这个设定。而我想那一天应该不会很远。”

年轻人的眼中渐渐失去光彩,他不知道他该用什么样的情绪,去消化他的顶头上司跟他说的这段话。

“你以为别人看不出来你和他的关系么,真的就算再演,也不会让人觉得是假的。”罗雪星嘲讽般的声音在他耳边炸响,“一直帮你们处理这种事情,公司也很困扰啊。如果你们没有这种关系,可能公司还真不会把你们拆了,毕竟你们红的程度已经超过了我们最初的想象。”

“我们……”

“现在说什么都迟了。等陆锦的合约到期,差不多他就该走了,我们会痛痛快快放人。”

“他的合约是……”

“你不需要知道。”

 

唐韵修当晚一个人开车出去了,谁都没有叫,也没有跟Sheva报备。之前他一定是做不出这种事情的,毕竟事后一定会被Sheva臭骂一顿。

可是他现在谁也不想见,谁的话都不想听。他关掉了手机,努力让自己忽视陆锦刚刚发来的信息里问他今晚想吃什么。

车子开上高速的时候他发觉似乎有人跟着他,那是他不认识的车,有可能是跟踪的私生饭,他踩了一脚油门,在下一个分叉口甩开了对方。

他把车开到了江边,这会儿天已经几乎全黑了,江畔的冷风吹得他一阵阵头痛,他锁上车,沿着江边走,走出去一百来米他突然觉得自己穿的还是太少了,过两天有节目要上,如果感冒了一定又会被骂。

他转身准备上车,却看到刚刚那辆本该被他甩掉的车又出现在他的视野中,在他还没有意识到发生了什么的时候停在他的跟前,然后上面下来好几个人,不由分手地冲过来问他:“是唐韵修么,你一个人在这里干什么?”

“最近的那些新闻都是真的么,还是你想炒作?”

“你们……”他一步步往后退,可是他并没有什么退路,身后便是栏杆,栏杆后是冰冷的江水。

“你一个人来这里,是因为难受么,你失恋了么?”

“和谁?Nicola么?你们真的是一对?好恶心。”

“唐韵修,我是你的饭,但是你一定记不住我,我打你一巴掌你会永远记得我么?”

“你们不要过来。”这段时间的不顺和此时超乎想象的面对私生饭的恐惧一股一股朝他心头袭来,在这种身心俱疲的关头他真的没有余力再与对方周旋,如果这时候陆锦在的话……

如果陆锦在的话,是啊,怎么又想到他了。

那个人,总有一天,要离开自己的身边。

或许是风太大,吹得唐韵修双眼通红,那几个私生饭刚开始还有点顾忌,这会儿看到他确实是一个人出来的,也没有什么顾忌,那个说要打他的走过来就揪住了他的衣服,唐韵修不敢和他们动手,因为即便是私生饭也是他的粉丝,他无论如何不可能和这些人动手。

他挣扎着,即便对方尖锐的指甲差点划破他的脖子,他使劲一拧将外套甩了下来,算是脱离了对方的控制。

他这时候是真的害怕了。

车子离他有一段距离,他此时只穿了一件单薄的毛衣,车钥匙在外衣口袋里。因为刚刚的缠斗他的脚有些崴到了,真的跑起来他不一定跑得过这几个人。

他听到了照相机快门的声音,知道有人想拍下此刻他如此不堪的样子,可是他无法阻止,他甚至无法像平时抓狗仔那样直接一个盘子砸过去然后把对方的相机砸烂,轻描淡写地说,“多少钱,我赔。”

唐韵修啊,你怎么就越活越怂。

这几个人有男有女,这会儿看他的表情已经完全不像正常的饭看偶像的表情,他听说过有这样极端的饭,但或许是被陆锦和公司保护得太好,他之前还从未和这些人有过正面交锋。

那个个子有点高的男人首先跑来抓住他的手想控制住他,那个说要打他的姑娘就立刻走了过来,剩下一个举着相机笑着,嘴里不知道在念叨什么。

“放手!”唐韵修一把甩开他,被握过的地方犹如毒蛇爬过一般火辣,让他顿生怒意和悲哀。

“韵修!”他听到了Sheva的声音,看到熟悉的保姆车正往这里开过来,一种得救的感觉油然而生,他不管不顾地推开那几个人就朝车子跑过去,知道大事不好的几个私生饭也准备上车跑,但可惜stardust的处理手段一向是雷厉风行的。

将唐韵修接上车,Sheva拿出一件大衣给他披上,“没事了,你真是要气死人。”

那件大衣是陆锦的,但是他本人没有来。

他紧紧裹住那件衣服,就仿佛对方正抱住他一样,他有点想嘲笑这样的自己,可他强迫自己抬起头,哑着嗓子对Sheva说,“对不起,让你们担心了。”

“你的手机有定位,打你电话打不通我就知道肯定要出事。”Sheva难得没有骂的更难听,这让唐韵修隐隐约约猜到有事要发生。

“陆锦的合约,还有半年。”

其实我再去爱惜你又有何用,难道我这次抱紧你未必落空。

 

“在写什么?”对方的声音突然从他身后响起,他手忙脚乱地收起笔记,摆明有鬼。

“嗯?”对方的尾音挠的他心里痒痒的,他把笔记死死抱在怀里,“没什么。”

“让我看看嘛。”陆锦作势要去抢,他赶紧将本子收到身后,抬起头争辩道:“都说了没什么……”

接下来的话没说完,因为陆锦趁机吻住了他。

“知道啦。”那是一个很轻的吻,混血王子眨了眨他那风情万种的眼睛,“快去吃饭吧,我今天做了炸小牛排……”

“我不喜欢吃炸的……”

“可是我喜欢啊……”

两个人说着下了楼,身后那本本子被孤零零地放在桌上,维罗纳的阳光落在它上面,似乎将那些对方永远也不会知道的回忆尘封。

 

 

评论(2)
热度(13)

不放授权。各种意义上淡坑。
想要文包的也抱歉,我自己写得不够好,不会再发了。
头像感谢迷子小天使>3<
主页图片感谢丧拐小天使(づ ̄ 3 ̄)づ

© 一期一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