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狡槙】border(2)

“这次是什么问题?”匆匆脱下因为去酒吧而穿上的黑色夹克,狡啮慎也熟练地套上黑色制服,“特警出动了么?”

“已经撤回去一部分了,该死。”縢秀星拍了拍自己的脸希望能借此打起点精神,最近他们人手严重不足他已经连续值了三个晚上的夜班了,“发现是界外人士,他们就立刻联系这边了,一点拖延都没帮我们做,五课这会儿自身难保烂摊子还得我们收拾,要不然现在也不会从北18条蔓延到12条。”

“在9条之前务必拦住。”开玩笑到8条就是市中心了,狡啮慎也神情严肃,“宜野呢?”

“他先过去了,今晚我们不是他带。”淡色头发的男生伸了个懒腰,“就在刚刚,来了个新人。”

“是么。”狡啮慎也没放在心上,两个人一起往外走。

“又来了个不走运的。”他说。

 

「でも結局はみんな死ぬ。」※

“旦那,今晚那个人……”

“我知道。”酒吧老板这时候坐在前台,看上去像是普通客人,“不用在意。”

“王陵小姐已经准备行动了。”调酒师眯上眼睛,给他端了一杯与周遭格格不入的红茶。

“不用着急,再等等。”

“他知道么,关于您的……”

“求成,我保证。”他抬起眼,笑得十分温和,“万无一失。”

 

第一次见到常守朱的时候,狡啮慎也不由自主地皱了皱眉。

“你多大?”不去在乎对方似乎有些紧张的自我介绍,他问道。

“不全然应该通过年龄判断,狡啮先生。”女孩摇摇头,声音里似乎有些许无奈,“我们先过去吧,对方移动速度非常快。”

“什么类型的?”

“根据唐之杜小姐的数据推算,不单纯是速度型的,界外之匣已经拿出来了,是弓箭,杀伤力极大,速度极快而且不需要补充箭矢。”

“是风力。”狡啮慎也笃定道。

“或许是的。”在宜野座那边传来确定的消息之前她不敢断言。

“他说是就一定是啦。”之前一直靠在椅背上没有说话的滕突然开口了,“喂小姑娘,你知道这座城市里,风力界外者,谁是第一名么?”

女孩眨了眨眼,作为监视官的她是不具备界外力的,虽说选择了这份工作一定事先做过很多调查,但是从未参加过战斗的她自然对于这种细化的东西不算了解,“这个……我不清楚。”

“远在天边,近在眼前啊。”滕从嗓子里发出了一声轻笑。

常守朱偏过头,有些担心地看了看狡啮慎也棱角分明的侧脸。

 

不过这次他们的对手倒确实和狡啮慎也一样,是个风力界外者。如今从北18条一路毁到12条,虽说比起狡啮和槙岛在山上那战那么具有毁灭性,但是也算是将普通人的生活搅了个天翻地覆。

毕竟,有很多年没有界外者,敢在这里如此横行霸道了。

况且,他还没有被系统收编。

 

“我怀疑是越界。”宜野座推了推自己的眼镜,从电子屏幕上分析着当下的战斗,“最近这样的人越来越多了。”

所谓越界,指的是原本是普通人因为某种原因突然出现了界外之力,也就是突然变成了界外者,在这座城市里大多数越界的人都会主动请求系统收编,从而稳定自己的能力不至于造成一些难以挽回的后果。

比如像现在这样。

“他的行动没有规律,似乎也没有目的。”这会儿唐之杜大概叼这根烟,从耳机里传来的声音显得含混不清,“是失控么?”

“应该是的。”六合冢接道,“不过这样也好,他的力量应该释放得差不多了。”

“不等狡啮他们了。”宜野座直接下命令。

六合冢冲在最前面,她没有一开始就使用自己的界匣,而是以难以想象的速度快速贴近了失控中的界外者,对方似乎是察觉到了她的存在,箭矢立刻朝她的方向如雨般袭来。

嘴唇甚至没有抬起一个弧度,只见她身形一闪,躲过了纷至沓来的箭矢,下一个瞬间她已经出现在了对方身后,一记横扫就要将对方借风力浮动在半空的身形踢下去。

那人虽然神智已然混乱,但是反应却比普通人敏捷数倍,他侧身躲过,由于距离太近弓箭施展不开,他本想顺势往后拉开距离,可是六合冢却没有给他这个机会。

通过唐之杜的数据,她早已将对方的速度算的清清楚楚。

躲过对方偷袭的风刃,她一个手刀凌厉地朝对方劈过去,对方慌乱之中伸手去挡,触碰到她的时候才知道已然中计。

身体仿佛不受自己控制,下一个瞬间就出现在了一个天罗地网之中,周围都是莹绿色的光线将他困住,置身于其中他觉得自己的力量正在一点一点被剥夺。

六合冢弥生的能力从来不是速度,而是空间。

前提是,碰到对方。

虽说同是风力,这个人比起狡啮慎也,还差的太远。

宜野座端起支配者对准了他,眸光因为手中的武器而翻出淡淡的蓝色。

耳机里突然传来了唐之杜因为过于尖锐而显得有些刺耳的喊声:“等等!”

一道狂风突然从远方席卷而来,擦过宜野座的右肩将网中的人重新按在了地上。

“大意了啊,宜野座。”

网中的人因为最后这一下反噬,加上狡啮的力量,完完全全地变成了碎片。

“真浪费。”狡啮慎也摇了摇头,“最近执行官可是严重不足呢。”

“因为这种无意义的事情也要六课来做,再说,成为执行官,他还不够格。”六合冢冷冷道。

“咳咳,我们现在是搜查一课。”宜野座纠正道,然后看向狡啮,“而且,我知道你过来了。”

微微回过头,那个新上任的小姑娘和滕正在往这边跑。

“今天的任务,怎么样?”他压低了声音。

“有点意思。”狡啮慎也扯出一个微笑,“不对,应该是很有意思。”

这个神情宜野座再熟悉不过了,微微皱眉,他提醒道,“你最好,不要‘越界’。”

“我知道。”狡啮慎也也压低了声音,“他,槙岛圣护,是个收编外界外者。”

 

评论(3)
热度(6)

不放授权。各种意义上淡坑。
想要文包的也抱歉,我自己写得不够好,不会再发了。
头像感谢迷子小天使>3<
主页图片感谢丧拐小天使(づ ̄ 3 ̄)づ

© 一期一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