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唐】刀锋偏冷(二)

 

看着有点变形的梅花糕,唐若茗挑起眉看了师弟一眼。

“这……卖相虽然差了点,口味还是一样的。”唐栩有些虚心地移开目光。

“跑哪儿玩去了,身上弄这么脏。”唐若茗没有继续纠结之前的问题,而是打量起他身上的常服,总是穿着门派服装,唐栩本身没有几件常服,都是爱惜地很,没想到出去不过半天就脏成这样,和平日还是比较挑剔洁净的本性不大符合。

“下雨了,路不好走,师弟师妹他们没事吧。”

唐若茗笑了一声,“他们还不至于把自己弄成泥猴,快去洗洗。”

唐栩点点头,在师姐问出更多之前离开了。他知道不该把遇到那个明教弟子的事情瞒住,可是他确实不想说。

也不敢说。

那个人的眼神那么冷,冷到在梦中所见,都会教人窒息。

唐栩梳洗完毕,披着湿漉漉的头发坐在幽冥渊冰冷嶙峋的巨石上发呆。这里似乎一直没有受到雨水的影响,又或许是急急阵雨之后又匆匆离去,不留下些许痕迹。唐栩有些恍惚地看着沉静的潭水,不知在想什么。

“谁在那里。”他突然开口。

回过头,缘是一位轻功了得的敏堂师兄,脚尖堪堪落在枝头,手握长箫有些愣愣地看着他。

“昭凌师兄,有什么事么?”站起身有些狼狈地整理了一下自己披散的长发,唐栩问道。

“没什么,只是觉得你的背影有点像我认识的一位故人。”唐昭凌轻飘飘地落在他身边,树枝竟几乎没有晃动。

“师兄真是好轻功。”唐栩忍不住赞叹道。

“想来也是向那位故人讨教过的。”唐昭凌不知道想到了什么,有些怅然地摇摇头。

唐栩垂下头,低声道:“师兄所说的,莫不是五年前坠崖的……”

“阿栩!”唐昭凌打断了他,“罢了,莫再提他了。”

“我曾听很多人说,我与羽师兄很像,也听很多人说过很像之后补了一句,可惜也很不像。”唐栩抬起头,看着暮色笼罩的天空,忽的想起了今日的那位明教弟子。

“你也很出色。”唐昭凌拍了拍他的肩膀,“而且,比他讨人喜欢的多。”说着他握紧了手中的长箫,“那个时候他经常一个人跑这里来,一坐就是一整天,那时我功力尚浅,总是偷偷找他教我些功夫,这才练得了他自创的轻功步法。”

唐栩静静听着,没有打断。

“我无以为报,只有以曲作答。”说着,他便吹奏了起来。

唐昭凌的箫声一向很动听,在这空旷的幽冥渊里更是带上了几分萧索寂寞之意,平添几分悲凉。

唐栩闭上眼睛,掩盖了所有的情感与悲欢。

“好听么?”一曲罢了,唐昭凌笑问。

“师兄,你们会不会觉得……如果我是羽师兄就好了?”唐栩答非所问。

“你怎么会这么想。”唐昭凌微微皱眉,“人死不能复生,而活人永远比死人珍贵。”他握住唐栩有些冰冷的手,“阿栩,我们都很喜欢你。”

“多谢师兄……”

唐昭凌回去之后,唐栩依旧孤零零立在那里。夕阳西沉,月出东山,日月同辉,日月同黯。

“他大概是个自私的人。”唐栩开口轻轻道,“我大概也是。”

入夜飞鸟渐少,星光浩瀚,天空深邃而浩远,仿佛承载着属于不知何人的沉重爱恨悲欢。月牙弯在树梢,婆娑朦胧,亦是那么遥不可及。

 

唐若茗第二天一早便去出任务了,走得匆忙唐栩连面都没见上,这段时间他比较清闲,出的任务也不太重要,一两天就完成了,其余时间也只是和师兄弟练练武功,却是再也没进过成都城。

只是大概谁都没有想到,他们美丽强大的师姐,是浑身浴血躺在担架上被人抬回来的。

听到唐若茗回来的时候,唐栩正在给几个小弟子示范浮光掠影的要诀,结果就见一位师兄匆匆忙忙跑过来,一边大口喘着气一边说:“若……若茗师姐……”

一种不祥的预感忽然笼罩在唐栩的心头,他也顾不得一边尚不清楚发生了什么的小弟子,而是一把抓住了这个师兄的胳膊,“师姐怎么了?”

他们急匆匆跑到师姐被安置的房间的时候,只听见大夫洗手发出的水声:“都是外伤,需好生修养上一段时间,否则怕要留下顽疾。”

“照影师兄……”唐栩快步走上前去,担心地看着面色苍白的女子,“师姐她怎么样了?”

“暂时应该没有事了。”唐照影也是累了半晌,这会儿没力气应付围在这里的师弟师妹,只好摆摆手,“你们都别围在这里了,若茗需要静养。”

唐栩点点头,却仍不愿退下去。

众人皆知唐栩当年是唐若茗接进的唐门,那时他浑身是伤又身无长计,拜入师门之时已有十八九岁,要叫好多比他小了不少的弟子师兄师姐。

人们只觉他眉眼身形与那位逝去的师兄有些相似,却也知他身世悲苦无依,不由爱屋及乌,对他照顾有加,而唐栩天生爽朗,与那位师兄有些沉郁冷漠的性子截然不同,更是受到师兄弟们的喜爱。

“唐栩师兄。”一个脆生生的声音忽然在他身后响起,唐栩转头,看到一个穿着门派服饰的小姑娘正站在不远处,正是唐老太太身边一个服侍的弟子,“唐栩师兄,老太太唤师兄过去。”

“老太太?”唐栩有些疑惑,在这个节骨眼唐老太太为何要找他。

按理说,唐老太太亲自找弟子必然不是为了什么鸡毛蒜皮的小事,一般都是有相当重大的任务要交付。唐栩可以独立出任务也有两三年了,却从未被老太太单独点名叫过去过,这也确实跟他的身手一般有关。

唐栩点了点头便跟上了那位小姑娘,踏出房间门的那一秒他突然想起,唐若茗这次的任务便是老太太亲自吩咐的,他们出动了七八个人,活着被救回来的,只有唐若茗一个。

 

“亚罗多。”一个有些戏谑的声音从屋檐下传来。

坐在屋顶的人显现出了身形。

“你的酬金。”靠在窗边的人随手抛了一个袋子上去,被对方稳稳接住,“这次的任务差不多了,你也该回去了吧。”

屋顶上一点动静也没有,一片死寂的沉默。

“还是说,五年了,你还是没放下这个地方。”戏谑的语调一转,窗边的人眼中多了些许轻蔑,“亚罗多,五年了,就是骨头也要烂了。”

一股杀意从上方传来,让说话的人背脊一凉。

“好,好,你继续在这里耗着。”他举起双手,“那就顺便再帮我做一个任务吧,这个任务结束之后,你就真的得回去了。”

一片树叶悠悠然落在了地上。

 

tbc

别急下章就见了

狗血会有的,肉也会有的……

评论(6)
热度(21)

不放授权。各种意义上淡坑。
想要文包的也抱歉,我自己写得不够好,不会再发了。
头像感谢迷子小天使>3<
主页图片感谢丧拐小天使(づ ̄ 3 ̄)づ

© 一期一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