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唐】刀锋偏冷(三)

 

“老太太,这不妥啊。”唐栩还没开口,服侍在唐老太太身边的几位师兄师姐就有些急了,“阿栩资历尚浅,连若茗师姐都受了那么重的伤的任务,您怎么能交给阿栩一个人……”

“这次行动,唐门损失惨重,物资也悉数被劫,但是前方战机也不可延误。”唐老太太眉头紧皱,“唐栩这次的任务,不是要和敌人正面交锋,而是能躲开敌人的侦查,顺利到达西域。”

“只是,此事重大,阿栩势单力薄,孤身前往,恐怕……”

“不到万不得已,我也不想动龙门那边的势力。”唐老太太叹了口气,转而又去摸了摸唐栩的头发,“你年纪轻轻却并不冒进,观察敏锐,此次出行务必低调行事,不能惹上任何麻烦耽搁时间。”

“弟子明白。”听了老太太交代下来的任务,唐栩自己心里也有些没底,毕竟此去路途遥远,杀机重重,他这一去就不可能活着回来。

但他必须活着到西域,这是唐门必须要给的交代。

“弟子请求同往。”一位师兄上前一步,“阿栩虽然敏锐过人,但终究需要有人在身边保护,否则遇上若茗师姐他们的情况,他岂不是……”

“若茗他们一定是暴露了行踪,不然对方的攻击不可能那么有计划,那种情况下,就算你跟着一起去,也只是白白送命。”唐老太太挥了挥手,“不过你们也不必过于担心,此次任务主要不靠武斗,而且若茗一出事,成都城里的明教探子就已经给我们捎了封飞鸽传书。”

这一句“成都城里的”让唐栩忍不住挑了挑眉。

“他们这几天会有位弟子回明教总坛,会暗中与唐栩同行。”

唐栩的心猛地一揪,他们口中的明教弟子,莫非是……

唐老太太从桌上拿起一枚雀翎发饰交给唐栩道:“你戴着它,到成都之后自然会有人与你接头。切记莫要张扬,速去速回。”

“弟子明白。”唐栩接过发饰,抬头看了老太太一眼,却见老太太眼中闪过一分审视的目光,他面色不动,恭敬地行了礼退下。

“老太太……”周遭弟子退下后,一位贴身侍女有些不解地问,“为何一定是唐栩,虽然近期堡内精英重伤不在少数,但论隐蔽和侦查,却依旧有不少人不在唐栩之下。”

老太太看了她一眼,转身在椅子上坐下,端起了刚换上来的茶:“当然得是他。”她垂下眼睛,显出一丝老态,“也必须是他。”

 

唐栩没有耽误多久就收拾好行装前往成都城。

他变了装扮,显得不大像唐门弟子,只是依旧梳着堡内弟子的发型,戴着那枚发饰。其实他并不打算等明教弟子同行,正如唐老太太说的,如果行踪泄露,恐怕再加上一个人也不可能全身而退。

在一个小酒馆里点了几样清酒小菜,唐栩在雨声里细细分辨着往来人群的脚步声。三岁稚儿,七十老叟,或是哪家赶货郎油布盖着货物急匆匆地找地方避雨……

一拍桌子放下饭前,他活脱脱一副无牵无挂的无名武林人士模样,“小二,给我来间客房。”

他倒是真的哪儿也没去,天还没黑就在客房歇下了。

“这些人跟的真是紧……”心里这么想着,半夜的时候却悄声换了身行头,连头发上用于示意的发饰也摘了,星夜离开了客栈。

这日无月,一切都看不大真切。他马也没牵,脚下轻功施展,不过一刻便再察觉不到原先跟着他的那伙人的气息。

不过这么一来他有问题这件事也已经坐实,接下来的路只怕更不好走。暗巷里他眯着眼睛判断了一下方向,刚要再次上路却感觉到了不寻常的气息。

他第一次知道,有人可以隐匿气息到离他这么近的地方,让他连施展轻功离开恐怕都为时已晚。

不做多想他立刻浮光掠影,一下子消失在了沉沉的黑夜里。

天气不好,星光也黯淡,稀疏地闪烁着,晚风中树影婆娑,带了几分森冷。

“别躲了。”他听到了一个有些轻佻的笑声,接着身体仿佛不受自己控制一般朝一个方向移动,气息已乱,这浮光掠影却是再也施展不起来了。

脚下不稳他感觉自己被一个人搂在怀里,配合刚刚的招式他已经猜到来人是谁,大概便是那位接应他的明教弟子。

不知道为什么,他突然觉得有些怅然若失,只因来人不是那个人。

毕竟,那个人是个哑巴。

“你怎么认出来的?”将那明教弟子推开,唐栩问。

“不先介绍一下自己么?”那人噙着一抹微笑看着他。

“在下唐栩。”唐栩的回答有些冷淡。

那人点点头,回了一个中原礼:“在下曼修,你刚刚问我怎么认出来的,其实不是我认出来的。”

唐栩没回答,只是将视线对准了空气凝滞的某处。

那人果然还是来了。

“我也很好奇。”曼修笑笑,拍了拍空气中的某处,显得有些诡异,“你们见过?”

唐栩不愿解释太多,只道:“曾有一面之缘。”

一直隐匿的那人终于褪去暗尘弥散,从空气里显现出来,带着死气的双眼盯着唐栩。

“上次没有得到答案,不知阁下尊姓大名?”唐栩问道。

“他叫亚罗多,汉名叫陆长安。”开口的自然是曼修,“你不知道他不能说话?”

唐栩没回答这个问题,只是重复了一句:“陆长安……这么多年了,你们教主还没放弃么?”

曼修嗤笑了一声,在寂静的夜里有些突兀,唐栩皱眉看了一眼周遭,并无风吹草动,只听曼修接着道:“这名字又不是他自己起的,是当年……”

长刀出窍的声音在暗夜里响起,比那声冷笑还要突兀。

“当我没说。”曼修弯弯嘴角,继续对唐栩道,“我还要守着成都这边,亚罗多会跟你一起走。这枚圣火纹石你收好,到了地方和你的唐门信物一起交出,他们才会相信你。”

唐栩接过那枚石头收好,问:“为何不是你和我去?”

“我没他功夫好呗。”曼修歪歪头,灿金的眸子里写满了玩味,“况且带个哑巴在身边,也更便于你隐藏行踪吧?”

“废话多的人确实更容易暴露。”

“真冷淡啊。”曼修没规矩地把手搂在他的腰上,“刚刚还投怀送……”看了眼陆长安,又讪讪地松开手,“你们抓紧出发吧,成都这些杂鱼我们会帮你们解决掉。”

唐栩面无表情地点头:“嗯,再给我两匹马。”

 

tbc

啊啊啊我真的好想写陆长安把唐栩这样这样那样那样啊……

好烦啊什么时候才能吃到,感觉还有好久啊

为啥突然这么饥渴==

评论(7)
热度(24)

不放授权。各种意义上淡坑。
想要文包的也抱歉,我自己写得不够好,不会再发了。
头像感谢迷子小天使>3<
主页图片感谢丧拐小天使(づ ̄ 3 ̄)づ

© 一期一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