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骸云骸】庭の花

并没有任何意义的文……

庭の花

5·5生贺

CP骸云骸无差别

 

 

前一天的傍晚下了一阵子雨,好在很快停了,今天是个晴天。

你起得很早,出门还感觉到了些许春日的凉意。住所旁有一处高坡,朝霞洒下来,淡淡的橘色映衬着半边的天空,同样染上了高坡旁的楼房。从你的角度看不到坡子那头,仿佛那就该是地平线一样,不久之后太阳就将从那之后升起。

你走进一条悠长的巷子,一瞬间似乎与外面的世界隔绝了开来。周围的店铺不是大阪烧就是烤肉店,此刻自然是闭门谢客,只剩下依旧摆在窗台上的多肉植物,以及不知道是否明天就会开放的小花。

那条巷子是个近路,穿过它你很快到达了JR站。丝毫不差地乘上预定那班车,清晨这个时候,没有多少人和你一样前往奈良。

依旧带着几分懒散的阳光从右边窗户照射进来,你眯了眯眼睛,伸手准备去拉窗帘。

动作突然顿住,你看见几只叫不出名字的鸟在电线上蹦着,忽的又张开双翅飞走了。

它们在晨光中,不知将飞往何处。

你终究是拉上了窗帘。

 

斑鸠寺驿距离斑鸠寺,其实有20分钟左右的步行距离。

这里十分安静,让你不自觉地放松了心情。沿着路途中的指示牌往前走,你穿过了一片居民区。这里的房子似乎从百年之前就维持着这个姿态,只是有一届又一届的新主人为它剪掉春日里冒出来的杂草,或是换上更为适合院里鲜花颜色的窗帘。

斑鸠寺的清晨游人稀少,僧人们还在清扫庭院。你走过那长长的古道,进入西院伽蓝。脱下鞋子走进灯光暗淡的建筑里,你觉得寒意一丝一丝地从脚底往身上蹿。

这天气大抵还不算热。

木质地板,走上去总会发出轻微的声响。你的前方很远的地方有一对夫妇,在与僧侣交流着什么,恐怕当真是笃信佛法的人。说来也是,这么早来这里参观却不是礼佛的人的,恐怕只有你一个吧。

你无意与他们群聚,停下脚步看向半开的窗外。树木已抽出新芽,茵茵绿色很快就将连成一片。你看见一只灰色的猫敏捷地爬上了树,消失在绿色中。

悠悠沉沉地,响起了报时的钟声。

你继续往前走,听见刚刚那对夫妻中的丈夫正小声地跟妻子说着圣德太子的事迹。黑暗中的圣德太子雕像静静地凝视着前方,似乎也在看着你。

你却忽然想起了很久之前,久到你几乎以为自己忘记了。在黑曜,也是一个黑暗的房间里,你看到少年红蓝异色的双眸,闪着说不清道不明的意味,却将你击得一败涂地。

那不公平,可却确实是你屈指可数的一场失败。

你嗤笑一声决定不再去想,反正那个人是你的猎物,也迟早会是你的手下败将。

可事实就是,你越不去想,越会清晰地将每一个细节回忆起来。

他或者强势,或者迂回表象之下的真相,你知道,你竟然比任何一个人都清楚。

你自己也觉得不可思议过了头。

他自作主张地出现,又蛮不讲理地消失,他不止一次选择用幻术重新站在大家的面前,却总是有意无意地回避你的视线。

你觉得你已经很好地扮演了一个追逐的猎人的角色,他却是一个不称职的猎物,一个过于沉溺于游戏的逃亡者。

而你除了抓住他,别无选择。

依旧很不公平,你却没有一秒这么想。

日头升起来,还没看完全部就觉得人愈发多了起来。你直接出了斑鸠寺,往车站的方向走。

早上起来还什么都没有吃,你中途拐进了一家不大的咖啡厅。这会儿只有你一个人,以及笑得眉眼弯弯的店老板。

你随意地点了些,挑了离人群最远的位置坐下。

只有一个客人,老板的动作还是很迅速的,将你点的东西送上来之后,他却没有要走的意思,而是在你的面前坐了下来。

你挑眉看了对方一眼。

“一大早你一个人过来玩么?”带着奈良独特口音的店老板,大约是实在无聊想要打发时光。

你看了他一眼,觉得他那似笑非笑的神情有点像一个人,你气定神闲地对他用标准的东京腔说出了三个字:“外国人。”

对方一个没挂住,“噗”地一声笑了出来。

现在就一点都不像了。

看谁像什么人,要不就是那两人长得实在相似,要不就是你心里总是暗自想他。

 

抵达京都的时候已经是中午,你皱着眉在京都驿汹涌的人潮中穿梭,恍惚中似乎听到有人轻笑了几声,转头去看,一片人海之中,却没有一个人是你要找的。

你随便乘上一趟人少的车,闭目养神了一会儿,睁开眼的时候按下下车铃。

下车之后你发现你完全不知道这是哪里,只觉这日阳光晴好,大团白色的云彩像是夏日才该有的景致,却一点也挡不住五月来得有些早的暑热。

你松了松领口,信步走着。

听到水流声,接着你走上了一座桥,云彩的影子印在水里,似乎也随着一起流动。河水两边是铺平的小路和低矮的房屋,你看到有一对老年夫妻在那旁边散步,两个人的手紧紧地牵在一起,似乎要融进这场景中。

你想起来,这该是鸭川,这桥是五条大桥。

传说中在这里,源义经和弁庆曾有一场宿命般的相遇。

那不可一世的战鬼,在月下笛声中悠然登场,遇神杀神,却终究败给了牛若丸。

你想,不平凡相遇的人,定会有更加不平凡的际会。即便这只是个故事,是个为了给源义经添上更多传奇色彩的骗局,却依旧改变不了他们之后回肠荡气的人生。

可惜你不是弁庆,他更不是义经。

你们的故事雷声大雨点小,短到不值得回忆。

他也会像那个店主人一样笑,却也对谁都是那样笑。他会漫不经心地应对你气势十足的挑衅,也会温柔地抚摸着那个崇拜着他的女孩的头发。十年后的世界他将一切都托付给了你,可是那终究只是一个平行世界,那人在逞强应战白兰的时候一眼也没有看向你。

可你或许也不知道,你只是恰好错过他的目光。

而也幸好,你从不在乎,你向来目标坚定,向来一往直前。没有人能够忽视这样的你,刻意也做不到。

忽然你看到鸭川两岸的小路上树木丛生,樱花飘落,花瓣落在河水里,沉静也让人无由悸动。

五月的时节,函馆的樱花时值满开,风起吹雪,京都的花却早落了,你当然知道。

空荡的天空中鸣鸟飞过,歌声婉转,河畔花繁似锦,似乎能听到那人标志性的笑声。

“生日快乐,HIBARI。”你听见那个人说。

你嘴角微微上扬,浮萍拐滑出握紧。你一如既往地讨厌樱花,正如你一如既往地跟紧那人的脚步。

“咬杀你哦。”转过身,你说。

 

 

标题出自:雲雀ものどかに鳴き、庭の花もかぐはしく咲く。

 

评论(1)
热度(19)

不放授权。各种意义上淡坑。
想要文包的也抱歉,我自己写得不够好,不会再发了。
头像感谢迷子小天使>3<
主页图片感谢丧拐小天使(づ ̄ 3 ̄)づ

© 一期一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