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唐】怪力乱神(2)

两个人显然没想到雨会越下越大,到家的时候唐抚云的帽子整个湿的贴在头发和脖子上,而毫无防护措施的轸青则更惨,头发一缕一缕得粘在一起,还滴着水珠。他似乎从来不怕热也不怕冷,也不知道神仙会不会感冒。

站在门口的地毯上,轸青甩了甩头发,就像一只刚从水里被抱出来的猫。水珠给他甩得到处都是,唐抚云嫌弃地看了他一眼,赤着脚先进浴室拿了两条毛巾。

自己头上顶一条,唐抚云拿着另一条给轸青擦起来。对方乖乖垂下脑袋,让唐抚云更觉得自己在给宠物擦干了。

“耳朵里也有水。”轸青微微抬头,绿色的眼睛里写着一丝玩味。

唐抚云有些不自然地咳了一声,帮他把耳朵也擦了擦:“身上衣服湿了,赶快去换掉吧。”想了想又加了一句,“你们神仙会感冒么?”

轸青眨眨眼。

“风寒……”

对方思考了一下:“我觉得会。”

所以我说你是穿越啊……唐抚云撒气一般地揉了揉他的脑袋,提起需要放冰箱的东西进了厨房,“你先去洗个澡换衣服吧,我来煮点姜汤。”

教一个神仙,哦不穿越者使用现代的工具并不是多困难的事,轸青也是个相当聪明的人,可惜唐抚云总觉得能在这个人身上看到几分大少爷气息,什么事都懒得自己去做,非要别人给他安排得好好的,穿越之前说不定是在什么锦衣玉食的家庭里长大的。

来到自己这个小破公寓,也真是委屈人了啊,呵呵。

唐抚云正好是九月份的生日,所以上学比较晚,在同届的学生里也算比较大的那种,所以照顾别人慢慢已经成了习惯。他虽然时不时会抽个风犯个蠢,不过总体来说还算是个有担当靠得住的人。

既然是自己捡到的人,说什么也得等到把人送回去的那天啊。

可是这个奇怪的自称神仙的男人,自从来到这个世界之后似乎一次也没提过要回去。自己明里暗里也打探过,对方反而一脸茫然地看着自己:“原本的世界?都过了那么多年了,我反正无所谓啊。”

唐抚云家境富裕,自己的工作也算是清闲稳定,他无所谓在家里多养个会喘气的,只是回忆起两人的相遇始终让他惴惴不安。

他知道这个人一定有秘密,只不过现在还不是时间告诉自己。

姜汤冷到刚好可以喝的时候,轸青也从浴室出来了。披着一条薄薄宽大的浴巾,唐抚云几乎可以确定他里面什么都没穿。

“说了多少次衣服要好好穿的……”叹了口气,唐抚云进卧室给他找衣服去了,轸青走进厨房,端起姜汤闻了闻,然后皱了皱眉。

当唐抚云拿着换洗衣服出来的时候,看到轸青专用的猫咪花瓷碗里已经空空如也。

“你喝完了?”有些狐疑地看着对方,“这么快?”

轸青点点头:“不好喝。”

唐抚云从冰箱里拿出一个布丁塞对方手里:“吃这个吧,等下,头发没干不许坐沙发上。”

“哦,那我能不能上床看杂志?”

“你找抽是不是……”

“跟你开个玩笑嘛。”轸青笑嘻嘻地凑过来从后面搂着唐抚云的腰,“晚上吃什么呀?”

“说了很多遍不要这么搂着我……”唐抚云有些尴尬地挣开对方,两个大男人搂搂抱抱真的太奇怪了,况且对方身上那股子强势味道虽然平时掩盖得很好,真正接触到的时候却是切切实实地让他感受了一把。

让人有一种,有点心慌的感觉。

“水煮鱼片……你去片鱼片。”虽说这个大少爷有点四体不勤五谷不分,不过令人在意的是他的刀工相当好。

不是说像多年的厨子,而是对方的力道和角度都与唐抚云这种单纯做饭练出来的手艺不大一样。

就像是,用武器的习惯。

不过,放在现代唯一的好处大概就是切菜的时候叫他来会非常方便。

对方很快把材料切好,唐抚云立刻将他赶了出去,防止他捣乱。轸青出厨房的时候打了个喷嚏,伸手揉了揉自己的鼻子。

“有点痒。”

“你刚刚……”唐抚云看了他一眼,“是不是把姜汤倒了?”

轸青转过身,回避唐抚云的视线:“啊,动物世界应该要复播了。”

“所以你到底哪路子神仙啊还真的会感冒……”

“都说了,明教的神仙啊。”

“我真的没听说过修明教能得永生的。”

听到“永生”两个字的时候轸青的脚步顿住了,眼睛垂着神情有些可怕,不过他这会儿背对着唐抚云,对方又忙着做晚饭,并没有察觉到。

“真的会的,以后我教你啊。”

“不用了,我活一辈子就够了。”

“普通人的一生,可是很短暂的哦。”

唐抚云笑了一声:“对于神仙而言么?”

 

唐抚云出身四川,做起水煮鱼片真是又香又辣,闻着就让人垂涎三尺,可是直到做好出锅,都没见平时那个循着味进来捣乱的大仙进来,这倒让他有些意外。将做好的菜端上餐桌,他朝房间喊了一声:“吃饭了,快出来吧。”

轸青依旧是一点动静都没有,唐抚云走进他的房间,就看到他脸色泛红倒在床上呼呼大睡。

他果然是把姜汤倒了吧。唐抚云有些无奈,药品什么的他当然是有,可是能不能给这个“神仙”吃呢。

走到床边给对方拉好被子,他的皮肤很烫,这会儿估计已经烧得有点厉害了。“轸青,轸青……”唐抚云摇了摇他,“起来吃点药再睡。”

轸青迷迷糊糊地睁开眼,听到“药”字又闭上了,“不要,没事的,睡一觉就好了。”

“我的大神啊你已经要烧死过去了,乖啊。”唐抚云哄着。

“死不掉的,没事。”对方挥挥手,把被子拉过头顶。

“什么叫死不掉……”唐抚云有些哭笑不得,不过对方显然不打算再理他了,索性只能随他去。他一个人回到餐厅吃完饭。

在遇到轸青之前他一直是做一个人的分量一个人吃,把他捡来家之后便做两个人的分量,今天对着一桌子菜却又只有他一个人,不知道为什么他突然也有些没有胃口。

“我不会也要发烧了吧……”伸手摸着自己的额头,唐抚云自嘲地笑了笑。

 

tbc

评论
热度(18)

不放授权。各种意义上淡坑。
想要文包的也抱歉,我自己写得不够好,不会再发了。
头像感谢迷子小天使>3<
主页图片感谢丧拐小天使(づ ̄ 3 ̄)づ

© 一期一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