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唐】怪力乱神(3)

开始神展开了,下一章重要角色就要出场啦~

====================================

 

 

该说神仙不愧是神仙,还是该说轸青身体素质好,一觉醒来他又恢复了生龙活虎。也不管病刚好是不是合适就大口大口吃掉了剩下的菜,吃完坐在沙发上揉着肚皮,像是慵懒的猫。

“病好了就去洗碗。”唐抚云走到他旁边踢了一下他的小腿。

轸青扁扁嘴:“跟你在一起尽吃苦了,陆危楼老爷子很宠我的。”

“哈?”唐抚云一怔,他这还是第一次从这人嘴里听到别人的名字,“陆危楼是谁?”

“当年一个明教教主啊,之前救……”他突然住了口,摆了摆手起身,“罢了罢了,谁叫我宠你呢,我去洗碗啦。”

唐抚云直觉哪里有些微妙,刚要开口继续问手机却响了起来,一看是博物馆馆长打来的,他只好先饶过轸青一次,把应对老头子作为优先任务。

另一边轸青却有些暗自心惊。他没想到在这人身边呆的太安逸,差点说出了一些他以前的事情。悄悄回头看到唐抚云靠在桌子旁接电话,身形纤长,长发没有像平时那样扎成马尾,而是慵懒地披着,倒似乎和他原来生活的那个时代的人有点像了。

他知道,如果选择一个陪伴者,唐抚云无疑是优秀的人选。像自己这种异类,也应该隔个百年找一个人类一同生活,一起去看世间万象,等他年华老去尸骨入土,再花费百年去忘记释怀。

他不能选择唐抚云,是因为他很清楚,唐抚云终究会和那个某某一样,被他漫长的生命冲淡痕迹,直到只剩一个稀薄的轮廓。

所以他不会告诉这个人,他会选一个彼此都合适的时间消失,还像曾经那样,去沙漠深处或仙山之上汪洋之底睡个好觉。

“轸青,有个不好的消息要告诉你。”挂了电话,唐抚云说。

“嗯,你说。”

“唉,隔壁市的博物馆要搞建馆百年纪念活动,就在这个周末,我要过去一趟,那两天你只能自己在家做饭了。”

“你知道我会毁了厨房的……”差点没抓稳手中的碗,轸青“哀怨”地看了唐抚云一眼,“我不能一起去么?”

“我们坐高铁过去……”

“好了你什么都不用说了……”之前唐抚云就跟他普及过,作为一个没有身份证的人在现代麻烦还是很多的,“我叫外卖可以吧。”

“你不要天天除了泡面就是外卖,不行我一定要教你做饭。”

“不用了吧,其实我不吃也没事的。”轸青将洗好的碗一一放好,“你忘了,我是神仙啊。”

不是忘了,是压根就没信过。

“神仙也没见你哪顿少吃啊……我说……”唐抚云刚要继续问,只见轸青突然眉头一皱,摆手让他先不要说话,然后走到了窗边朝外面看。

他神情严肃,让唐抚云有些陌生,他也走过去一起看,可是什么也没看出来,只好问道:“怎么了?”

轸青收回视线,“没什么,听到点奇怪的声音,还以为有贼。”

明显不是应对小偷该有的神情,唐抚云却也没有拆穿他,轸青抬头看到他有些犹豫的神情,笑了笑拍了下他的肩:“出差路上小心,回来别忘了给我带特产吃。”

“你一个神仙能不能不要这么在乎口腹之欲!”

 

周末早上唐抚云走的时候,轸青的房门紧闭,应该是还没醒。他把做好的早饭放在厨房,又贴了张条嘱咐提前做好的饭一定要趁早热了再吃,洗澡的时候不要在浴缸里睡着了,洗完澡一定要擦干头发和身体……

写着写着发现便签写不下了,唐抚云在心里鄙视了自己的保姆本质,将便签贴在醒目的地方,这才放心地出门了。

他不知道的是,轸青的房间里,那个人睁着眼睛维持着一个姿势坐了整整一夜。双眼有些充血,身体周围却泛着淡金色的光芒,肃穆而高贵。如果唐抚云看到了这一幕,那么他一定会抛弃多年的马克思主义无神论,相信眼前这个人真的是神。

唐抚云那边,虽然说是举办活动,他们这些后台工作人员却在开着无聊的学术交流会议。现在发言的这位老者语速极慢,时不时还会陷入自我的世界眼神放空,听他报告唐抚云觉得自己下一秒就能睡着。就在他显得实在无聊的时候,突然觉得手机在口袋里震动了一下,悄悄掏出来在桌子底下看了一眼,是轸青给他发的一条短信。

“早餐好吃!谢谢媳妇!”

都十一点半了你跟我说早餐,还有谁是你媳妇……

虽然在心里吐槽不止,现在他却没有闲工夫给他回信,毕竟领导就坐在离自己不远的地方,之前还一直在说:“我们馆这个年轻人可好了,很有探索精神。”搞得总有人在交流学术的时候突然说一句:“关于这一点,小唐你怎么看?”

“小唐啊,你怎么看?”

“啊啊?”真是想到什么来什么,他看了一眼幻灯片,说的是之前在大西北某片沙漠里检测到的不明巨大能量波动。

这个地方,这个时间,不是他遇到轸青的那次么……

他有些干涩地开口:“这个,我是学历史的,您这是理科的问题吧,我不是很擅长。”

老人家愣了一下,自己馆长倒是开口了,眼神里还带着些恨铁不成钢的意思:“都十一点半了,我们刚刚在说吃饭的事情。”

 

对于轸青来说,这一天过得有些漫长。不仅因为他给唐抚云发的邮件石沉大海没有回应,也不是因为一个人看见很无聊,单纯是他心里觉得该来的那个人,到现在还没有来。

唐抚云一直忙到晚上,才想起来还没给轸青回短信,发过去半天又没有消息,他不知怎么的,直接打了个电话过去。

轸青的声音在那头响起的时候,唐抚云才意识到,他不知道要说什么。

“还没睡呢。”他有些尴尬地开口。

“你不是知道我没睡才打电话的么。”轸青低笑了一声,在夜里显得尤其低沉,让唐抚云后背起了一片鸡皮疙瘩。

他清清嗓子,“谁是你媳妇,你好好吃饭没?”

“一开口就问我这种问题,你说谁是我媳妇。”轸青笑着靠坐在床头,“怎么样,忙么?”

“忙死了,幸亏现在不给公款吃喝排场不大,不然光陪酒我就要陪吐。”唐抚云抱怨道,虽说今天没有怎么闹,但他也是二两白酒下肚,这会儿脸还红着,不过还没到醉的程度。

听他提起酒,轸青突然说:“我们哪天去爬山吧。”

“啊,为什么?”

“晚上拎两瓶酒上山,到顶上之后一边喝一边看日出,你不觉得很快活么?”

听完唐抚云就笑了出来:“你这是什么年代的浪漫,有什么好快活的。”他在床上滚了一圈,“现在天还没亮老爷爷老奶奶就上山晨练捡垃圾了,你躲哪儿去喝酒啊。”

也是,竹林抚琴,断崖舞剑,大雪里开一坛好酒,明月下听一曲笙歌,这些属于古人的浪漫在现世早就难以去寻,唐抚云没法安慰轸青,这是来到这个时代的他必须接受的现实。

“不过如果有机会的话……”他有些困了,声音也变得慵懒黏着,“我可以带你去我本家那片竹林,平日里也没有人,要弹琴还是要喝酒,我都绝对奉陪。”

轸青当然听出对方声音里的困倦,他自己也是一直未合眼,不过以他的体制现在还不能算得痛苦,“你早点睡吧,明天是不是还要忙。”

“明天就是参观一下展馆,没什么的……”唐抚云已经闭上了眼睛,“明天下午我就回来了,你中午饭好好吃……”

“知道了,快睡吧。”

“嗯,晚安。”

唐抚云那边挂掉了电话,轸青也还没收掉嘴角的笑意。突然一种熟悉到让他产生生理性厌恶的气息出现在了离他极近的地方,接着他听到了一声轻笑响起。

手中一道金光闪过,他猛地推开落地窗走进阳台,弯刀合一,被紧紧攥在手里。

依旧是什么人都没有。

评论
热度(19)

不放授权。各种意义上淡坑。
想要文包的也抱歉,我自己写得不够好,不会再发了。
头像感谢迷子小天使>3<
主页图片感谢丧拐小天使(づ ̄ 3 ̄)づ

© 一期一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