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唐】怪力乱神(6)

轸青象征性地留了一下曲怜怜吃饭,对方很有眼力界地拒绝了并向他们推荐了一家新开的店有外卖,据他说还不错。

“我拒绝。”半死不活窝在沙发里的唐抚云比了一个“打住”的手势,“这么多年了,我还是不敢相信你的味觉。”

曲怜怜遗憾地耸了耸肩,关上门走了。

轸青把视线投向了沙发上的青年。

“别看我,也别跟我说话……”唐抚云认命般地捂住眼睛。

“你是特地早点回来的么?”叹了口气,轸青坐在唐抚云身边握住了他的手,“对不起,是我的失误。”

话虽然是这么说,可是唐抚云不问,轸青却也不主动解释,这让前者心里多了几丝烦躁。他一把甩开轸青的手,起身走向自己的房间,“晚上就煮个粥吧,你别自己动手,用电饭煲。”话没说完却又有些无奈地转过身,“电饭煲会用么?”

轸青走过去一把抱住了他。

唐抚云一愣,顺势拍了拍对方的后背,像是安抚一只受惊的猫:“你害怕?”

深吸了一口气,轸青将头埋在对方的肩上,唐抚云的长发披散着,略微扎着他的脸颊。他看不清对方的表情,也怕对方看见他的表情,只能轻轻地说一句:“有点……”

“怕什么,你那么厉害。”以为是因为之前的对决让他心慌,唐抚云只好宽慰道。

轸青却摇摇头,他模模糊糊想起了一些过去的事,一些很久很久之前,久到他再也不会因之悲伤愤怒,再也不能在他的内心掀起一丝波澜的往事。这个认知让他如此熟悉,却又更加不安起来。

“我以前竟然从来没有意识到,哪怕是他还在的时候……”轸青紧了紧自己的怀抱,“哪怕是那个时候,我都没有意识到,寻常人的生命,如此脆弱和短暂。”

大概是因为没有亲眼目睹那个人的死状,甚至没有去参与那个人后来的人生。他踽踽独行太久,身边来来往往的人大多去而不返。他甚至记不住他们的相貌,也记不清是否曾在一起喝过酒。他唯独记得陆危楼,那双苍老的眼睛却似乎能看透他身上的一切谜题。他什么都不曾问过,也从不觊觎轸青身上那神秘力量的来源,只是如对待普通座下弟子那般传授他明教武艺,然后任其出师在茫茫大漠独来独往。

其他弟子都说陆危楼偏心,却只有陆危楼明白这个人束缚不得,也束缚不住。

寻常的人的一生,于他不过弹指一挥。

眼前的这人,也是一样。终究有一天他会先自己一步死去,然后被时间的长河吞噬,被淡忘得再不能触动自己的心弦。

唐抚云能感受得到抱着他的人的不安,可他却没有办法接下他的话,也不知道他口中的“他”又是谁。这个人有很多他永远也猜不透的故事,他有幸窥见其中一段,仅此而已。

“其实,从古至今,世人都在渴求永生。”唐抚云轻轻推开他,“没有人不惧怕死亡,却也没有人能够对抗它。你拥有永远的生命,应该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情,但也不是用来悲悯世人的理由。世人的生命因为短暂所以可贵,所以才需要更加珍惜。”

“你想要么?”轸青抓住他的手,“永生。”

“说什么傻话。”唐抚云摇头,“我可是坚定的马克思主义无神论者。”

 

其实,唐抚云真的不应该相信轸青会做饭的,即便是使用电饭煲做粥。

“水放得太少了……”看着那几乎成了块的一坨,他有些无奈地叹了口气,“赶快弄出来,不然洗不干净。”

“哦……”轸青听话地把饭给倒了,然后又有点可怜地问,“那我们晚上吃什么?”

“……出去吃吧。”

天气已经热了起来,好在天黑之后还算比较凉快。唐抚云戴了一条薄围巾,捂了一脖子汗,他身上有伤不能吃太刺激的东西,只好忍住吃辣的冲动去了一家素菜馆。

要了一个小包间,菜上完他就把围巾脱了下来,叫在一边发愣的轸青吃饭。

“我觉得你最近有点不对劲啊。”唐抚云说,“怎么愣愣的。”

“这是长生不老的人的淡定,懂么?”

唐抚云放下筷子单手支着头,笑得有些暧昧:“确实挺淡定的。”

轸青挑眉,不打算去追究对方话中的深意。不过今天唐抚云似乎没有打算放过他。他自小便是直来直往,喜欢就要,不喜欢就一脚踹开,没有灰色地带。

正如他白天对轸青说的那样,平凡人的生命是短暂的,那他何必浪费时间在纠结一些没有意义的对错或因果上。他只能抓得住这人漫长生命中短短的一瞬,那便抓紧了,因为即便是匆匆几十年,于自己而言却已是一生一世。

“别动,我的。”见对方要夹最后一根嫩笋,他赶忙用筷子抢了下来,没想到对方的筷子也跟着缠上来,两个人的速度都越来越快,最后竟然像电视里演的那样斗了起来。

“跟一个病号抢粮食,你有没有良心?”

“你都吃了大半盘了,让我一根而已啊。”

两人的重点早不在盘中笋尖,而是集中精力和对方缠斗着。唐抚云出身唐门,虽说曾经那些江湖传说里的术法早就不再流传,但投掷暗器的功夫师父依旧会教,在饭桌上这类事以前他师父经常和他比划,所以他还算有信心。

只是没想到轸青的灵巧度却一点都不输他,斗到最后反而是自己落了下风。

“我的啦!”轸青终于得手,最后一片笋尖进了自己的肚子。

唐抚云气得一拍筷子,起身走过去,在他反应过来之前就吻住了对方。

轸青似乎是僵住了,他还维持着拿着筷子的姿势。

唐抚云没有很用力,他试探性地伸出舌尖探入对方口中,却没有得到丝毫回应。

是个短暂,也有些苦涩的吻。

“长生不老的人的淡定?”唐抚云直起身,挑起眉看着面无表情的轸青。

轸青抬眼,绿色的眸子直直看到唐抚云眼底去,唐抚云不明白那其中的含义,只觉一股冰冷从脚底袭来,很快吞噬了他的整个身体。

轸青却突然缓慢地,伸出舌头舔了下上唇。

这个动作让唐抚云头皮一麻,他刚要说话,却见轸青眉头一皱站了起来。

“怎么了?”

“不对……”轸青突然抓住唐抚云的手就把他往门口拽,“你先回去……”

门被打开了,外面却是一片黑暗。

评论
热度(16)

不放授权。各种意义上淡坑。
想要文包的也抱歉,我自己写得不够好,不会再发了。
头像感谢迷子小天使>3<
主页图片感谢丧拐小天使(づ ̄ 3 ̄)づ

© 一期一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