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唐】怪力乱神(8)

“师兄,我一直有一个问题。”少年坐在长凳上舔着雪糕晃着双腿,日头被竹林遮住,并不怎么晒,“你说师父教的那些东西,到底有什么用啊。”

年长一些的少年看了他一眼:“你指哪个?”

“哪个都是。”吃完最后一口,唐抚云跳下长凳,“不管是阵法,兵法,还是弩箭机关,在这个时代根本就是用不上的东西。”他说这话的时候腮帮子鼓着,显然是不大高兴的样子,“别人都在玩的时候我们在学这个,别人都去上学了我们还在学这个,师兄,我不想学这个了。”

“你把唐门绝学学得半点不到家,师父这才一直没让你出师啊。况且说外面学的那些东西,你不是早就会了吗?”

“唐门绝学……”少年唐抚云品味着这四个字,“我不懂,因为我是唐门的后人,所以我就必须要学会这些,然后传承下去……可是,这又有什么用呢?”

“或许有用,或许没有用。”师兄叹了一口气,起身摸了摸唐抚云的脑袋,“好了,反正你也没希望成为下一代宗师了,我还是跟师父他老人家说说,让你到成都市里去上学吧。”

“太好了!师兄最好了!”唐抚云开心地跳了起来,“我就说嘛,传承什么的,有师兄就够了。”

年长的少年无奈地摇摇头,按住少年的肩膀:“你一定要记住,不要轻易在外人面前表露唐门的武艺,如果一定要用,那必须是为了重要的人,重要的事,明白吗?”

“不是为了匡扶正义,惩恶扬善?小说里都是这么写的啊。”

师兄噗嗤一声笑了,“现在的江湖不是当初的江湖,总之你记住我今天说的话,千万,千万不要随便用出来,明白么?”

师兄的眼神坚定而又严肃,唐抚云不仅点了点头。

雾气渐起,少年闭上眼睛,感受凉意一丝一丝透过竹林浸透了自己的身体,他再次睁开眼的时候,已经回到了原来的阵法中。

果然是灵力越弱的人,越不容易受到干扰,这让他不知道是应该庆幸自己不是什么宗师,还是应该羞耻自己少年时期的不思进取。

不过,为什么会突然回忆起这一段故事呢,自己已经很久没有见过师兄,在今天之前也几乎没有使用过师父教过的东西。只是为了那一句“重要的人,重要的事”么?

可惜对于那个“重要的人”而言,自己恐怕没有那么重要。

虽说在幻境回忆中他作为少年蹦蹦跳跳了半天,实际上他却依旧还在轸青的背上。搂紧了对方的脖子,他在对方耳边念道:“好了,回魂了。”

对方没有反应。

唉,看来灵力太大在这种时候果然不是什么好事。他有些艰难地从对方背上下来,绕到他的前面:“轸青,醒醒,你……”

这时候他才发现面前这人脸色苍白冷汗如雨,眉间一股黑气凝绕,双目紧闭,牙关紧咬。

糟了,再不将他唤醒的话……

“再不将他唤醒的话,他有可能永远也醒不过来了。”一个阴冷的声音响起了,时远时近,似乎不在同一空间里。

“井昭!”

 

“阿青,你怎么不回答我,我好想你。”那个人依旧在说着,固执地。接着是脚步声,他似乎要转到轸青的面前来,“你不看看我么?”

轸青闭上了眼睛。

“你不要逃避,你越是逃避,只会在这里留得越久。”轻喃般的话语在耳边响起,轸青感觉到对方的手指已经缠上了自己的肩膀,“睁开眼,看看我。”

“有月……”轸青终于睁开了眼睛,就在他眼前的是一个极其俊秀的男子,一身黑色劲装勾勒出他结实精瘦的身躯,长发披肩,目光如水。

“我好想你。”唐有月对他笑了笑,下一秒却是在一片火海中,而他的身上也多了几个血窟窿,“救我,阿青……”血泪流下,狰狞了他俊美的脸,“我好痛苦……”

很多年前,轸青曾经很喜欢眼前的这个人,他们一同在月下饮过酒,在船头听过琴,在夜色里比试过武,在雪里煮过茶。

可是,那一切都留在了太久太久之前,久到他以为是上辈子的事。他无力地承认着自己已经无法再因此内心掀起波澜,却又对这样几乎是薄情的自己恨之入骨。

“有月,我不能留在这里……”他干涩地开口,过往那些他以为自己已经忘却的回忆再度在眼前重演,那些美好与悲伤一一袭来让他几乎痛得直不起腰,可他知道这一切都不是真实的,包括这痛苦。

“为什么,你忘了我了对么?”唐有月浑身上下都是血,他疯狂地朝轸青扑过来,那腥甜粘腻的血液抹在轸青的脖子上,宛如毒蛇爬上了自己的身体,“你喜欢上别人了么?”

“你告诉我吧,你是怎么死的。”叹了一口气,轸青终究没有推开他。

“我?我是因为你才死的。”说完这句话,唐有月仿佛终于原形毕露一般,掐住了轸青的脖子。

 

“你要干什么?”唐抚云皱眉,他现在身上几乎使不上一丝力气,更不要谈再动灵力,他坐在一边警惕地看着幻化出真身的井昭,心急如焚。

井昭似乎是没有看到他一般,只是紧紧地盯着轸青:“我来取他性命。”

“我不会让你动他的。”唐抚云颤颤巍巍站了起来,“他也不可能死在你这种下三滥的手段手里。”

井昭终于转头看了唐抚云一眼,那眼中的轻视与可怜一望而知,“你知道,他为什么到现在还没有醒来么?”

“他灵力强大,又有着极为复杂的过去,被困在回忆与幻象里的时间比我自然是要长得多的。”

“呵呵,是么?”井昭笑了笑,“这个阵法既然是我在操控,当然能够看得到他的幻象天地。”他走近了唐抚云,“他啊,见到了老情人。”

唐抚云一下子瞪大了双眼。

“长得比你好看,武功比你高强,还有太多你不曾和他有过的过去。”井昭故作同情般摇了摇头,“这种时候,就算他知道我现在要杀了你,恐怕都舍不得从幻境里出来吧。”

唐抚云低下了头去。

“怎么?伤心了?好可怜啊。”井昭的笑声在空旷阴冷的迷阵中显得尤为刺耳,“我替你杀了这个负心汉,如何?”

唐抚云依旧没有抬起头,井昭却像是感受到了什么一般侧身一闪,只见一枚蓝色的暗器从他身畔划过,隐没了无尽的黑暗中。

“你都这样了,难不成还想跟我动手?”井昭怒极反笑。

终于抬起头,唐抚云的脸上却带着笑意,“我说,你不要太小看了他了。”

 

========

 

我跟你们说,我很严肃的,很认真的!!

宝宝要留言!没有留言我就be了,我很严肃【不

不过其实我在空间放过一版be结局好像反响还不错23333

评论(4)
热度(12)

不放授权。各种意义上淡坑。
想要文包的也抱歉,我自己写得不够好,不会再发了。
头像感谢迷子小天使>3<
主页图片感谢丧拐小天使(づ ̄ 3 ̄)づ

© 一期一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