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唐】怪力乱神(11)

唐抚云的父母虽然不跟他住一起,不过房子倒也在这个城市里,由于退休在家二老闲着也是闲着,便常年游山玩水,唐抚云说要回家,指的并不是要去他父母的房子。

顾若盼仔细算起来还是曲怜怜的关系才认识的唐抚云,算不上那么熟,所以有些没明白他的意思,不过看他还不大精神的样子,就安抚道:“等你身体好一点了再去吧。”

唐抚云有些愣愣地转过头看他,问道:“怜怜呢?”

“在睡觉,我去把他给你叫起来吧。”顾若盼拿了个靠垫垫在唐抚云身后,“你躺了好几天了,先别起来。”

唐抚云点点头,看着顾若盼出了房间之后,便坐直了起来,伸手想去够一边的衣橱。由于几天都没吃东西,加上之前脖子上还受过伤失血过多,他的动作有些迟缓,还没把柜子完全打开就累得满头大汗。

“你找什么?”曲怜怜刚开门就看到他一副快从床上掉下去的样子,颇有些无奈地走过去扶好,“我劝你最好不要现在起身。”

“我想换件衣服,有汗,黏着难受。”

曲怜怜看了他一眼,突然冷笑了一声,打开衣橱随便翻了另一套睡衣出来扔到他头上,“自己能换吧,我去看看顾阿姨早饭做好了没。”

“叫谁呢?”顾若盼好听的声音从门口传来,带着点阴森森的气息,曲怜怜耸了耸肩,把小桌子在床上打开,帮顾若盼把早饭摆好。

“先吃点吧,吃过了再换衣服。”

唐抚云还是摇头,“可我还没换衣服。”

曲怜怜翻了个白眼,“顾阿姨你伺候吧,我再睡一觉去。”

“等等,他说他想回家。”

曲怜怜准备出门的脚步一顿,转头看向唐抚云,黑漆漆的眼珠里不知隐藏着什么情绪,“你确定?”

唐抚云认真而郑重地看着曲怜怜:“你会陪我的对吧。”

“我拒绝。”曲怜怜认真而郑重地回答道。

“怜怜,那么久之前的事了,他们不会一直记仇的。”唐抚云眨了眨眼睛。

顾若盼有些莫名地看着两个人,气氛陷入了一种谜一样的尴尬。

最后还是曲怜怜先开口了:“其实,我一直没有告诉你。”他一手已经按在了门把手上,“其实,第一次你带我进去偷蛇毒成功之后,我就大概摸清了门路,所以我高兴的时候……就会去偷一次……”

“曲怜怜你是不是想死?!”

“抚云你要冷静一点!”

 

银峰大厦是这两年新建的一栋高楼,现在已经成为了全市最高的建筑。作为商场写字楼之外,开发商也很好地利用了它的高度搞了一个顶楼的旋转餐厅,玻璃外墙里还有好几个付费的望远镜,鸟瞰这座城市这里应该算一个好地方。餐厅的价格虽然高昂,每天依旧有不少客人。

今天却有一个人似乎对这家的大餐毫无兴趣,独独站在玻璃墙旁边看着外面喧闹的城市。街道由于高度显得纤细悠长,宛如城市的一条条血管。远处高矮不一的房屋,大大的小小的公园里还有老人牵着狗散步,花落得差不多了,树木更加繁茂起来,投下偏偏绿荫,遮住了他的视野。

“这位客人,我们这里是限时自助,您这桌还有十分钟了……”见桌上什么吃的也没有,服务生上来提醒道。

“哦,没事,我不吃了,现在就走。”轸青仿佛才回过神一般,微笑了一下便出了餐厅。

没有,这几天他丝毫没有感受到井昭一丝一毫的气息,刚刚他在全市最高的建筑上动了灵能探索,花了将近一个小时从市中心的这里一点点翻到几乎城市边缘,都没有感应到井昭。

这个发现让他有些不安,不过此时他自己也因为灵力运用过度十分疲惫,下了电梯之后就坐在一楼的一家咖啡馆打盹。

他还记得自己的灵力是怎样温柔而小心地经过了唐抚云的公寓,那个他们同居过一段时间的地方。曲怜怜和那个长发的男人陪在他身边,似乎将他照顾地不错,已经醒来了,只是脸色还有些苍白。

他们可能不会再见了。

多么让人沮丧的认知啊。

天气从早上开始就阴沉着,这会儿终于是忍不住下起了雨,雨声淅淅沥沥,搭着咖啡厅的蓝调音乐,似乎让口中的咖啡更为苦涩了。现在的人这么喜欢喝这个么?轸青想着,他当时很快地接受了这种新型饮品,还让唐抚云吃了一惊。不过他依旧想念大漠了的马奶,有小师妹喜欢在里面撒上花生碎和葡萄干,唐抚云还说他喝过,也不知道正不正宗。

不知道是哪家的白猫,从大楼外花园的矮树丛里蹿出来,快步跑到了咖啡店的屋檐下躲雨,一口一口舔着自己沾湿的毛,显得有些狼狈。

“你无家可归么?”轸青把手贴在玻璃上,声音低沉。

小猫似乎是感受到了什么一样,回头歪了歪耳朵。

轸青笑了,可能在唐抚云的眼中,一开始的自己就像这只猫一样吧,他已经记不清那是真的还是装的多一些了。

“我也一样。”他说。

“你还挺不好找的。”突然一个人一屁股坐在他对面,然后把加了双倍薄荷的拿铁放在桌上。

“你找我有事?”轸青有些意外。

“唐抚云说要回一趟唐门。”曲怜怜面不改色地端起咖啡喝了一口。

轸青皱了皱眉,“为什么?”

“不然你猜猜?”曲怜怜耸耸肩,“我也不清楚。还有,你不妨再猜猜,井昭会不会趁他在路上动手?”

“我感受不到井昭的气息了。”轸青摇了摇头,“他这次应该也是元气大伤,暂时不会有动作。”

“哦哦……”曲怜怜的尾音有些暧昧地拖长,“也就是说,你不打算一起去看看他小时候生活的地方?”

“……我似乎觉得这里面有什么阴谋。”

 

唐抚云歇够了决定起床,看着旁边用iPad下围棋把自己下睡着的顾若盼,他决定不把他叫起来。

屋子里很安静,曲怜怜似乎出门了。唐抚云进了客厅,发现曲怜怜这两天似乎是睡的沙发,他和顾若盼居然没有为了争客房打起来。茶几上还乱七八糟地摆着各种零食的空袋子,唐抚云内心的老妈子病再度发作,认命般把这些东西收拾好扔进垃圾桶。

看着垃圾桶里的那些零食袋,唐抚云愣了很久,最后摇摇头。

“没有我你还能做什么啊,真是。”

 

tbc

 

对不起我来迟了……最近比较忙可能会断更得比较厉害……

评论
热度(16)

不放授权。各种意义上淡坑。
想要文包的也抱歉,我自己写得不够好,不会再发了。
头像感谢迷子小天使>3<
主页图片感谢丧拐小天使(づ ̄ 3 ̄)づ

© 一期一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