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唐】心猿意马(1)

心猿意马

明星攻×金主受

现代架空

《分开旅行》相关

 

角落里坐着的那个年轻人已经盯着自己看很久了。

晃了晃杯子,唐韵泽喝掉了杯里的酒,站起身直接朝那人走过去。

对方似乎并没有因为偷窥被发现而感到惊慌,反而带着浅浅的笑意有些放肆地打量着唐韵泽,甚至在他坐在自己对面的时候舔了舔嘴角。

“你想在哪里?”唐韵泽没有迂回,直接问道。

“你挑。”对方一只手撑着下巴歪着脑袋看着唐韵泽,他长得实在过于好看,蓝绿色的眼睛在昏暗的灯光下显得更加明亮清澈,有些长的头发垂在肩膀上,歪头的动作显得尤其无辜。

唐韵泽很干脆地起身,示意对方和自己走,那人也站起来,竟然比唐韵泽高了有半个头,这让年轻的唐总皱了皱眉。

他很少找人上床,比他高大壮实的就更没有过了,这人长了一张妖冶好看的脸,显然也有不错的身材,某种程度上说也算符合要求了。

那人乖乖跟着唐韵泽出了门,司机已经等在门口了,那是一辆不错的车,那人吹了个口哨,率先坐了进去。

唐韵泽报了个酒店的地址,然后就不再说话了。

虽说之前显得有些轻佻无礼,上车后那人却没有再左顾右盼,而是有些挑逗意味地勾着唐韵泽的小手指一下一下地轻抚着,见唐韵泽没有阻拦也没其他反应,便有些大胆地握住他的手放在嘴边舔了舔。

唐韵泽皱眉,想抽出自己的手,却被对方紧紧抓着,眼神宛如盯住猎物的雄鹰。

勾唇笑了笑,这还是唐韵泽今晚第一次笑,他总板着脸,现在就连笑起来都让人有些背脊发寒,对方见他笑,自己也笑起来,好看得仿佛能让敦煌壁画上的飞天起舞。

唐韵泽用被他握住的手抚摸了一下对方的脸,然后一点点下移在脖子处打着转,像在逗弄着猫咪。就在对方以为他会有更进一步的动作的时候车停下了,唐韵泽毫不留恋地收回手下了车。

酒店没有前台,刷了卡就能拿到钥匙,唐韵泽自顾自结了房钱,领着年轻男子进了电梯。这家酒店的消费有点高,住客不多,这会儿电梯里只有他们两个。门刚关上那人就不老实地把唐韵泽推在墙上舔咬他的脖子,电梯四面都是镜子,被比自己高大的人压在墙上的姿势让一贯强势的唐总有些郁闷,他伸手推了推对方,竟然没推开。

他摸到对方单薄衬衫下结实的肌肉,有些满意地多摸了几下。

耳边响起了那人略微厚重的喘息,唐韵泽感觉到自己的衬衫下摆被那人抽出来,西装扣子还没有解开里面却先凌乱了,他想拉出那人的手,对方却直接摸上了他的腰。

“叮——”电梯终于到了,唐韵泽一把把对方推到一边,自顾自走了出去。他们的房间离电梯不远,唐韵泽刷卡进门,还没来及插上电,就被那人按在了门板上,膝间挤进了一条腿。

即便这人要比自己高大些,不过唐韵泽也没准备做被动的一方,他伸手搂住对方的脖子,轻声说了一句:“你先去洗,乖。”

那人点点头,嘴唇亲昵地在唐韵泽耳际贴了贴,才移开身子进了浴室。唐韵泽则是脱下外套,整理了一下衬衫下摆,然后抽下领带放在床头。

他刚回国没多久,在国外的时候也极少猎艳,虽说没有刻意要求过性别,看上他的却总是男人居多。其中不乏像今天这人一样想居于上位的,不过唐韵泽还没在这件事上妥协过。

其实他并非是对此接受不了,理由却也说来有趣。他知道他那个哥哥一定不会在与恋人的关系里占据主动,于是偏有了几分赌气的意味,毕竟做到比他兄长更厉害,是他一直的执念。

明明他以为自己的执念已经随时光流逝淡去了很多。伸手抚了抚回国前刚剪短的发的发梢,他苦笑着摇了摇头。

唐韵泽的大哥唐韵修其实并非唐家亲生,虽说唐氏从来对他一视同仁。曾经作为明星出道还大红大紫,几年前隐退,现在和恋人一起隐居在国外二人世界。

而唐韵泽的龙凤胎姐姐早早地结了婚,孩子都要生第二个了,准备生了这个便继续发展她的艺术事业。于是唐氏偌大的担子便落到了他这个老幺身上,虽说这两年唐氏夫妇还不至于退休,不过也将很多事业都交到了这个一向成熟稳重的儿子手里。

刚刚回国两个月,老实说他对国内这部分事业还不算很熟悉,不过他并不着急。正如经营他少年时代百战不殆的象棋一样,他喜欢不慌不忙地长远布局,然后一点一点实现自己的目标。

而当下的目标,则是好好放松,拿下那个觊觎着他的混血男子。

那人没过多久便从浴室出来了,及肩的发在沾水之后更加卷曲,柔软地垂着,发梢滴下透明的水珠。他上身什么也没穿,只有下面围了一条浴巾,露出精壮结实的肌肉,让唐韵泽很是满意。

唐韵泽朝他点点头,也拿着浴袍进了浴室。他每周会有固定的运动时间,所以其实身材并没有看上去那么瘦削。只不过在他刚冲了一半的时候,浴室的门就被打开了,然后一个身材高大的男子钻了进来,从后面贴着抱住了他。

“我不想在这里做。”唐韵泽挑眉,试图把人挣开。

“你好慢啊……”那人有些冰凉的鼻尖蹭着他的脸颊,卷发落在唐韵泽的脖颈,扎得他有些痒,“怎么办,我有点忍不住了。”

“学会忍耐的男人才更加成熟。”唐韵泽反手拍了拍对方过于好看的脸蛋,“出去等我吧。”

对方显然有些听不进去他现在的话,手不住地在唐韵泽身上游移着,某个部位也紧紧贴着他,让唐韵泽有些头皮发麻。

他干脆关了花洒,回身问对方:“所以你想在上面?”

对方的眼睛亮晶晶的,带着些期待地点了点头。

唐韵泽对对方这幅样子很是受用,他故作苦恼地摇摇头,“可是我也想。”

那人拉起他的手放在自己的心口,唐韵泽可以感受到他有力而有些加速的心跳,“让我来吧。”那人带着些讨好意味地说,“我会让你舒服的。”

唐韵泽作为家中幺子,一直被捧在手心里呵护。比他大不少的兄长不说,差不多大的姐姐也总是把他当小孩子一样,以前他单独出国参加比赛她都要啰啰嗦嗦地叮嘱上半天。

他自小成熟,在很多事情上他甚至自诩比他那个兄长还要看得明白,可是家里人依旧将他当做一个涉世未深的孩子,一直活在他人守护中的他,内心深处却也有一颗想要去宠爱呵护别人的心。

于是对方不知有意无意的示弱讨好,便让他很是满意。

那人眼中的温柔似乎要溢出一般看着唐韵泽,鬼使神差一般的,唐韵泽就决定随他去了。


tbc

这个文里的受是之前《分开旅行》里的受的弟弟……

感觉各种雷点呢……

评论(2)
热度(35)

不放授权。各种意义上淡坑。
想要文包的也抱歉,我自己写得不够好,不会再发了。
头像感谢迷子小天使>3<
主页图片感谢丧拐小天使(づ ̄ 3 ̄)づ

© 一期一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