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唐】心猿意马(6)

应大家响应两人滚床单去了【笑cry】,找不到合适的bgm结果用了五十度灰的一首歌

然后我正文还没怎么展开就想着写番外也是可以的

感觉最近愈发文力不足,想写原作背景,想填老坑,还想开新坑,气

========================


被洛礼安按在床上的时候,唐韵泽脑子还是有点混乱,怎么就这么又着了道了呢。不过那个时候他实在也是难以分心去思考这个问题,那人湿热甜腻的吻就落在自己的脖颈上,双手也在肆意动作,让他的皮肤一寸一寸发烫。

当那人熟门熟路地将手指探到唐韵泽身后的那个地方的时候,被唐韵泽抓住了。

“怎么了,宝贝儿?”洛礼安问道。

“就那一次,这一次我要在上面。”唐韵泽认真道,虽然他此刻的形象没有多少威胁。

洛礼安舔了舔嘴唇,说道:“你喝多了,在上面太累,还是我来伺候你吧。”

唐韵泽决定不再与对方口头上纠结,他一撑身体就要坐起来,洛礼安却趁机在他体内的那个地带按了几下,让本身就因为喝酒没多少力气的唐韵泽又软倒在床铺里。

他恶劣地俯下身去吻唐韵泽,后者有些狼狈地躲避着,最后还是被捉住抵在枕头上无处可躲,被吻了个结结实实。他感觉到那个人的舌头大大方方地探进他的嘴,和下面维持着微妙和谐的频率。

唐韵泽最终选择缴械投降,不再去纠结那些上下位的区别,也乐得让洛礼安把他摸得舒舒服服的。只是对方彻底占有他的时候他还是因为些许不适睁大了眼睛,看到洛礼安唇边那丝暧昧不明的微笑,和眼中深沉的欲望与餍足。

他伸手拉住了对方有些长的头发,用于缓解他此刻的痛苦与欢愉,他能感觉到对方的速度越来越快,力度越来越重,以至于在他眼中的对方与昏黄的灯光都在疯狂地晃动着,他的双腿无力地从洛礼安的腰际滑下,又被对方抬起来一条压得更高。

他喘息着摇头,可一句话也说不出,并非是他不想说,只是觉得有什么像一只无形的手扼住了他的喉咙,让他一点声音都发不出来。

“舒服吗?嗯?”见他似乎不是刻意压抑发出声响,洛礼安缓下动作问他。

这几下入得太深,唐韵泽仿佛被什么惊醒了一下,哼了几声。

洛礼安笑出了声,他把对方抱起来坐在自己身上,这似乎更加刺激了对方,想要躲闪却又无处可去。

洛礼安深邃的眼望着唐韵泽,仿佛是蕴含了万千星光的眼美得惊心动魄。唐韵泽有些木然地吻住了对方的眼睛,过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

“嗯?”

洛礼安双手在他的腰背上游移着,再一次问道:“我问你舒服么?”

唐韵泽轻笑了一声,伸手去摸了他们相连的部位,满意地看到洛礼安的脸一下子变得通红,而体内的那玩意也变得更加狰狞。他压低声音在洛礼安耳边说:“这是最后一次。”

洛礼安没有接话,他只是再次把唐韵泽按倒在枕头上,有些失控一般地占有着对方。滚烫的吻毫无章法可言地落在唐韵泽的脖子和胸膛,最后是嘴唇。

唐韵泽并不喜欢接吻,可或许是因为几分醉意,他丝毫不介意这个年轻漂亮的小情人表达出的对自己的迷恋。

哪怕或许对方只是装出来的。

“别弄在里面。”这是他这天晚上说的最后一句话,当然后来他已经感觉不到对方到底有没有好好听了。只是在晕晕乎乎睡过去之前似乎听到对方说了一句话。

他说:“不,你永远都会是我的。”

 

唐氏这次投资的电影是古代武侠的背景,洛礼安则是出演一个西域来到中原王子。唐韵泽给刘思齐放了不少权利,所以很多东西安排起来很顺畅,不过半个月就出了定妆照和概念海报,电影《朔雪》的官方微博也上线了。虽然演员里大牌的很少,不过刘思齐的名号很响亮,唐氏这边也和各路媒体通好了气,先期的宣传刚上线就引发了一波讨论。

期间洛礼安尝试过约他出来一次,说是开拍前一起吃个饭看个美术展,不过唐韵泽以太忙为理由推脱了,这确实没说谎,除了这部电影他们最近还在接触其他的制片方,加上他大哥他们从意大利回国了,他也是天天被唐母催着回家看看。

唐家已经有很久没有过一家子一起吃过饭了。唐韵修回来的那天唐韵清也带着丈夫一起回到了老宅。唐韵泽则是少见的没有加班,他到家的时候佣人们正准备着晚餐,张婶看到他的时候颇有些开心,低声告诉他老爷和大少爷都回来了。

他点点头,径自走进客厅,见到父母,哥哥和他的恋人,姐姐姐夫都在了,正聊着天。

唐韵清抱着孩子,说老二出生之后一定要和自己姓,她的丈夫则表示老大和你姓都可以。唐韵修和恋人牵着手,淡笑着看着他俩。唐母端着一杯茶,父亲虽说面容有些严肃,但眼中的笑意却不假。

他确实生活在一个很幸福的家庭里。而这个家庭到现在,也只有他自己孑然一身。

“阿泽。”唐韵修先看到了他,连忙招呼他坐下。

他跟家人一一打了招呼,坐在了大哥的身边。唐韵修低声问着他最近的情况,他一一如实回答,却看到陆锦有些吃味地拽着唐韵修的袖口。

唐韵修和陆锦那点事,他基本都知道,所以也很清楚当时两个人是怎么把一件简单的事情作成找不到线头的线团,只差点用剪刀将线剪断了。或许他曾经不理解过,或是觉得他们幼稚过,可事隔经年,此刻再看到这两个人,他心里也只有羡慕。

即便唐韵修和唐韵清做出了在他看来并不正确的选择,却不能否认,他们至少此刻很幸福。

 

后来唐韵泽还是把陆锦约出来讨论了一些关于拍电影电视剧的事情,他们约的那家店,便是当时他等陆锦到凌晨的那家。

陆锦到的时候有些感慨,唐韵修并不知道当时发生的事,也不清楚拍电视剧这方面的问题,纯粹是被陆锦拉出来防止被小舅子暴揍的,这会儿坐在靠里的座位里看杂志。

这个地方比较隐蔽,加上唐韵修和陆锦已经在国外呆了太久,一时间竟然真的没有人把他们认出来。他们就在那里聊了几个小时,茶水都续了好几次。

唐韵修放下杂志表示要去洗手间。趁他不在的时候陆锦打量了一下几乎没有变的店内装潢,说了一句:“我得谢谢你。”

“你谢得也太晚了。”唐韵泽嗤笑了一声。

陆锦眨了眨好看的眼睛,没有接话。唐韵泽感觉到他的视线飘向了自己身后,表情有点意味深长,于是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

不看不要紧,一看却是看到了洛礼安。

年轻人板着那张好看的脸,径直朝两人走过来了。

唐韵泽皱了皱眉,这时候唐韵修也回来了,看到一个年轻人走到他们的座位旁,倒是有些错愕,陆锦则是一脸若有所思的笑意。

“你不是说你很忙的么?”年轻人走到唐韵泽身边的时候已经调整好了脸上的表情,扁着嘴,仿佛受了什么委屈似的。

唐韵泽坐着没动,甚至没有多看他一眼,回答道:“我这不是忙着么。”

洛礼安转头看了一眼陆锦,突然一怔,眼中的敌意化为了一丝了然,点点头道:“Nicola。”

这下换唐家两兄弟愣住了。

“Florian。”陆锦显然也认出了来人,“好久不见。”

洛礼安之前就在表演的时候见过陆锦,不算很熟,不过他倒是知道陆锦是唐韵修的男朋友,不是和唐韵泽则什么都没有。

“阿泽,这位是?”唐韵修问道。

唐韵泽想了想,竟然不知道该怎么定义,于是他把问题扔给了洛礼安:“你说呢?”


评论(3)
热度(25)

不放授权。各种意义上淡坑。
想要文包的也抱歉,我自己写得不够好,不会再发了。
头像感谢迷子小天使>3<
主页图片感谢丧拐小天使(づ ̄ 3 ̄)づ

© 一期一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