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唐】《心猿意马》(8)

在到达公寓的停车场后,手机终于消停了,接着来了一条短信。唐韵泽一边从停车场往电梯走,一边犹豫着点开了短信。

还是洛礼安的,他说:“后天一早的飞机,开拍之后大概半年我都得和你分开了,明天和我约会好么?”

反正约会最后肯定还是会奔向那个主题,唐韵泽面无表情地回答了一个单词:“NO.”

 

 

对方回复得很快,仿佛是早就意料到会是这个结果一样:“你一定会同意的。”

唐韵泽无奈地摇头,他不知道为什么对方似乎一直有那种势在必得的自信,而事实又恰恰是他的每一次“势在必得”又都可以得偿所愿。

不过这次唐韵泽不打算给他这个机会,他偏要试着打破对方这种绝对的自信,所以第二天一早就出了门,也没有去常去的那几个地方,仿佛玩着最幼稚的捉迷藏一样,绝不露出一点点痕迹。

上午十点,对方来了短信,好像是看出来自己是刻意为之一样:“中午十二点之前,如果我找到你,你就和我约会么?”

他倒是了解自己。唐韵泽微哂,想了想还是回复道:“那你就试试吧。”

“我一定会找到你的。”还是洛礼安风格的回复。

唐韵泽把手机放回口袋,起身离开了这家他刚刚发现的咖啡店。

将外带的咖啡捧在手里,近来天气开始冷起来了,他想着不如去店里逛逛给他哥买条新围巾,他原来那条灰色的已经戴了太多年了,再有纪念意义也让他觉得有些审美疲劳。

在商场里逛了一个多小时,眼看时间即将到十二点,看来对方是没有希望找到自己了。唐韵泽这么想着,心里却微微有些失落,连他自己都没有意识到的。

他开始频繁地看自己的手表,挑选礼物也变得漫不经心起来,终于在十一点五十九分的时候,他忍不住给对方打了个电话。

还没有响两声,洛礼安就接起了电话。唐韵泽轻咳了一声,淡淡道:“该放弃了吧?”

对方低沉的笑声在电话那头响起,然后就是洛礼安满是笑意的语调:“宝贝儿,你回头看。

唐韵泽一愣,保持着拿着手机的姿势回身,看到了正拿着手机朝他招手的洛礼安。

唐韵泽不知道应该如何形容自己当时的心情,好像不是惊喜,也不是失望,更不是厌烦,他觉得有什么细微的东西在心底蔓延,宛如静静的河流悄然流淌,不知不觉就渗入了大片荒芜的土地。

而他心里似乎迷迷糊糊地觉得,他应该是高兴的。

这个城市那么大,大到可能有人穷其一生也不会相遇。这个城市有那么多人,多到或许有人每天擦肩,却连容貌也记不住。

挂了电话,唐韵泽朝对方走去,问道:“你怎么找到的?”

洛礼安淡淡地笑着,相当自然地牵过唐韵泽的手,回答道:“我怕找不到你,于是就非常虔诚地祈祷,祈祷一定要与你相遇。”

“说实话。”唐韵泽当然不会相信了。 

“好吧,其实是我从一大早就开始跟踪你了。”洛礼安坦白道,“为此起了个大早,天没亮就躲在你小区门口了。”

“不可能。”唐韵泽冷笑道,唐氏当年收到过恐吓信,害怕小儿子被绑架还送他去学过一些防身的本领,他也向当时保护他的保镖讨教过几招反跟踪的技巧,他有自信如果有人跟踪他他肯定会发现,更不要说一个上午。

“是真的!”洛礼安委屈道,“我是演员,怎么将自己最自然地融入背景中也算我的强项了。再说……”

唐韵泽挑眉看着他。

“再说我又没有恶意。”他急急上前一步,将唐韵泽的手握得更紧。

“松开。”唐韵泽又问道:“那你为什么不早出来,还要跟我打什么赌。”

“我在等啊。”洛礼安把玩着他的手指,低语道:“看你会不会有一点点在乎。”

在乎?自己因为他心神不宁了许久,所以这应该被称为在乎么?唐韵泽不明白,他觉得在乎应该是一种更为深刻纠结的情绪,就像是他小时候暗自努力缩短着他和他大哥之间的距离一样,或者像他姐姐那样,强硬地追求着每一次比赛的胜利。可他对这个年轻漂亮的年轻人的感觉却是朦胧的,他不在自己眼前的时候自己不会时时想起他,可他突然出现的时候又会觉得平静的心湖起了涟漪,只是那过于淡薄,淡薄到可以让人忽略。

“我打电话……”唐韵泽淡淡道,“就是想打击你一下,毕竟你说得那么信誓旦旦,我以为能听到你吃瘪。”

“你明明天天都在打击我。”洛礼安不满道,“可我不会退缩的,所以你也要正视我。”

唐韵泽垂下眼帘半晌没有说话,过了一会儿还是洛礼安率先打破了沉默,他似乎是对对方回答不抱希望了,有些失望地提议道:“你饿不饿啊,我们去吃饭吧。”

看到对方落寞的神情,唐韵泽觉得自己还是狠不下心来,于是开口道:“你想吃什么?”

洛礼安想了想,问道:“我们能去那种小店么,但很好吃的那种。”

“怎么?”

“等我演完这部,一定会火的,那个时候再想去就难啦。”

虽然对于年轻人的成名有所预料,唐韵泽毕竟还是个谨慎的人,戏还没开拍,杀青之前什么都有可能发生,再加上即便是刘思齐也不是没拍过不叫座的片,现在就说会红,到底结局会怎么样现在说为时尚早。

不过他没有打击洛礼安,而是点头道:“可以啊,你定吧。”

“那你可不要嫌弃我选的地方啊。”洛礼安笑道,“等吃完了咱们再去逛逛有什么可买的,你是在选礼物么?”

唐韵泽撇嘴:“没有,我只是随便转转。”

洛礼安没有追问,而是带他去了这家商场的地下一楼,这里的饭店普遍比较便宜,是唐韵泽没有怎么来过的。

虽说在国内呆的时间并不算长,但洛礼安似乎已经练就了在各种平价店里找出美食的能力,目标明确地把唐韵泽拉进了一家烤肉店。当唐韵泽看到一盘盘生肉被送上来却还得自己动手烤的时候,终于忍不住皱了皱眉。

他刚打算叫店员来帮忙的时候,洛礼安拦住了他:“没事,我来吧。”

看到对方亮晶晶的眼睛,唐韵泽没有拒绝,饶有兴趣地看了起来。其实洛礼安的烤肉水平一般,但计算很精确,拿掉之后立刻就能补上新的,并且把烤好的统统放进了唐韵泽的小碟子里。

沾了点对方给自己调好的配料,唐韵泽吃了一口,肉质一般,不过口味还不错,正好他也饿了,就悠闲地吃了起来。

吃了一会儿他发现,自己吃的其实不算慢,但面前还是源源不断有新烤好的东西送过来,再抬头看对面,对方还没怎么动筷子。

不要说什么商业会餐,但凡在任意其他场合,唐氏的小公子都不可能不顾及对方的胃口与速度自顾自地吃饭,他暗自懊悔失态,放下筷子说:“你别忙了,先吃点吧,都是我一个人在吃。”

“没事,我喜欢给你弄。”洛礼安头都没抬,这么回答道。

唐韵泽一把拿过对方手里的夹子,说道:“你不是我的下属,没有必要为我做这些事情。”

“如果是我愿意的呢,这也不行么?”

唐韵泽想说其实我从来没想过和你发展什么关系,但他觉得这种有些伤人的话不应该在吃饭的时候说,于是一板一眼地说:“你这样会让我有些不习惯,你吃吧,我来弄。”

洛礼安看了他一会儿,点了点头。于是唐韵泽正式接过烤肉的工作,毕竟是第一次,他做得虽然不算糟糕,总归没有洛礼安那么娴熟,两个人有一句没一句地聊着,午饭时间很快过去了。

之后两人又去挑选了两条围巾,不得不说洛礼安作为演员,在穿戴方面很有自己的一套审美,即便只见过自己大哥一面也能挑选出适合他气质的那种。

唐韵泽心里满意,想着买个谢礼给洛礼安,本来打算买块表,不过感觉太像哪家的公子哥送给小情儿的,于是改成了一条式样时髦的腰带。

他把东西给洛礼安的时候对方似乎有些受宠若惊,他眨着那双明亮好看的眼,语气透露出他此刻的开心:“我今天太高兴了,你和我约会了,还送了我礼物。”

他俩这时正在商场的停车场,唐韵泽坐在驾驶座上,沉默了一会儿说道:“不是约会,这也只是谢礼而已,谢谢你帮我挑围巾。”

洛礼安的笑意似乎凝固了一秒,然后苦涩道:“所以你还是没有一点点喜欢我么?”

“洛礼安。”唐韵泽的声线平直,似乎内心没有丝毫动摇,“我跟你说过,我不想和你有电影投资人和演员以外的关系。”

“这和我们的身份又有什么关系呢,如果我不是演员,你就可以接受了?”

唐韵泽想了一会儿,诚恳道:“抱歉,我没有想过那么多,但是现在既然我们就是这种关系,那么这种假设就毫无意义。我不想伤害你,也不想继续拖下去,让我们把话说明白了吧,我暂时没有谈恋爱的打算,也不会和你……”

他的话没有说完,因为洛礼安有些粗暴地吻住了他。

洛礼安宽大的手掌紧紧地固定着唐韵泽的头让他无法闪躲,这个吻湿热却也凶残,让唐韵泽皱着眉想要狠狠推开对方。

对方在他动手之前松开了他,然后捧着他的脸有些悲伤地说:“你心跳加速了,我不相信你真的没有感觉。”

“因为我很生气。洛礼安,别再做这些没有意义的事了,为了你的前途也好。”唐韵泽偏开头不去看他。

空气中的沉默非常压抑,压抑到唐韵泽似乎也能听到自己依旧未能减缓的心跳声。

“我们可以不谈恋爱。”过了很久,洛礼安让步一般试探道,“只是身体上的关系也不行么?”

唐韵泽有些恼怒地转过头盯着他,语气十分严肃:“我希望有一天,别人会因为你的作品认识你,而不是说你是投资方包养的玩物。”

“那又不是事实。”

“众口铄金,你又有什么立场去反驳,告诉他们不是这样的,其实你是一个男人的床伴么?”

“你别担心了,这个世界上,大概除了你,再没有人能伤我了。”

唐韵泽心里叹了一口气。“洛礼安,我们不要说这些,我在很认真地跟你说你的未来,不只是我,哪怕你后来喜欢上别人了,你也要知道处在你这个地位的人,不是那么容易就能获得感情上的胜利的,更不要说真正走到一起去,我不是我大哥,你也不是你师兄。我包养你又怎么样,别人背后最多说我风流,可说你呢,你真的知道他们会怎么说么?”

“听上去你在为我着想。”洛礼安笑了笑,“我明白了,现在的我无法让你信服,迟早有一天我会证明的,你也不要这么早得下结论,好么?”

“明知道不会成功还要去做,你只不过在浪费时间。”

“好了,不是说不说这些了么。”洛礼安略微带点撒娇的口气让很多人都没辙,“现在我要走了,在走之前,我可以亲你一下么。”

唐韵泽皱眉,刚想出声拒绝,对方又紧紧地补充道:“就一下,好么,让我亲你一下吧。”

拒绝的话霎时就有些说不出口,洛礼安甜甜地笑了,俯过来亲了一下唐韵泽的嘴角。

他这下是真的应该走了,刚刚打开车门,却又转身一把抱住了唐韵泽,声音压在他领子里,怏怏道:“我可以抱你么?”

“你不是正抱着么。”

“不,你知道我在说什么,我想更紧地,更紧地抱你。”洛礼安抬头,蓝绿色的眼睛如明媚的湖泊,“最后这天,我还不是演员,你还不是投资人。”

“我是。”

“那就当做不是。”洛礼安低声道,“让我开开心心地去剧组好么,给我点希望。”

“我们不应该再上床了。”

“我喜欢你。”争抢着一般,洛礼安说。

=================

好气啊,刚刚那条发完就能连上了……

然后这之后的更新就很难讲了,谢谢大家支持。

评论(1)
热度(26)

不放授权。各种意义上淡坑。
想要文包的也抱歉,我自己写得不够好,不会再发了。
头像感谢迷子小天使>3<
主页图片感谢丧拐小天使(づ ̄ 3 ̄)づ

© 一期一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