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唐】心猿意马(9)

唐韵泽沉默了片刻,低声道:“你不要再说这种话了。”他抬眼,漆黑的眸子盯住面前过分帅气的年轻人,“况且,我也不知道你的喜欢有几分真心。”

“说到底你还是不相信我。”洛礼安的样子看着有点可怜。

可惜这幅样子他做得太过自然,仿佛是在此之前早演练过数百遍那样。每当唐韵泽想到这样的神情这样的娇嗔他也曾为了吸引别人使用过时,就觉得一阵阵喘不过气来。他确实是个吃软不吃硬的性子,就喜欢洛礼安这个类型的人,这也是他会对对方一次次忍让纵容的原因,可他内心也很明白,他不能让这个人成为自己的意外。

像他这样早规划好人生的人,厌恶一切意外。

“我确实不相信你。”唐韵泽离开了对方的怀抱,“所以我们今天就在这里分手吧。”

洛礼安怔怔地看了他一会儿,突然轻笑了一声:“你好残忍啊。”

唐韵泽偏开头不去看他。

异国的年轻人拉起他的手贴在自己的脸上,摆出一个好看的笑容,“交给我,今天你不是你,我也不是我。”他吻了吻对方的额头,“最后一次,然后我就忘记你。”

唐韵泽张了张口,最后仿佛泄了气一般什么都没说,顺从地窝在对方怀里,伸手轻抚对方结实的背脊。

洛礼安突然将他按在椅背上,湿热的吻从耳际流连到脖颈,偏偏没有去吻他的唇,仿佛是个合格的情人一般,沉醉于肉体的欢愉,拒绝可能交心的每一个细节。他一只手抓住唐韵泽的手腕压制住对方的挣扎,让他在令人战栗的亲吻下失去斗志。

“你放开我,我不想在车上。”唐韵泽尽力偏开头回避着对方。

洛礼安听话地放开了他,还舔了舔自己的唇,仿佛回味着什么一般,让唐韵泽耳朵有些红。他轻咳两声遮掩尴尬,打开了窗户。冷风吹进来,两个人都清醒了一些,洛礼安发动了车子。

他们去的是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去的那家自助式酒店。还是刷卡拿了钥匙之后两人一起进入电梯。与第一次的暧昧不同,两人之间围绕的气息多了几分耐人寻味,像是缠绵又像是争斗一般。各自掩饰着内心的波涛汹涌,仿佛自己多么游刃有余。

他们没有站很近,也没有说话,甚至没有互相抚摸,就像是多哪怕一个动作就会让自己溃不成军。

到了房间门口,唐韵泽刷卡进门,还没来及开灯,只听门被关上,然后自己被对方压在墙上动弹不得。

温热的气息扑在耳朵上,让他不禁屏住了呼吸。

“你在这里被我弄过两次,以后还会带人来么?”那人声音无波无澜,听不出一丝波动。

唐韵泽平稳了一下呼吸,回头笑道:“看你本事啊。”

只怪夜色太暗,洛礼安根本看不清这是一个怎样的笑容,只知道对方明亮的双眼在一片黑暗中依旧盯着自己,好像今后也只会看着自己一般。

虽然那只是痴心妄想。

洛礼安顿时改变了主意,他收回了准备开灯的手,突然开始撕扯起对方的衣服,动作虽然强横但并不粗鲁,至少让对方第二天不至于没有衣服穿。

他解开了对方衬衫最下面的几颗纽扣,然后就失去耐心一般将它掀起来往上推,双手在唐韵泽精瘦的身体上游走,他们不是第一次做这事,他知道对方所有敏感的地方。

“嗯,你轻点……”被人捏着胸前的某处,唐韵泽不禁闷哼出声。

洛礼安解开自己衣服的扣子,拉起对方的手让他摸自己健硕的腹肌,然后一点点往下。唐韵泽没有拒绝,他面对着墙,手反拧着被对方的手包裹着弄着对方的那里,这个动作让他有些不舒服,可他非但没有抽回手,反而更主动地伸下去安抚那两个球。

洛礼安低喘着,吻着唐韵泽的脖子后面,慢慢舔吻变成了咬噬,并不很重,但却让对方轻轻颤抖了起来。他放开了对方的手,伸到他后面去扩张。

当他们完全结合在一起的时候,唐韵泽的眼睛有些红,他自己并不清楚是为什么,或者觉得也许只是生理反应。他双手撑着墙却也几乎承受不住对方越来越狠厉的撞击,每一下都要深入他的骨血那样占有着自己。他的腿开始发软,可是腰被对方扣在手里,让他几乎无处可逃。他终于发出了断断续续的暧昧声响,甚至演变成希望对方轻一点的请求,可惜对方并没有理会。

反正,他们也不是什么情人。

他们没有任何关系。

唐韵泽双目开始空洞起来,他脑海里似乎走过了很多场景,却又似乎什么都没有在想。黑发粘在他的脸上,显得有些落魄。

他觉得自己不应该是这样的。

他当然不该是这样的,可连他自己都不清楚为什么他会变成这样。

在愈发激烈的抽送之中,洛礼安在唐韵泽身上发泄了第一次。

有什么顺着唐韵泽的大腿流了下去,他觉得自己实在是站不稳了,想让对方抱自己去洗澡,可洛礼安却一言不发地将他扛起来,扔在了床上。

“等一下,你刚刚弄得我有点痛……啊!”话音未落,对方又抬起他的一条腿闯了进去。这一次比第一次顺畅一点,可对方的态度让唐韵泽感到了几分不对劲。

洛礼安在他身上沉默地动作着,没开灯,他甚至看不清对方长长的流海下是什么表情。

“洛……洛礼安……”唐韵泽皱眉,抬手去摸对方的脸,“我说我很痛……嗯……”

一直沉默的年轻人突然停下了,他伸手附上自己脸上的手,附身低头停在距离唐韵泽的脸不到一公分的地方。

他最终还是没有吻对方,而是将头埋在了唐韵泽的肩窝,动作逐渐轻柔了下来。

而同时,唐韵泽感到了有什么顺着自己肩膀和脖子流了下去。

“我爱你。”他听见对方说。

“我爱你。”似乎还带了一点鼻音。

“唐韵泽,我爱你……”

唐韵泽拼命睁大着眼睛,刻意去忽视那逼上鼻腔的酸涩,大口地喘着气,仿佛消化着心里一切莫名的悲伤与肉体上难以忽视的欢愉。

他抱紧了对方的肩膀,双手在对方的后背留下了深深的印记。

 

洛礼安的怀抱很温暖,不过唐韵泽并没有流连。太阳还没有升起来的时候他便睁开了眼睛,身体异常疲惫,让他几乎连抬手的力气都没有。他看着熟睡的年轻人,闭上眼后的洛礼安眉眼间还有几分稚嫩,他伸手去触碰对方柔软的发丝,却在快要碰到的时候收了回来。

心里无声地叹了口气,他轻轻离开了对方的怀抱,忍着身上的不适轻声穿上了衣服往门口走。

走了两步他又停了下来,回头再看了一眼床上的洛礼安,走回了床边。

他最后留给洛礼安的,是一个额头上的过于轻柔的吻。

门被轻轻关上,他没有看到年轻人突然睁开的,毫无睡意的眼。


=========


相信我这真的是个心机喵

好久没更新了很抱歉……

评论(2)
热度(21)

不放授权。各种意义上淡坑。
想要文包的也抱歉,我自己写得不够好,不会再发了。
头像感谢迷子小天使>3<
主页图片感谢丧拐小天使(づ ̄ 3 ̄)づ

© 一期一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