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唐】心猿意马(11)

唐韵泽当然不会同意和他滚床单,而洛礼安大晚上从剧组跑出来也无处可去,两个人无言地沿着入夜安静下来的街道散着步。晚风吹淡了唐韵泽的酒气,呼出的白气很快消散在空气里,只留下些许湿意。

“国内这里,感觉很多年都没有看到过像样的星空了。”洛礼安抬着头,看着天空中寥寥的星,叹息了一声,“你要是去我出生的地方看看,一定会爱上那里的夜晚。”

唐韵泽没有抬头,只是静静看着对方的侧脸,接道:“你想看的话,在国内也不是那么难。”

“你是指去乡村?或者深山里,都挺好的,可惜我明天就得回剧组去了。”洛礼安看上去有些失望,“要是能和你一起去看一次的话,就是整片天空一颗星星都没有,我都会很高兴的。”

“一颗星星都没有,那你看什么?”唐韵泽嗤笑了一声。

“看你啊。”洛礼安不假思索道,“你比什么都好看。”

“我可不敢在你面前受这种赞美。”唐韵泽无奈地摇头,他已经不打算再去回避对方时不时的示爱,毕竟就算总挂在嘴上,也很难真的说明什么。

“你知道么,今年有闰秒,也就是说今年会比往年长一秒钟。”洛礼安悄悄牵起唐韵泽的小指,见对方没有反抗,便得寸进尺地握住了他的手。

“所以呢,那又怎样?”洛礼安的手很温暖,唐韵泽突然不想松开了。

“今年是闰年,比平年多一天,又有闰秒,比平日多一秒,就说明今年我可以比其他时候多爱你一天多一秒,依旧是八万六千四百零一秒,这难道不是一件值得开心的事么?”

唐韵泽定定地看了他一会儿,突然冷笑了一声:“你是不是搞错了什么,我们是这几个月才见的面,哪来的多一天。类似的话我不知道你还对多少人说过,不过遗憾的是,我就是一个很难打动的人,你说再多好听的,在我这里都没有什么意义。”

洛礼安丝毫没有因为对方这段有些伤人的话垮下脸来,他带着深深的笑意看着对面冷着脸的人,那目光中有很多唐韵泽看不明白的东西。他微微低头,靠在唐韵泽耳边说:“我现在不告诉你,你总有一天要知道的。”

唐韵泽偏过头去不理会他。

“要是这多出的一秒里,你能老老实实承认喜欢我就好了。”洛礼安叹了口气,他伸手把唐韵泽箍在怀里,用自己的体温去温暖那个穿得单薄的人,“哪怕就一秒钟,我都值得了。”

“不需要,我确实很喜欢你。”唐韵泽表现得很诚实,他敏感地感受到高个子男人身体一僵,“即便如此也没有什么会因此改变。”

“当然会有。”洛礼安把他抱得更紧了,仿佛要刻进自己的身体一般,“这样你就永远也逃不掉了,永远都会是我的东西。”

唐韵泽平淡道:“你就自己做梦好了。”

晚上路上几乎没有什么人了,偶尔有人好奇地往这边看两眼,也只是以为是哪家的小情侣抱在一起取暖。暖黄的路灯光落在两人的身上,投下朦胧纤长的影子,只看影子的样子还以为两个人融合在了一起。

“我不想回剧组了。”洛礼安小声地在唐韵泽耳边说,“我想一直就这么抱着你。”

唐韵泽原本有些冰凉的脸已经被焐热了,他从对方的怀抱里挣脱出来,往四周望了望,“你开车出来的么?”

“没有。”

“那叫车吧,外面冷,你明天还要拍戏,不要影响剧组进度。”

洛礼安眨了眨眼,“叫车去哪里,我没带家门钥匙。”

唐韵泽没有回答他,他们走到大街上,等了好久才来了一辆出租车。唐韵泽打开车门坐在后排,用眼神示意洛礼安上前面去,洛礼安只装作没看见,厚着脸皮挤在他的身边。

到达终点的时候,洛礼安才发现,他们这是来了公司。

“这么晚了,还有人在么?”洛礼安打量了一下眼前的高楼,似乎没有看到哪个窗子里还有灯亮着了,“你该不会是打算来加班吧。”

唐韵泽依旧没接话,径直朝大门走过去。楼前有一片空地,空地上亮着很多小灯,他们时而会踩在地面那些玻璃上,灯光便从鞋子旁边漏出来。

“这个设计真好看,就像在地上的星星一样。”洛礼安说。

唐韵泽摇摇头,他觉得有些华而不实。

虽然早就过了工作时间,电梯依旧是可以运行的,两个人上楼进了唐韵泽的办公室。洛礼安还是第一次来这里,有些好奇地四下打量了一下,可惜好像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办公室的风格很冷硬,跟面前的这个人有点像,桌上连一张照片都没有。

他当然知道唐氏的这一代有三个孩子,在各自的领域里辉煌过,也有两个人说退出就退出,对于曾经的光辉毫不留恋。

其中一个女孩和面前这个人是龙凤胎,长得还是挺像的,只不过唐韵清更加明艳温雅,而唐韵泽则完全是男人的线条了。另一个孩子是唐氏的养子,当年乐坛里也曾红极一时的人物,现在是自家师兄法定的恋人,两个人过着自己的小日子。

想到自家师兄和唐韵修入对成双,羡煞旁人的样子,洛礼安在心里默哀了一把自己,转头有些幽怨地看了唐韵泽一眼。

唐韵泽没注意到他这里,他没开灯,只是借着微弱的光线打开了休息室的门,对洛礼安说:“你今天就在这里休息吧,洗手间也在里面,有浴室,但没有浴缸,当然,你要是想洗澡,我也可以给你找两件新衣服。”

洛礼安站在窗边看着楼下,看他们刚刚走过路上星星点点的灯光,一种温柔的情绪突然在他心底蔓延,他知道这是和这个男人在一起的时候才独有的感觉。转过身,他问唐韵泽:“今天你也住这里么?”

“休息室的床很小,如你所愿,我打算加班了。”说着唐韵泽就要开电脑。

洛礼安把他拉起来一把推进休息室,里面是有一张单人床,虽说不算太小,但两个大男人睡在上面肯定是很挤的,洛礼安眼珠子转了转,坏心眼地在唐韵泽的腰上捏了一把,满意地感觉到对方稍一泄力,他立刻结结实实地把唐韵泽推倒在床上,顺势压了上去。

“嘘,别说话,你敢说你带我来这里的时候没想到这一步么?”洛礼安用气声在有些挣扎的唐韵泽耳边低喃,“嗯?”

他的声音仿佛带了什么蛊惑的色彩,唐韵泽浑身一颤,然后便不动了。

空气中是暧昧而温暖的安静。

唐韵泽无法否认,自己内心深处的确有这种阴暗的想法,他今天本来就是打算出去找人放松一下的,可是真的到了酒吧他才发现脑子里全是洛礼安,他没有丝毫和别人春风一度的欲望。反正带这个人来自己的休息室,他如果也想要的话一定会像现在这样直接地表达,然后自己再半推半就。

反正这样的话,还可以回到那个随时可以抽身离去的,卑劣的自己。

可他知道自己的内心此刻正渴望着吻住对方温热的嘴唇,想要用自己的双手紧紧抱住对方宽大的背脊,用自己的眼睛去记录下对方的每一次情动。

想听对方在他的耳边一遍又一遍地吐露爱意,想要对方因为他而快乐,因为他而悲伤。

他想看对方露出孩子气的神情,想要他黏黏糊糊地跟自己撒着娇,想要对方狠狠地占有他,用那湿漉漉的双眼映出自己的样子。

那个狡猾卑鄙,那个薄情寡义,那个万劫不复的自己的样子。

于是他听见自己有些嘶哑的嗓音在黑暗空洞的房间里响起:“你轻点,明天还有工作。”

洛礼安静静地看着他,眼中满是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过了好一会儿才说:“唐韵泽,这好不公平。”

那声音听起来太过难过,仿佛下一秒就会哭出来一样。

“在我这里没有公平。”唐韵泽有些艰难地摇摇头,“我和公平,你只能选择一个。”

“那我要你。”洛礼安飞快地答道,“我只要你。”

唐韵泽伸手摸了摸对方的脸,开口却没发出声音:“笨蛋。”


========

大家新年快乐!!!

2016年很快过去了,我依旧是低产+满地的坑23333

说好的更新也拖到了新的一年呢,看来我的2016确实是一事无成。

这个文感觉也偏离了我最先的预设,感觉可能会很快确定关系?我还要犹豫一下吧【笑】

本来下午写的七七八八了,打算回来开个车什么的,结果回来晚了,车也没开成,作为补偿这两天我应该会比较勤快吧,虽然快要考试了……

其实我今天早上开了一个自己都觉得挺虐的脑洞【我这个人虐点还算高吧】,本来打算作为新年特辑写出来的,想了想还是算了,别在新年报复社会了。

然后觉得,明明是《分开旅行》的兄弟篇,为什么这个又甜又全是车,就想给分开旅行那对开个车,大家觉得怎么样呢?那对好像还没开过车啊……

不过我本来肉力也不足,感觉挺词穷了呢现在已经……

说了好多,最后还是祝大家新年快乐。

评论(1)
热度(18)

不放授权。各种意义上淡坑。
想要文包的也抱歉,我自己写得不够好,不会再发了。
头像感谢迷子小天使>3<
主页图片感谢丧拐小天使(づ ̄ 3 ̄)づ

© 一期一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