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唐】心猿意马(12)

如唐韵泽所期望的那样,洛礼安这次做得很温柔,仿佛是对待什么珍宝一样小心翼翼。这张床无论如何还是太小了,他们索性连姿势也没换过,这就么缠绵地只做了一次。床板随着他们的动作发出吱呀吱呀的响声,伴随着他们不由自主的喘息和低吟在这漆黑的夜里久久不散。洛礼安柔软的舌头舔去了唐韵泽眼角的泪水,刚刚舔掉便又有新的渗出来,流进发间,和汗水交织在一起。

唐韵泽的一只手和洛礼安的紧紧纠缠,被按在自己的颈侧,另一只手环着洛礼安的脖子,方便接吻。黑暗与对方刻意放缓的动作让这一场欢愉的每一秒都显得绵长而难耐。情动之时唐韵泽不敢去抓对方结实的后背,他怕留下什么痕迹让对方第二天拍戏受到影响。于是他握紧拳头,用指甲嵌进肉里的痛感来缓和那令人羞耻的快感。

洛礼安感觉到了对方细微的动作,他将唐韵泽的手拉到嘴边轻吻着,低下头去含住对方的喉结,满意地感觉到对方身后那一下又一下的收缩。

“嗯……”唐韵泽的鼻音加重,他把手放在嘴里咬着,很快又被洛礼安拿出来,然后以吻封缄。这是一个很深的吻,深到唐韵泽几乎忘记呼吸,暧昧不明的声音从唇角泄露,他发觉到对方随着吻的加深下面的动作也愈发快起来。

他说不出话,也动弹不得,可眼泪却莫名地越流越凶。欲海沉浮中的他自己也不明白为何会这样流下眼泪,他分明不觉得悲伤,也知道这并非和之前一样是生理泪水。

过了一会儿,洛礼安终于在他体内结束了这一次过于绵长的欢好,那时唐韵泽已经连动一下手指的力气都没有,汗津津地仰躺着,昏昏欲睡。

“起来,清理一下再睡。”洛礼安在他耳边说道。

“别管它了……”唐韵泽很想睡,这会儿意识有点不清楚,“就让它在里面吧。”

洛礼安有点哭笑不得地看着已经睡过去的人,心里感慨一句“你到底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啊。”然后认命般地忍着再来一次的冲动把唐韵泽清理干净。

自己也大致冲洗了一下之后,洛礼安把光着的唐韵泽搂进怀里,静静地看了一会儿对方的睡颜。伸手从对方还有一点的泪痕处抚过,然后吻了吻他的眼角。

难得好眠中的唐韵泽转了个身,无意识地也将温暖源抱紧了。

洛礼安给他拉好被子,也微笑着入睡。

 

唐韵泽醒来的时候已经将近十点钟了,他是被手机铃声吵醒的。睁开眼的时候洛礼安已经不在自己身边了。他抚了抚额头接起电话,电话那头传来了自己秘书的声音,是来问他今天还来不来公司的。

想起前一天自己说要翘班,然后联系到第二天还迟到的事,对方大概是以为他在哪个温柔乡里乐不思蜀了吧。唐韵泽清了清嗓子,说:“我在办公室的休息室里。”

对方公事公办的声音突然顿住了,似乎是在思考怎么接话。

唐韵泽继续道:“不好意思,睡过了,你帮我拿两件干净衣服,放门口就行。”

“额,好的。”对方犹豫了一会儿,“需要给您准备早饭么?”

“这都几点了……”唐韵泽起身,裹着被子拉开了窗帘的一角,感觉阳光落在自己的手上,像是被那个人拥抱着一样的温暖,“不用费事了,我一会儿就出来。”

那之后仿佛又回到了之前的那段日子,再也没有洛礼安的短信和电话,他自己也忙于各种各样的工作和酒会。《朔雪》的拍摄终于进入关键期,关于这部新片的报道也渐渐增加,按照导演的要求,唐氏和其他制作方都在逐渐增加这部戏的曝光率。

这天唐韵泽工作结束得早,他还在考虑是去小酒馆休息放松一下,还是干脆请个假到国外去找他哥玩的时候,唐家老宅给他打了个电话。

“妈。”对面是唐韵泽的母亲,“怎么了?”

应了他内心的预感,唐母在电话那头有些嗔怪,“没事就不能给你这个儿子打电话了?你也不看看你都今天没回来了,听说你也没怎么回你自己的公寓?总住在公司怎么行啊。”

又是司机告的状,唐韵泽扶额,赶快安抚道:“之前比较忙,公司这里环境也挺好的。”

其实他没有承认的是,他有时躺在休息室那张床上的时候,还会想起那天洛礼安抱着他的时候的温度,还有淡淡的气息。

虽然床单早换了不知多少次,那个人的气息早就不在了。

“那也没有家里好啊,今天我和你爸难得都在家里,你也回来啊,听到了么?”

“知道了,我今天工作结束得早,现在就回去。”唐韵泽只好说。

“这才是我的乖儿子嘛。”唐母的声音听上去很满意,“有什么想吃的?我给你做。”

“不用了妈,我又不是小孩子了。”两个人又聊了一会儿,唐韵泽挂了电话,然后用内线吩咐司机准备回去了。

 

到唐家主宅的时候,工人正在修剪冬日里有些萧索的庭院。唐韵泽和几个下人点头致意,便进了房子。

老爷子这会儿还在书房练字,唐韵泽只是去打了个招呼,没多叨扰。唐母让人沏了壶茶,两个人坐在床边喝茶吃点心,冬日午后不算太强烈正好洒进来,惬意得很。

“你最近又不回家,又不回你自己的公寓,我还以为你恋爱了呢。”唐母笑道,“结果听你秘书说你总在公司加班,搞的他们都不敢按时下班。”

“没有的事,我偶尔在公司留宿,没有必要的话也不会让员工和我一起加班。”唐韵泽淡淡道。

“那对象呢?也没有么?”唐母虽然已经是五十来岁的人了,由于保养得好依旧有一双甜美的眼睛,她眨着眼看着唐韵泽,这个儿子长得最像他,可惜她年轻时的甜美可爱,这个孩子却一点都没继承到。

唐韵泽垂下眼:“没有的事,你听谁说的。况且我现在这么忙,有谁会想不开和我在一起。”

“忙一忙也是暂时的啊,最近你们公司也上了正轨,跟着你正是享福的啊。”唐母暧昧地笑了笑,从小茶几上拿起一本薄薄的文件夹,递给唐韵泽,“你看看这个。”

唐韵泽一怔,不过只有一秒,他面色不变地接过那本文件夹,打开一看,果然第一页就是一个漂亮的女孩子的照片。

“温家的掌上明珠。”唐母慢悠悠喝了口茶,“长得漂亮不说,性格又好,能力也是一等一的,和你很般配呢。”

唐韵泽往后翻了翻,果然是关于这个女孩的介绍,确实是一个相当优秀的姑娘,应该不会有人看了不喜欢的。他纤长的睫毛遮盖了内心的情绪,过了很久之后他终于放下了文件夹,稳了稳心绪:“挺好的。”

“你喜欢么?”唐母问。

“还可以。”唐韵泽端起茶杯,面不改色地说谎。

他或许在很久之前,就预料到这天的到来。这一刻他的心里竟然没有悲伤,只有一种庆幸。幸好他早早地拒绝了洛礼安,幸好他们自始至终都只是身体上的关系。

要是他当时心软了同意了那个人,现在又如何再反悔呢。

“那你想和她见面吗?”唐母把茶杯放回茶几上,发出清脆的声响。

“什么时候?”唐韵泽抬头,却看到自己母亲沉静的双眼,正一动不动地看着自己。

过了好一会儿,唐母才叹了口气,道:“你不喜欢她不是么。”

唐韵泽张了张嘴,却没有反驳。

“不喜欢为什么要说喜欢呢,你应该已经有喜欢的人了吧。”

时近日落,黄昏的夕阳给两个人镀上了一层橘色。

唐韵泽没有立刻回答,而是想了一会儿才说:“这不重要,我觉得这个女孩子挺好的,和我们家也是门当户对,这种婚姻也会很稳定。您和爸爸不一开始也是联姻,最后不还是成了真爱。”

“当年你姐姐要嫁你姐夫,你就反对,后来你哥和小锦在一起的时候,你也明里暗里针对过小锦,可他们现在都很幸福。”唐母摇了摇头,“我和你父亲的联姻可以得到幸福,但那毕竟是少数,多数人在习惯中也就渐渐不去挣扎了不是么。已经是现在这个年代了,连我们这样的婚姻都可以得到一个圆满的结局,你怎么还不相信你哥哥和你姐姐的婚姻不会幸福呢。”

“我只是……”

“没有人敢做出保证,也没有人能。”唐母拉过唐韵泽的手,捂在自己的两手之间,“就算真的有一天要分开,你也无法否认你爱那个人的时候很快乐。”

唐韵泽没有说话。

“你喜欢的人……是什么样的?”唐母试探道。

唐韵泽不动声色地抽回自己的手,过了一会儿才深吸了一口气:“妈,谢谢你,可是我们唐家不能三个孩子都离经叛道。”


评论(5)
热度(19)

不放授权。各种意义上淡坑。
想要文包的也抱歉,我自己写得不够好,不会再发了。
头像感谢迷子小天使>3<
主页图片感谢丧拐小天使(づ ̄ 3 ̄)づ

© 一期一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