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骸云】虹色蝶々(1)

虹色蝶々

To骸云214

不完全原著背景

 

  序

 

云雀恭弥接到沢田纲吉的电话的时候,刚刚吃完早饭。

沢田纲吉很少一大早就找人,云雀大概猜得到是什么事情。打好领带穿上外套,对还睡眼朦胧的云豆说了句“我走了”,便出了门。

他的房屋旁边是一个长长的坡道,那会儿刚过七点,冰冷的阳光从坡道那头艰难地铺过来,给他的侧脸染上一层淡淡的金色。

“恭先生。”草壁哲矢为他打开车门,“早安。”

云雀点头,上了车。

 

那不是很长的路程,不过汽车怎么也比不过太阳升起的速度,到和沢田纲吉约定的地方的时候,清晨的阳光已经沐浴了整座城市。

云雀下车,进门的时候遇到了紫色头发的女人,长长的流海遮住了一边的眼睛,她似乎在等人,看到云雀的时候点了点头:“早上好,云。”

云雀似乎在她身上看到了几丝熟悉的味道,却没有很好地捕捉到有意义的细节,他回应了一句,便上了楼。

约好的会议室在7楼,云雀没有敲门,不出意料沢田纲吉果然不在,里面坐着金发的男人,似乎正在看什么文件。

“哦,恭弥你来了啊。”迪诺放下手里的东西,“过来坐。”

云雀冷笑一声,坐到了他的对面:“沢田纲吉可能是精神过敏。”

“好啦,我也是受他所托嘛。”迪诺笑道,他知道这时候只能顺着这个人的话说,“看得出来你应该挺好的,按理说早不需要需要接受精神治疗了。”

“这次又想让我干什么?”

迪诺点点头,道:“任务已经结束很久了,之前因为阿纲担心……哦不阿纲精神过敏所以一直有一些细节还没有确认,今天找你来一方面是想看一下你现在的精神状况,另一方面是想完整地梳理一下任务的事情。”

“那已经是一年前的事了,那时我接到沢田纲吉的指令,前往第6监狱揪出隐藏在那里的……”

“等一下,你可以想好了再说。”迪诺的笔快速在纸上记录着,“我也可能随时打断你。”

“里面可能有些涉及到彭格列机密的事情,草食动物让你来问?”云雀似笑非笑地挑起一边的眉毛。

“阿纲相信我啊。好了,你继续吧。”

 

 

 

“一年前,我接到沢田纲吉的指令前往第6监狱,之前暗中攻击彭格列试图获取情报的人可能就藏在那个监狱里,身份不明。本来彭格列想让我过去当一段时间的狱警,不过我觉得敌人很可能隐藏在犯人里,所以我选择了囚犯的身份。

“彭格列的效率很高,很快我因为一些不痛不痒的事情被送进了第6监狱,花了三天的时间观察了每一个人,虽说结果很遗憾。”

 

***

 

第6监狱在这个国家的北方,一年里有超过三分之一的时间在下雪。云雀恭弥到那里的时候刚过九月,雪还不成气候,只是天气凉了许多。

那附近是大片大片人口稀疏的荒原,他坐在押送的车里,被蒙着眼睛,看不见外面的荒草摇曳,只能从开了条缝的窗口闻到些许苍莽的气息。

进了监狱他被人牵引着往前走,进了不知道什么建筑后才被摘下眼罩,一只手挡住了他的眼睛,那人的声音在云雀的耳边响起:“里面很亮,你不要立刻睁开眼。”

云雀点头,等差不多适应之后才张开眼,他四周都是狱警,虽说他们加在一起也不一定打得过赤手空拳的云雀恭弥,但这个监狱里不一般的人物不少,所以面前这些看似普通的人力一定藏有第6监狱的特殊狱警。

云雀无意在这里和他们动手,沉默地跟着领路的人一直往前走。

他们走到一个台子前,刚刚蒙着他眼睛的那个狱警收走了他身上的东西,然后把一个篮子放在他的面前,里面是一套灰色的衣服,应该是第6监狱里统一的服装。

“换上吧。”那人说。

云雀恭弥转头,发现其他狱警没有跟着他们过来,现在这里只有他们两个人,面前的这个人有一头长长的蓝发,和一双异色的眼睛。

“你叫什么?”云雀问。

那人似乎有些惊讶犯人会和自己搭话,他眨了眨眼,开口道:“你可以叫我069号。”

069是他的编码,云雀看到了,他没有接话,而是拿过篮子里的衣服来换。他的身材精瘦结实,肌肉里隐藏着爆发力,面前这个人明显知道他的身份,即便如此还可以如此泰然地与自己单独相处,就说明这个人也不简单,至少有和他战斗的实力。

把原来的衣服放进篮子里,069号狱警把篮子收进了一个巨大柜子的一格里,并插上了云雀恭弥的名牌,然后转身说:“好了,我们走吧。”

他们穿过了狭长昏暗的走廊,不时与几个狱警擦肩而过,069号只是与他们点头示意,并没有交谈。这所监狱有七层,云雀恭弥被安排在最顶层,或许是因为他超于常人的格斗能力,也或许是考虑到他曾是彭格列家族的云守,总之七楼人少且安静,一间房里只有两三人,虽然云雀很讨厌群聚,不过比起楼下的七八人间,已经是可以忍受的范围了。

他的房间在七楼走廊的尽头,里面已经有了一个人,靛青色的头发,背对着他们坐着,单薄的灰色衣服下身躯似乎并不高大。

牢房里只开了一扇小窗户,在很高的地方,他们只能看到阳光从外面落进来,或是几分冷冽的星光。

“前一个人前几天刑满了。”069号说,“里面这个人叫斯佩多,可能是个有些麻烦的室友。”他朝云雀眨眨眼,并没有解释什么,“好了,祝你们相处愉快。”

云雀恭弥没有回答,只是看着赤脚坐在床上的斯佩多,似乎在等他转过头来。

069号退出了房间,与此同时斯佩多朝云雀恭弥的方向偏了下头。

看到斯佩多眼睛的瞬间,云雀恭弥切实地感受到了,这个人的确不一般。

 

***

 

“我那个时候曾经怀疑过我的第一任室友,他确实比我刚进去时一路上见过的那些人要更不像个草食动物。”

“听你的语气,显然不是他了。”

“的确不是他。”

 

***

 

斯佩多看着云雀恭弥占据了房间的另一半,重新将视线投回墙壁,那上面什么也没有。

云雀恭弥顺着他的视线看向那堵墙,因为光线昏暗只能看到那是一堵灰色的墙,因年久有些斑驳,没有其他值得关注的点。

“你看不到的。”斯佩多突然开口了,“你不是幻术师吧。”

云雀恭弥在听到“幻术师”三个字的时候微不可察地皱了下眉,在他之前收集的情报里,这次他要找的人,确实与幻术师有关,至少对方的团队里有一名相当高明的幻术师。

见他没有回答,斯佩多笑了一声,从枕头底下掏出了一副扑克。“会玩么?”他问云雀。

云雀恭弥依旧是沉默着。

“算了,作为见面礼我给你变个魔术吧。”斯佩多十指翻飞,迅速地洗起了牌,然后递到云雀面前,“抽一张吧。”

云雀恭弥随便点了一张,拿起来一看,是一张红心A,可能因为这是特制的牌,红心比普通扑克牌大不少,十分显眼。

“让我猜猜是什么。”斯佩多故作神秘道。

云雀恭弥刚想打断他的故弄玄虚,却听他说:“是鬼牌,对不对?”

看着斯佩多明显不怀好意的笑容,云雀下意识看了一眼自己手中的红心A,却发现中间那颗心突然裂开,然后从牌中探出了小鬼的头!

牌还在他手里,小鬼那张画了油彩的脸却已经贴到了云雀的面前。

云雀恭弥嗤笑了一声,手一握将牌折叠,小鬼也同时发出了一声凄惨的叫声。

“哈哈哈哈!”坐在对面的斯佩多随之笑了起来,“你很有意思,叫什么名字?”

“云雀恭弥。” 

“云雀,我好像听过这个名字。”斯佩多点点头,“这张牌送你了。”

小鬼已经消失了,牌又恢复了原来的样子,云雀随手将它扔到了一边。

“你为什么被关到这里来?”斯佩多没在乎云雀的爱理不理,“很少有人能被关来这里,更不要说和我关在一起。之前那个人不是出去了,而是死了。”

“斯佩多先生。”069号的声音突然从门口传来,不知他是什么时候来的,云雀竟然没有注意到,这让他有些吃惊。

“不要随便在这里使用你的能力,我们都能看得见。”069号的声音无波无澜,面上也带着半虚假的微笑,似乎其实并不在乎斯佩多之前的举动。

“我知道了。”斯佩多举起双手,“但你知道么?”

“嗯?”069号偏头,似乎没明白他在说什么。

“没事。”斯佩多闭上了嘴,继续百无聊赖地洗着牌。

069号很快离开了。

“你问他知道什么?”

斯佩多看了云雀一会儿,突然笑了一声:“是了,你也不知道。”他的视线重新回到了那堵灰色的墙,“你不知道的可能会更多。”


tbc

为什么我会写这个……因为之前在微博发大家希望看什么,然后说要看这个的人多一些……个屁啊也就两个人!

其他坑我会填吧……其实存稿都有,但是太卡了所以就放着了

这个应该不会很长,两三次完结吧

评论(4)
热度(14)

不放授权。各种意义上淡坑。
想要文包的也抱歉,我自己写得不够好,不会再发了。
头像感谢迷子小天使>3<
主页图片感谢丧拐小天使(づ ̄ 3 ̄)づ

© 一期一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