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骸雲」虹色蝶々(2)

***

 

“从我到那里的第二天开始,就需要跟着他们一起工作了。”

“都是些怎么样的工作呢?”

“非常无聊的事情。”云雀似乎回忆了一下,“当然,强者可以命令弱者为他做事,这点我很喜欢。”他露出一个微笑,“强弱当然是由身手决定的,为此我还被关了三天的禁闭。”

 

***

 

清晨云雀恭弥从食堂回来的时候心情有些不好。他看见斯佩多还坐在床上看着那堵墙,似乎对其他的东西都毫无兴趣。

“你怎么了?”斯佩多突然转头来问他。

云雀没有回答他。他今天趁着早饭的时间大致观察了这所监狱里的其他犯人,确实有几个实力不俗的,但要真的能做到他们的敌人那个水准,显然这些人还是不够,除了和他同一个房间的斯佩多。

他不禁开始怀疑,这间监狱并没有传闻中那么不一般了。

实力稍微高一些的,大部分和他们在同一层,而且与斯佩多关系好像不错,时而会来找他说一些意味不明的话。云雀怀疑他们是一起进来的,但斯佩多表示不是。

脚步声在走廊响起,然后是其他房间门锁转动的声音,好些有些人被带走了,拖沓着步子,发出阵阵噪音。

“你的工作来了。”洗着牌的斯佩多突然说道,与此同时他们的房门也被打开了。

 

来带云雀去所谓工作场地的人,依旧是那个069号。他似乎忽视了一旁的斯佩多,只带走了云雀和其他房间的几个犯人。

“今天你们这组的工作是洗衣服,这位是新来这里的,叫云雀恭弥,今天开始就加入这个组了。”069号依旧是保持着不痛不痒的微笑向这群犯人解释道,“好了,现在跟我来吧。”

犯人是没有使用电梯的权力的,所以069号带着他们顺着楼梯从7楼下到了2楼,这层楼似乎并没有关押任何人,而是有着很多大门紧闭的房间,云雀故作不经意地看了几眼,大抵都是这里的办公设施,会议室之类的,没有看到档案室和典狱长的办公室。门口都是电子锁,门板十分厚实,这恐怕也是069号能毫无防备地带着这么多犯人从这条路穿过去的原因之一。

他们很快到了一个大厅,大厅中央是一个几乎占了三分之二空间的大水池,水池不深,大概能到小腿肚,里面泡了很多件衣服,水池旁摆着很多洗衣粉。069号还没有开口,几个犯人就自己走过去,拿着洗衣粉往里面撒了不少,然后跳进水里用脚踩了起来。

想到自己身上的衣服恐怕也会被这样洗,云雀皱了皱眉。

“洗完之后晾到楼上的平台,今天上午你们的工作只有这些,做好了就可以休息了。”069号说,然后转向云雀,“你也去吧,和他们一样。”

“我不想去。”云雀的语气有些僵硬。

069号似乎并没有感到惊讶,只是问道:“为什么?”

云雀看了他一眼,答道:“裤脚会湿。”

069号笑了:“那卷起来就好了啊。”

云雀冷笑了一声,不再和他装傻:“我不想去,不行么?”

“哦呀。”069号露出了一个了然的表情,“那你可能得问一下他们是不是同意了,毕竟你们是一个小组啊。”

在水池里踩着衣服的几个人这会儿已经停下了动作,都冷冷地看着云雀。

虽说这应该是在2楼,但这个大厅似乎比普通楼层的高度要高一倍多,顶上开了一个不大的天井,今天天有些阴沉,不甚明亮的阳光从上面落下来,将空气中飞舞的灰尘照得一清二楚。

光线曲折地照在水底的衣服上,泛出有些奇异的色彩。

“那就试试吧。”云雀下意识去摸袖子里,却想起自己的浮萍拐早就不在身边了。

然而他的强大,从来不是因为有武器的倚仗。

水池里的几个人赤着脚朝他跑过来,地上已经有了不少水,随着他们跑动的动作被溅起,又肮脏地落在一边。

对手有十来个人,云雀手里没有武器,但从这些人的动作里他就知道这里没有人有能力成为他啊的对手。几乎没有超过半分钟,其他人便都被他收拾了一顿躺在地上。

有个人心有不甘地想抓住他的脚踝,被他一脚踩在手腕上,发出一声惨叫。

“好了好了,到此为止。”一直站在旁边没有出声的069号终于走过来拍了拍云雀的肩膀,云雀却下意识捉住了他的手,那人下意识试图抽手,云雀的另一手却已经袭来,069号赶紧伸手去挡,四只胳膊交织在一起,两个人都没再动了。

“好了,是我,你再不松手我就要吹哨子了。”069号对云雀眨了眨眼,异色的眼睛里闪过了几分兴味。

“你有手拿哨子么。”云雀冷笑一声,松开了抓住对方的手。

069号拍了拍制服,对还躺在地上的人说:“那么就这么决定了吧。”然后又转向云雀,“不过,你要跟我去禁闭室呆三天,这里是不允许打架的。”

云雀正好还没打过瘾,勾起嘴角问:“如果我还是不想呢?”

069号笑着摇摇头:“你还是不要和我动手的好。”

云雀没有理会,径直朝他冲过来,069号闪躲了几下,伸手挡住了云雀的侧踢,喊道:“要是把我打伤了,可不止关三天了。”

云雀眯了下眼睛:“你看起来还是挺游刃有余的啊。”

069号苦笑了一下,又接了几招,然后手上闪过了一道银光,霎时有什么东西抵住了云雀恭弥的喉咙。

他余光一瞥,发现那是一支三叉戟的尖端。

“这下可以跟我走了么?”

云雀沉默了一会儿,然后松下了戒备。069号知道这是打算听话了,就用通讯设备联络了同事,让他们来看着剩下的人。

“你这东西藏在哪里了?”云雀突然问道。

“这是我们这里的一个有奖竞猜。”069号眨了眨眼,“猜中有奖,不过只能猜一次,要试试么?”

云雀嗤笑了一声没有回答。

其他狱警来了,069号便带着云雀往外走,下楼穿过了一条长廊,这条长廊旁边是透明的玻璃,可以看得出来他们要往另一幢建筑走。天空是蓝灰色的,楼外的荒草上铺了一层浅浅的霜,冷意却不能传进这条长廊半分。

忽然云雀看到有什么东西在空中飞舞,他停下脚步站在玻璃前,发现那是一只五彩斑斓的蝴蝶。

在他之前的25年人生里从未见过的,用他前25年所拥有的常识里也不该存在的,七色的蝴蝶,正在荒原上艰难地扇着翅膀,仿佛下一秒就会死去落尽尘埃里。

069号也随着停下脚步,顺着云雀的视线朝窗外看去。

“哦呀,真稀奇啊。”他赞叹道,“不是所有人都有机会看到它的哦,或许你要交好运了。”

“我?在禁闭室里?”云雀恭弥眼中的嘲弄一闪而过,“那是什么?”

“我也不知道。”069号摇了摇头,“就当它是路边捡到的乌鸦落下的羽毛吧。”

这里的乌鸦很多,而且非常大,成群飞起来的时候可能有上百只,黑压压地从头顶略过,那是云雀还没有过的经历。

夏天的时候,地上有时会见到乌鸦落下的羽毛,看起来巨大锐利的乌鸦羽毛,真正握在手心里的时候却发现其实它是那样柔软,还带着清晨没有散去的水气。

这条长廊虽然看着是透明的,但隔音效果非常好,外面即便偶尔有乌鸦远远飞过,也绝听不到一点叫声。荒草随着微风小幅度地摇摆着,仿佛一幅动态的画。

蝴蝶飞过矮树丛不见了,069号拉了一下云雀的手臂道:“好了,我们走吧。”

他们进了另一座建筑,这比前一座建筑要阴冷不少,灯光也更加昏暗。云雀想起了他曾经在意大利阴雨天的那不勒斯,他与对手在狭长的巷子里追逐,抬头看见一个个玻璃窗户,每一户都有一个故事,每一户的故事里当然都没有他。

069号将他带进一个不足3畳的房间里,关上了门。

房间里没有床,只有一个简易至极的卫生间和一窝凌乱的地铺。也没有灯,虽说有一扇极小的有粗栅栏的窗,但离地面很远,还不足以照亮整个房间。

“三天之后我会放你出来。”069号在门外说。

云雀当然不会回答。

脚步声响起那人似乎走了。云雀皱着眉坐下,闭上眼考虑起之后的打算。

突然069号的脚步声好像又回来了,并且在他的门口站定。

“干什么?”云雀问。

“就是来告诉你一个消息。”069号的声音里似乎有几分笑意,“抬头看看,下雪了哦。”

云雀睁开眼,将信将疑地抬头,远远的窗户外似乎确实有雪花飞舞。

“今年真早啊,不过这场雪恐怕留不住。”069号说,“不过,这几天应该会很冷哦。”

“如果你就是来说这些废话的,那你可以走了。”云雀有些不耐烦,他刚准备收回视线,突然又怔住了,不经意发出一声短促的疑问声,“嗯?”

“怎么了么?”069号在门外问道。

云雀依旧没有回答,他只是惊讶地看着窗外,狭小的有着栅栏的铁窗外,穿过飞舞的雪花之中,有一道淡淡的,却不容忽视的彩虹。


tbc

评论
热度(9)

不放授权。各种意义上淡坑。
想要文包的也抱歉,我自己写得不够好,不会再发了。
头像感谢迷子小天使>3<
主页图片感谢丧拐小天使(づ ̄ 3 ̄)づ

© 一期一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