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唐】心猿意马(13)

唐韵泽这天晚上是在老宅睡的,虽然他有一阵子没回来了,不过下人还是每天为他打扫,以便他随时回来住。晚上的时候唐母依旧不死心地开导了他很久,唐韵泽漫不经心地点头表示自己明白,可依旧没有向自己的母亲透露一点点关于心里想着的人的线索。

其实就按他早先和洛礼安去酒店的次数,家里真的想知道没可能拖到现在。不过他下午的态度似乎也表明了自己喜欢的人的身份也不是那么普通,至少不是那种可以平平淡淡入住到自己家里来的人。

唐家两位少爷都倾心于男人,还都是外国人,就算唐韵修不是唐氏亲生的孩子,传出去也会让人觉得微妙。

其实家里早就表过态,不会干涉他们的感情生活,只是姐姐早早地出嫁,唐韵修也是十几岁开始就和那个男人纠缠不清,唐韵泽可以说很小就明白自己肩上的责任。唐韵清有自己的追求,关于经营方面的东西看都不会看一眼,而唐韵修早早离开家去娱乐圈闯荡,如果想让唐氏继续由唐家人传承,可以依靠的只有他。

他知道自己无论在外面怎么玩,最后还是得走上正轨。他可以有无数个情人,也可以真心实意地爱上谁,可唯独不能永远随心所欲下去。

他骗不了自己,他知道自己喜欢那个年轻人,可是现在的他没法迈出往前的一步。

当洛礼安跟他说“这不公平”的时候,他的心脏仿佛被狠狠捏住了,他当然明白这一点都不公平,可在你情我愿的爱情里,讨论公平本来就是一件没有道理的事情。与其之后再分开互相伤害,倒不如最初就没有开始。

因为他害怕曾经的幸福,最后都会化为利刃,将人伤得遍体鳞伤。

他自己是多么坚强多么冷酷的人,他可以面不改色地任这些利刃一次次将他刺穿,可那个感性美好的年轻人,他又怎么来承受这一切呢?

家里的床宽大结实,他横着睡在上面都没问题。可他还是莫名地会想起在休息室的那张小床,他和洛礼安两个大男人,就算是相拥而眠也应该是很挤的,可他从不知道自己可以睡得那么踏实。

他怎么可能心安理得地享受着对方的宠爱,让对方轻柔地搂着,听他在耳边一次一次吐露爱意。可他无论在心里想了多少种回应的方式,说出口的永远是让对方受伤的话。再厚脸皮的人也不可能禁得起一次又一次的打击,可他无法停止。

他甚至一边希望对方离开自己的同时,一边期待着对方的包容。

他真的是太差劲了。

睁着眼睛看着一遍遍暗下去的手机屏幕,没有人给他发消息,包括那个人。他突然开始翻起之前两人的通讯记录,已经是几个月前的历史记录了,他还翻了一会儿才找到。一句句默读着,他似乎能想象得到对方在说这话时是怎样的神态。

他突然开始理解当年唐韵修为什么会因为陆锦把自己折腾一遍又一遍。当年他还暗自嘲讽过两个人情非得已,对陆锦百般刁难过,也送过助攻。当时他觉得当自己遇到同样的事情的时候一定也能冷静地处理好,可那不由自主的感情真的袭来的时候,他才知道自己的理智是怎样不堪一击,现实又是如何难以招架。

他们交流的消息里,自然还是洛礼安说的多一些,自己只是偶尔回上一两条。这时候唐韵泽却在想,当看到这条消息的时候他当时到底是怎么样想的,如果这么回了对方又该是怎样的表情。

正看着消息,手机突然震动起来,他一看来电显示,却是自己的助理。按下自己都没有察觉的细微失望,他起身接起了电话。

“boss,出事了。”对方的声音似乎有点焦急。

“冷静点,说清楚。”唐韵泽皱了皱眉,但没有表现出慌张。

“是《朔雪》的剧组,好像是现场的仪器出了什么问题,有几个演员受伤了,片场旁边刚好有记者采访另一个剧组,这会儿都把视线投过来了。”

唐韵泽内心一紧,定了定心神问道:“演员伤得重么?”

“现在还不清楚,已经给送到医院去了,现场有一点混乱,具体的消息还没传过来。”助理一边查着最新的邮件一边说,“现在我们应该怎么办?”

“你让人吩咐下去,让在场的记者不要乱写,然后赶快把受伤情况和损失整理出来。”唐韵泽顿了顿,“他们现在在哪家医院?”

助理一愣:“他们剧组的地方比较偏,目前还在附近的小医院里,不知道受伤情况需不需要转院……好像有个主演伤得还挺严重的。”

唐韵泽一下子站了起来,做了个深呼吸才又开口:“如果方便移动就立刻把他们转到大医院去,地址明确之后传给我,我这就赶过去。”

“这……”助理本来想说这也不需要您亲自来吧,不过听对方口气里有几分焦急,觉得毕竟是投资的第一部电影,导演又和boss是朋友,boss紧张也算正常,来了之后也好让媒体不要太放肆,就应了下来。

 

唐韵泽本来是打算自己开车去机场,可插上车钥匙的时候他才发现自己的手在抖。于是他又带着歉意地把已经准备休息的司机叫起来,送他去医院。

一路上他都紧紧抿着唇,双手满是冷汗,几乎要握不住自己的手机。那之后助理就没有再联络过他,秘书楚白鹤倒是连续给他发了几封邮件,都是关于舆论处理的,没有提到关于受伤情况的更多细节。

他订了最快的飞机,但那也要第二天凌晨才能到剧组附近。由于时间紧急他已经订不到商务舱,坐在深夜满是疲惫旅客的经济舱里,飞机飞行时的噪音和婴孩偶尔的哭闹声让他头痛欲裂。手机已经关闭,他接收不到任何消息,只是一遍遍响起助理在电话里那惊慌的声音,还有洛礼安那张年轻漂亮的脸。

他们可以自然而然地分开,可以思念对方,然后慢慢不再思念,可他竟然从来没有想过,这个人可能会从这个世界上消失。

他想或许有一天他们会在城市的某个角落偶遇,那时他已成家立业,而对方曾经温柔地拥着自己的双手也正拥抱着别人。他们可以不必眼眶酸涩地点头问好,然后相对无话。

然后他们会想起,事隔经年,心中早已无波澜。

飞机遇上颠簸,身边人手里的咖啡泼在了他的袖口和大腿上,滚烫的,黏腻的,他想这可能是他人生中最为狼狈的一个夜晚,对方的道歉和擦拭似乎和自己毫无关系一般,他眼睛微红,揉着自己的太阳穴。

对方停下不停拿着湿毛巾擦拭的动作,看着一脸灰白的唐韵泽,问道:“您没事吧?”

唐韵泽如梦初醒,他张张嘴,却发现自己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嘴唇颤抖着,他觉得自己的喉咙被什么堵住了。这是恐惧么?他不知道,他只能慌乱地摇摇头,然后闭上眼。

直到下飞机的时候他还是有些缓不过劲来,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只是徒然地跟着人群往外走。他迅速地打开了手机,信号不太好他只看到剧组受伤的人已经转院的消息。他迫不及待地往出租车停靠点赶。

等他上了车,说了地点,再摸手机,才发现自己的手机在不知道什么时候不见了,可能是被人偷走,也可能是丢了。

这会儿是凌晨四点不到,他在难以言喻的慌乱与担忧中过了人生到现在最为艰难的五个小时。

这会儿的车很好开,他们花了不到四十分钟就到了当地最大的医院。他随手扔下几张钞票就往医院里赶,这时门口已经围了不少记者。他没办法打电话给剧组的人,只能一点点往里面挤。

但他显然不是这些身经百战的记者们的对手,他身上的西装衬衫被挤得凌乱不堪,鞋子差点也被踩掉,上面全是脚印。他第一次知道,自己可以在离一个人这么近的时候,却怎么也到不了他的身边。

洛礼安被自己拒绝的时候也是这么想的么?一次次的拥抱,一次次的接吻与告白,却无法拉近彼此的距离。听着一句句伤人的话,还要保持笑容,是这样的么?

他好不容易挤到前排去,向工作人员出示了自己的名片,然后很快被带进了医院里。

见到剧组的人的第一句话,唐韵泽就问道:“主演们没事么?”


tbc

这一段居然隔了能有一个月,后面一千字是后面写的,我都快忘了前面说了啥了……

最近一写这个文就要听《同じ空みつめてるあなたに》

以及我好想写肉啊,下章?

评论(3)
热度(22)

不放授权。各种意义上淡坑。
想要文包的也抱歉,我自己写得不够好,不会再发了。
头像感谢迷子小天使>3<
主页图片感谢丧拐小天使(づ ̄ 3 ̄)づ

© 一期一会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