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唐】心猿意马(14)

他好不容易挤到前排去,向工作人员出示了自己的名片,然后很快被带进了医院里。

见到剧组的人的第一句话,唐韵泽就问道:“主演们没事么?”

 

剧组的人愣了一下,然后快速地说:“大部分人都没事,不过您怎么过来了?”

“我不放心,过来看看。”唐韵泽无法说出自己是因为其中的一个演员来的,只能跟着工作人员往里面走。

“有一个伤比较重的现在还在治疗,其他人已经没有危险了,轻伤的都在休息室。”医院的深夜,他们都刻意压低了声音,“您是先处理舆论的事情么?”

唐韵泽张了张嘴,几乎就要点头,突然又否定道:“我能先看一下剧组的人么?”

工作人员有些惊讶地看着他,摆了摆手说:“其实没那么严重的,导演没伤着,主演都是轻伤。”他见投资方的上司火急火燎地赶过来,还以为是为了应对门口的那些记者。

这部片子一直透露的消息不多,主演又都是荧屏新人,外面的记者主要还是冲着刘思齐来的,这位在娱乐圈里摸爬滚打很多年了,唐韵泽其实倒并不担心他应对不了记者那方面。不过刚刚听说重伤的不是主角之后,他心头笼罩的焦虑总算是减下去一些。

“那先带我去见刘思齐吧,我跟他了解一下情况。”

“啊?”工作人员无奈道,“刘导没伤着,这会让还在影视城那边没过来呢,那边也手忙脚乱的。”

这时候旁边一个人插嘴道:“小洛在这里,他也受伤了,流了不少血呢。”

唐韵泽的心一下子又紧了起来,他连忙问道:“洛礼安么?他在哪?”

“哦,在楼上511,他当时就在倒塌的架子旁边,不过没有在正下方,要我带您去找他么?”

“不用了,你们忙吧,有事情先跟我的助理联系。”唐韵泽匆匆忙忙跑到楼梯间,一层层往上爬。这家医院的楼梯间十分狭窄,只能将将两人并排通过,白天经常会有大夫从这里上下,晚上却没有什么人,他的脚步声回响在自己的耳边,凌乱而又慌张。

推开应急出口的门,他看到空旷的长廊尽头巨大的窗外已经透出几分破晓的光亮,走廊没有开灯,隐隐约约能看到某间房门口有个人站着,手搭在门把上似乎正准备开门,这会儿正有些错愕地朝他的方向看来。

他们是不是很久都没有见了,以至于见到的时候他竟然没有办法自然地朝对方走过去。

唐韵泽就那样站在原地,怔怔地看着不远处的洛礼安,晦暗的光线遮盖了彼此的神情,以及他的狼狈。

“你怎么……”

不等洛礼安说完,唐韵泽仿佛双腿不受控制一般地朝他冲了过去,那动作太没有章法可言以至于他几乎摔倒,幸好那时他已经走到了洛礼安的面前,然后跌在了对方的怀里。

在这个漫长慌乱而又难熬的晚上过去之后,他焦躁紧张的一颗心终于落了下来,在他环住对方肩膀的那一秒。

洛礼安同样紧紧地抱着他,轻轻拍着他的肩背安抚着他,温暖的手抚过唐韵泽的头发,冰冷的嘴唇吻过对方的耳际。

那一刻唐韵泽终于无法否认,终于不得不承认,他所谓担心剧组担心舆论的说法全是幌子,全是借口,他只是迫切地想见到这个人,他只是担心这个人会出事。

他只是在冥冥之中明白了,有时候人与人分开与相遇,是那么简单的事情。

 

他们没有在医院停留太久,在大致了解情况之后天也亮了,唐韵泽吩咐了手下人几件事情,便和洛礼安一起回到了剧组的酒店里。

他先去见了刘思齐,对方也是一晚上焦头烂额,剧组道具出事,一个大型的架子落下来砸伤人不说,还严重耽误了进度,好在唐韵泽这个金主不急于求成,比较求稳妥,事情也处理得比较及时。

两个人说了一会儿话,都决定回去休息一会儿。刘思齐找了个工作人员给唐韵泽开了一间最好的房间,唐韵泽面上没有表情,拿上房卡点了点头就进了电梯。

但他并没有去自己房间所在的最顶层,而是去了洛礼安那里。之前在医院虽说其他人都在休息,但以防万一他们没有说太多话。这会儿唐韵泽敲开了洛礼安的门,然后被那人一把拉了进去。

“你伤着哪里了?”唐韵泽打量了他一会儿,却没看出来他哪里是“流了不少血。”

“哦,我没有,我就一点擦伤,包扎了一下就好了。”洛礼安有点困难地指了指自己的背部,“有个临时演员当时把我推旁边去了我才没事的,他伤得就比较重了,又是熊猫血,我怕市里面的存储量不够,就跟着过去看看了,不过好在你来之前他就脱离危险了。”

“没事就好。”唐韵泽一眼未眠,又一夜提心吊胆,现在很是疲惫。他靠在洛礼安的床头半闭着眼说话,“他们跟我说你流了很多血,我……”

突然一个轻柔的吻落在了他的唇上,他睁开眼,正对上洛礼安那温柔的蓝绿色的双眼。

于是他伸出手去勾住洛礼安的脖子狠狠地吻了上去,他们唇舌纠缠直到气喘吁吁,唐韵泽白皙的脖颈往后弯出一道弧度,然后他被洛礼安顺势按在床上,他感觉到对方的双手游走在他的腰间,然后衬衫被抽出来往上掀起,扣子被解开,他没有推开对方。

洛礼安终于放开他的嘴唇,不过他们离得依旧很近,近到开口说话依旧会碰到对方。

“你来看我,我真的好高兴。”

唐韵泽摸了摸他的头发,说:“抱我。”

“为什么?”

“因为我想你。”

因为我想你。

“为什么?”

唐韵泽似乎又在对方的眼中看到了雾气。

于是他说:“因为我喜欢你。”

这并不是一家很高档的酒店,它的隔音很一般,有时候隔壁有人聊到兴起的声音都能听见。这会儿是清晨,是每一间房间,每一条走廊都很安静的时候。他们都很疲惫,一夜未眠,心力交瘁。

但洛礼安知道,他控制不住自己。

他无法克制自己的横冲直撞,无法克制自己舔咬着对方的脖子,留下一个个暧昧的痕迹,无法克制自己在情潮涌动时呼唤着对方的名字。大床被疯狂地晃动着,发出吱吱呀呀的声响,空气里回响着唐韵泽带了些哭腔的低吟,然后又被他以吻封缄。

他知道自己有些失控,也知道这样可能会伤害到对方,可他明白他停不下来。

本来应该去浴室做清理,可清理到一半的时候唐韵泽又被按在墙壁上被他从后面来了一次。唐韵泽下面已经有点肿了,这会儿更是站都站不稳。他的腰被洛礼安紧紧扣着,被动地迎合着对方的动作,水和汗以及其他的液体混合在一起顺着他的大腿往下流。他的手贴着冰冷的瓷砖,眼前是一片炫目的白色,他咬着嘴唇压低自己的声音,又被洛礼安的手指打开然后咬住他的手指。

洛礼安关了水从他身体里退出来,然后打开了浴室的门。洗手间的地面上被铺上了防滑的浴巾,他把唐韵泽放在浴巾上,抬起他的一条腿又闯了进去,唐韵泽一只手捂着眼睛摇了摇头,但依旧没有喊停。

他允许洛礼安掠夺了他一次又一次。

漫长的情事结束之后,洛礼安将二人清洗干净,然后把唐韵泽抱上了床。他双脚缠住唐韵泽冰冷的双脚,将他搂在自己怀里。

“伤口没事么?”唐韵泽的眼皮已经睁不开了,但双手还是往对方背上摸索。

“没事。”洛礼安吻了吻他的眉心。

洛礼安在这里住了很久了,基本上三四天才让客房服务换一次床单枕头,这天还没换,枕头上面已经有了不少属于他的味道,唐韵泽在这令他安心的味道的环绕下,陷入了沉沉的睡眠。

 


评论(8)
热度(31)

不放授权。各种意义上淡坑。
想要文包的也抱歉,我自己写得不够好,不会再发了。
头像感谢迷子小天使>3<
主页图片感谢丧拐小天使(づ ̄ 3 ̄)づ

© 一期一会 | Powered by LOFTER